Euroblast 2017

果然做什么事到了第三次往往会有意想不到的转折。

九月底,第三次参加在科隆举办的前卫金属音乐节 Euroblast。前一晚先到达法兰克福。因为预热派对上换手环的最晚时间是十点,担心错过,于是就没有多做停留。头一回遇到中文说得这么溜的边检小叔。年轻好看工作人员还是那么多。突然开心了一点。我认为每个国家都应该在机场雇佣更多好看的边检人员,作为软实力的体现。要知道很多人在平日里完全没有机会被好看的人主动问那么多私人问题的。不过这绝非本人经验之谈。

边检小叔叔问我,你是去读书吗?(当然是用英文说的,他们中文应该还没有好到这种程度)。不是,就旅游。去哪里旅游?去科隆。去科隆干什么?去个音乐节。哪个音乐节?啊……一个很小的音乐节。你在乐队里玩音乐?不是,我是去看乐队的。你打算看哪支乐队?……在机场说可能有点不安全……我准备去看一支叫 Car Bomb 的乐队。


总是空荡荡的欧洲国际机场还是很让我不习惯,会怀疑是不是走错。边检和安检人员似乎是因为在某些时段没什么事干所以很“慢慢来”。之后在希思罗机场也遇到很搞笑的安检人员,觉得自己仿佛在一幕情景喜剧里。回来的路上忍不住想:同样是在机场工作,有些可以这么清闲自在,有些却像是在经受灵魂的拷打。

第一次注意到法兰克福有那么显眼的中文广告。火车站自动售票机还是那么不智能。折腾了半小时买好票,坐上驶往科隆的快速列车。阿姨来检票时,坐我身边的男生用屏幕碎成渣般的平板扫码。我忍不住问他车票花了多少钱。一听果然便宜了近三十欧。我埋怨了一下自己没有提前订票的行为,男生把平板硬塞进大背包,开始和我闲扯起来。

他是个口音像苏格兰人的瑞典学生,在读量子力学硕士。我这个外行人觉得很厉害于是兴奋得不行,而他却满是无奈和沮丧——他更喜欢做背包客到处旅行。对话让我想起许多处在那个年龄的年轻人,也包括曾经的自己。选了一个听上去很酷但难度很高自己也并不那么热爱的专业,可是也只能硬着头皮读下去。

但谁不喜欢到处玩呢?很多时候我们没办法选充满快乐的人生,只能选有意义的人生。从进化的角度来看,人类存活的原因本来就不是为了快乐。导致快乐的行为主要都是为了能更好地传宗接代。如果是活着是为了快乐,大家就都会去嗑药,然后在二十一岁就死掉。

窗外一片漆黑,车厢里是尿色的灯光。等接近科隆火车站时,我才发现这个瑞典男生长得简直和年轻时的 Ryan Gosling 神似。可能再高瘦一点,胡子再浓密一点,外加一副黑镜框。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像缩减了一半。下车时我差点把行李忘了。


科隆飘着小雨,也比预期的冷了不少。去酒店时又碰上了巴士自动售票机的问题,硬币投不进去。“那怎么办?我没有面额小的纸币了。”胖墩墩的阿拉伯裔司机小哥抽着烟走上巴士瞟了一眼说:“哦,那你很幸运!”挥挥手叫我别付钱了。

到酒店入住时已经九点半。看看雨,感受了下自己的头发质感和身体气味。想想还是不去预热派对了。于是站在酒店门口一个人就着烛光喝欢迎酒,观赏人类。当时的情绪很矛盾,好像特别庆幸,折腾了一路总算到了。好像觉得,终于要开始了!但其实又已经在为离别做好心理准备,有点伤感。

后来听说预热派对并不怎么样,不过手环过了十点还是有人帮你换的。派对原先的场地 Underground 是科隆很具标志性的音乐场地,但就和许多曾存在于没有灵魂的国际化的城市里的文化场地一样,最近被关掉了。新场地构造不科学,吧台旁边当时是一个很傻的说唱比赛,楼上才是预热演出。许多来预热的人不想听说唱又要喝酒,就干脆直接呆在门口了。

我住的酒店在热闹的 Heumarkt 附近。这样无趣的天气里依旧有许多人在餐厅外大声聊天谈笑。喝着喝着,一个戴金边眼镜,穿灰色卫衣的矮叔叔指着我的牛仔裤说,你是发生了什么意外把裤子撕破了么?我心想这个搭讪方式有点烂,但还是说,对啊,下雨路滑,摔得不轻呢。叔叔似乎有些醉,但耍贫嘴的时候反应又挺机敏的。

原来他已经去过上海二十多次,去过的中国城市比我多得多。我就叫他 P 大叔好了。我们从旅游聊到工作。我发现他开玩笑的方式甚至笑声都和我的一个朋友非常非常像。是个尽管看起来很不正经但阅历挺丰富的人。不再经商后他把主要的时间都花在海上航行。

“但我也工作啊!发发邮件,打几通电话。每个礼拜要工作三四个小时!”

我不可避免地提到了海洋里塑料的问题。他也不可避免地谈到了吃各种动物的经历。

“反正现在吃什么都会吃到塑料微粒”,我说。

“对,吃塑料嘛。我最喜欢吃黄色的那种塑料!哈哈哈!”

快十二点时我实在困得不行,便要和他道别。P 大叔的一帮朋友就坐我们旁边,我觉得这么“占用”他也有点不好意思。离别前他和我说:我有个意大利朋友,叫安东尼,在学禅学之类的。我觉得值得你认识一下。附近有家越南餐厅有很棒的素食,我们明天一起去吃午饭吧。

我以为他会介绍一个对中国文化很了解又吃素的意大利帅哥给我。到了中午,他们来酒店接我。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个头发花白比 P 大叔年纪还大点的大叔。站在一辆挂着红色 Freitag 挎包的纯黑自行车旁。

我们一路走过繁忙的商业街。P 大叔抱怨,说自己的好看的车铃昨晚被人卸掉了,决定自己也要去偷一个。走着走着,快接近一个街头弹唱的男青年。安东尼看上去若有所思,操着口音浓重的英语缓缓说:“近距离的音乐表演总有一种特别的魔力,对不对?就算演的音乐听上去跟屎一样。”

安东尼在研究侧重于文化的人类学。似乎是把我当作研究对象了。问了我不少文化和政治方面的问题。我也假装自己很懂语言学什么的,毕竟读的两本 Steven Pinker 的书还没有完全忘掉。P 叔负责在期间插科打诨。好在这顿午餐是免费的,对话也算有营养。

吃完因为赶车便和他们匆匆道别。去场地的列车上,发现坐我对面的两个小哥也去音乐节。大家今年都不是第一次去了,但还是一起成功地下错了站。第一年去 Euroblast,我也在路上认识了两个北欧女生。这次则是一对从巴黎来的兄弟(长得一点儿也不像)。有缘分的是,我们还一起呆到了音乐节的最后。


headimage.jpg

门口检包的姐姐认出了我,给了我一个超级亲切淳朴的笑容。从舞台传出来的共鸣声,空气里那种属于 livehouse 的特殊潮气。开始觉得浑身都很舒服放松,开始觉得有点激动了。这应该就是让许多主办方和乐迷都欲罢不能的感觉。还有和朋友在异地重逢叙旧的期待和喜悦。 一年的时间确实过得非常快。真是人越老,时间就越觉得快。

这届 Euroblast 请到了不少澳大利亚乐队。悉尼的 Lo! 有个肢体和表情很戏剧化的主唱(类似不那么娘炮的 George Clarke)。上身布满纹身,脱臼了一样来回移动肩胛骨,配合相当凶猛的音乐,又加入了我很喜欢的 sludge 元素,是第一个惊喜。

lo.jpg

珀斯的 Voyager 今年发行了一张很棒的专辑。女吉他手 Simone Dow 在台上很抢眼,让我想到去年看到的 Aliases。能有台风潇洒而且技术超级过硬的女成员真的很给乐队加分。演到中间,乐队还来了一段快速的电子舞曲改编,非常有意思。长发飘飘的主唱唱功了得,老练程度不愧是组建了十多年的乐队。

voyager.jpg

音乐节第二天撞见他时本来只想快速地打个招呼,没想到他还挺健谈的,和我们聊了来。一起称赞那天刚演完的 Circuits of Suns——另一支今年特别大的惊喜;自嘲他的全职工作——原来是正儿八经的律师,拥有自己的律师事务所。还打开手机给我们看他的官网。主页上的他一脸凝重,大金发梳得油亮扎起来放在后边,穿着一套笔挺的西装。他们的专长是移民法,所以经常和中国人打交道。他会讲几句不赖的中文,对红包之类的文化也十分了解。

第二天的压轴,期待很久的 Twelve Foot Ninja 反倒没让我太惊喜。尽管大家都跳得很欢乐,而且音乐节结束后的官方评选里他们也是人气最高的。主要演了新专辑的歌,而且成员也没有像 MV 里头那么有喜感。我想象中会有很多互动来着。对了,Uneven Structure 看得也不是太爽,演得全部都是新歌。新专辑的水准么……大家都心知肚明的。

或许是因为在他们前面演的 Car Bomb 能量太惊人,对于我来说,任何之后出场的乐队都会被抢掉风头。最超出预期的是 Sleepmakeswaves,因为先前知道 Euroblast 会请他们,所以没在上海看。如果早些知道现场可以这么重型我不介意多看几遍的。演出的后半段 Sleepmakeswaves 散发出的能量,以及更接近 post-metal 的转变超级过瘾。

印象很深刻的还有 Angel Vivaldi。关注他好多年终于第一次看到本尊。实力和舞台表现力都非常强,但可能不会讨一些直男的喜欢。因为有些“太显摆”了。我看过的吉他 solo 艺人演出很少,以我有限的见识来讲,他比我最近一次看的 Nick Johnson 演出观赏性高出太多了。不过 Angel Vivaldi 是以乐队形式演奏这样比较有点不太公平。琴弦像和他手指长在一起,能一边弹奏一边按手机给我们拍照,一边演一边喝水……反正我看完是觉得无以伦比,但几个男性朋友都对其不屑一顾(嫉妒)的样子。我晚上还不小心梦到他了。

Circuit of Suns 是第二天头一支在副舞台看到的乐队。副舞台下午人总是很少,加上舞台很低,所以我遇到喜欢的团总会站在最前面。吉他手戴着 Car Bomb 的帽子,弹奏的音乐也非常接近——我后来才知道他们正在和 Car Bomb 一起巡演。他们像是在光谱上更接近死金那头的 Car Bomb。十分有煽动性的黑人主唱也为 Circuit of Suns 增加了同类乐队没有的独特唱腔(想象一个不 gay 的 Chino Moreno)和表现方式。非常棒,强烈推荐。他们 2015 年的同名专辑在 Bandcamp 上是自由定价的。

circuits.jpg

可能是因为我看得很认真很享受。演出结束后吉他手朝我一伸手,直接把拨片给了我。傍晚我一个人在副舞台歇息的时候,他突然从黑暗中冒出来,问我衣服大小是几号,然后就不见了。没过多久又出现在我面前,一把将乐队的卫衣塞进我手里,我道完谢他就又不见了。这让我想起去年看 Verderver 的场景,这种乐队事业初期时对乐迷怀抱的感激真的是挺可爱的。

不过这不是那天的最大亮点。傍晚的时候,我正一个人捧着刚买的炒面(在外国吃炒面的理由:音乐节少数性价比还能勉强接受的素食)走向副舞台。突然,距离我差不多五米远的地方有人说了句”Nice shirt!” 我不太确定是不是和我说的(我当时穿了件现场没有卖的 Car Bomb 卫衣),但还是下意识朝那个方向看了过去。

发现几个小叔笑眯眯地在看着我。我飞快地试图辨认他们衣服上的乐队名字但失败了。于是只好说:“你们也是来看 Car Bomb 的吗?” “我们就是 Car Bomb 啊。” 我当时简直难以置信,他们又给我看腰间挂着的艺人牌。我立即把炒面随手一放进入迷妹状态。“我们叫你,可你完全无视我们了”。我又激动又尴尬:“我这不是一心想着我的炒面嘛……不好意思我很少搜乐队的照片,所以认不出你们!”“没关系,没人认得出我们!”

这种关键时刻当然要甩出“我是从中国来的”这张地域牌了。我说我这次来主要就是来看你们的,当然也是特别想看 Devin Townsend 的。他们说 Devin Townsend 是很厉害。巡演经纪马上招呼我们来两张合影,最后还把这张照片放脸书什么了。小叔都很会做表情摆 pose,超级可爱。我只会尬笑。

拍完照小聊了一会儿,他们要回后台:”你的面都要凉啦!““我现在才不在乎那碗面呢!”

吃面的时候,我遇到当志愿者的朋友,他很激动地和我说“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听到 Car Bomb 在提到一个从上海来的姑娘!?”我后来听他说,Car Bomb 称得上是这批阵容里最随和,最不挑剔的乐队了。觉得自己品味特别好!另一个比较难忘的瞬间是,在 Frontierer 要上台前我又遇到 Greg,问他“你遇到年轻的乐队听上去和你们一样是什么想法?”他笑着说:“觉得非常荣幸。”

最后一天 Devin Townsend 演完我也冲到前面和他握手了(料想自己当时一定异常笨拙有失雅观),他竟然还记得我(去年10月曾在上海短暂地和他聊过)。之后,我还在寒风里和一个奥地利男青年一个法国男中年(都非常宅男的样子)一起等他们等了至少 45 分钟。我心想,难道我的内心世界和这些宅男是相似的吗?

devin.jpg

接近凌晨,最先从后台出来的,我忘记是吉他手还是鼓手了,非常亲切地和我们聊天。我问他,唐老师的即兴段子这么多,你们是怎么知道哪里开始 cue 音乐的?“我们就是知道,演多了就有那种默契了呗。”

在冷风里等了很久,唐老师拖着疲惫的身躯戴着帽子低调现身了。和舞台上充满精神气的样子反差极大,看得出他每次演完真的是累坏了——如果 Car Bomb 的现场是像 Mad Max 5 那样一气呵成酣畅淋漓的动作片,那 Devin Townsend Project 就是 GotG 那样的科幻太空史诗喜剧。即便是很疲惫,唐老师还是在巡演巴士旁一一满足粉丝的要求,聊天、合影、签名:“你们还有啥要我签的吗?”一个女孩递给他一盒牛奶,说:“我没东西可以签了,能不能在我的牛奶上签个名?”“当然没问题!”

我忍不住再次觉得自己的品味特别好。


 再见 Textures

再见 Textures

这大致就是我的“意想不到的转折”了。倒也不是说先前两次没有“转折”或者不够有趣,而是这回达到了自认为的乐迷顶点。音乐节最后一天也遇到了人生很难得的经历。和有趣的朋友呆在一起,发生了让我事后觉得相当 meta 的对话,还带了个冰岛的男生回酒店了——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精彩——冰岛男生是迫不得已寄人篱下的,我只是帮个忙。在雨夜里暴走了四十多分钟回到酒店,路上他还和我讲了中国游客在他们的森林里大便的事情,让我觉得难以置信。因为不习惯有个醉醺醺的男生睡我旁边,我几乎没闭过眼,还被他用手臂甩到了脸上。总之,是人生很难得的经历……不过,有好事发生也意味着有许多遗憾,虽然我不是 Textures 的老粉丝,但告别演出还是挺伤感的;虽然见了几个老朋友,但也没有像预期那样聊很久或者出去吃饭。毕竟新朋友英语更好一些,哈哈。

IMG_20171002_015743.jpg

Roadburn 2017 回顾

“怎样把四天的音乐节写得不无聊?”是我过去两天时不时要思考下的问题。毕竟很少有人乐意读流水账,Roadburn 在音乐圈里仍然算是“地下”,我没在这四天里干过什么疯狂事,也没有任何艳遇。

不过说到疯狂事……音乐节最后一天我不小心把后裤袋划破了(索性内裤没被殃及),并在半昏迷的状态下听完了 Ulver 的整场演出——大概算最接近疯狂/丢脸的事了。在音乐节第一天也干了件比较丢脸的事情,放后面再说。

每年 4 月在荷兰南部小城市 Tilburg 举办, Roadburn 从 1999 年至今规模已经越来越大,阵容也越发……令人喘不过气。从节前一晚的预热演出开始,每天下午两三点进行到凌晨,演出和活动都排得满满当当。

 Roadburn 开始前一晚街上就很热闹。小酒吧 Cul De Sac 门前黑压压的一片。这是音乐节第五个舞台,在那里有 Hard Rock Hide Out 的免费预热演出。大家都很兴奋开心,但擅长抓拍的我却拍到了朋友们烦躁的样子。

Roadburn 开始前一晚街上就很热闹。小酒吧 Cul De Sac 门前黑压压的一片。这是音乐节第五个舞台,在那里有 Hard Rock Hide Out 的免费预热演出。大家都很兴奋开心,但擅长抓拍的我却拍到了朋友们烦躁的样子。

今年有师爷师奶级别的 Coven、Hypnopazuzu(David Tibet 和 Killing Joke 的 Youth 组成)、Memoriam(Bolt Thrower 的 Karl Willetts);也有这几年 hype 特别足的 Wolves in the Throne Room、Deafheaven、Oathbreaker、Perturbator、Zeal & Ardor。

吸引我去的最主要原因是这届 Roadburn 的特约策划人 John Baizley。除了 Baroness,周五和周六还有他邀请的乐队和艺人:Chelsea Wolfe、Pallbearer、Youth Code、Amenra 等等;一系列金属插画家的画展;他的新乐队 Razors in the Night(部分 Baroness 成员 + Neurosis 的 Scott Kelly)的朋克翻唱演出,以及 John Baizley 的现场专访。 

 这个采访让我意识到我已经很久没亲眼看到专业,而且不让人觉得尴尬的主持人了。Baizley 本人给我的印象是一位特别真诚,做事用心的艺术家。相当给人启发的对谈。

这个采访让我意识到我已经很久没亲眼看到专业,而且不让人觉得尴尬的主持人了。Baizley 本人给我的印象是一位特别真诚,做事用心的艺术家。相当给人启发的对谈。

 Baroness 这次在 Roadburn 演了一个半小时。开场曲是第一张专辑的第一首歌 Tower Falls,之后每张专辑都有演,新专辑里演了四五首歌。

Baroness 这次在 Roadburn 演了一个半小时。开场曲是第一张专辑的第一首歌 Tower Falls,之后每张专辑都有演,新专辑里演了四五首歌。

可惜的是,上面列举的大多数乐队我都没能看到或者没有看完整。更是遗憾地错过了 John Baizley、Scott Kelly 与 Amenra 同台的时刻。

Roadburn 是带给我遗憾最多的音乐节。他们的 side programme——包含了各种采访、试听会(有 Solstafir 和 Enslaved 的成员到场的试听会!)和电影放映我基本都没办法参加。计划中至少有 20%的乐队没能看到。甚至连吃饭的时间都要提前好好规划。

但我对这些遗憾却都不后悔。作为一个不在欧洲生活的人,我终于见到了一些可能一辈子都没法在中国见到的好乐队。只在金属历史里读到过的 Coven,从没想过能看他们的现场——Jinx Dawson 从棺材里缓缓走出,一头金色长发,手捧骷髅,音乐一响起就让人置身于迷幻华丽的七十年代;420 当晚主舞台的压轴 Bongzilla,绿色的舞台灯光照出乐手的剪影,台上台下都烟气弥漫,给第一天来的观众打好招呼:这是个充满大麻味的音乐节。

 Coven

Coven

 师母近三十年来的第一次表演,同时也是第一次踏上欧洲的土地

师母近三十年来的第一次表演,同时也是第一次踏上欧洲的土地

 Bongzilla

Bongzilla

最难忘的几场演出都和舞台效果脱不了干系。Mysticum 从帷幕后出现时大家都仰起头来,瞠目结舌,三人站在大概有三米的 LED 舞台上,背后是闪瞎眼的激光。邪恶至极。

 不需要鼓手!

不需要鼓手!

 后知后觉的我总算在最后一天买到了他们的 Cosmic Tripel 啤酒。酒精度 9.99。味道怎么样?你问。我……只是来收集瓶子的。

后知后觉的我总算在最后一天买到了他们的 Cosmic Tripel 啤酒。酒精度 9.99。味道怎么样?你问。我……只是来收集瓶子的。

有宗教或神秘学性质的乐队 Batushka 和 Schammasch,都在改造的教堂——Het Patronaat 舞台演出。能在昏暗,烟雾缭绕,燃着松香的小教堂里看这两支乐队,真的不能要求更多。

 Batushka

Batushka

 波兰葬尸湖

波兰葬尸湖

 Schammasch

Schammasch

 Schammasch 按新专辑《Triangle》的三个章节演了一个多小时。三个章节都挑选了四至五首歌。'Supernal' 这个章节换了鼓和萨克斯风,我也终于意识到那个写了“泰来”的锣并不是摆设。

Schammasch 按新专辑《Triangle》的三个章节演了一个多小时。三个章节都挑选了四至五首歌。'Supernal' 这个章节换了鼓和萨克斯风,我也终于意识到那个写了“泰来”的锣并不是摆设。

 乐队演了一半还可以休息一下,而到了第二天的我老腿已经不行了

乐队演了一半还可以休息一下,而到了第二天的我老腿已经不行了

不后悔的理由除了上面提到的几个亮点之外,还有计划中要看的乐队都和预期一样好。几乎没有一支让我觉得“哎哟也挺普通的嘛”。作为并不资深的黑金属迷,Roadburn 给我感触最深的是能直接地看到美国黑金属和欧洲/北欧黑金属之间的不同。无论是原始黑的'rawness‘,还是注入了氛围、迷幻、工业、福音,更新派或者说更细分化的黑金属都能在这里看到。

 Oranssi Pazuzu

Oranssi Pazuzu

美国的 Cobalt、Ash Borer、Wolves in the Throne Room 是一番景象,北欧的 Oranssi Pazuzu、Schmmasch、Auðn 又是另一种气质。前者更野性也更接近传统意义上的黑金属,后者则把这种曲风推向了另一种维度。而法国的 Aluk Todolo,比利时的 Emptiness 又大不一样,黑金属只是调色板里的一小部分。 

 Aluk Todolo 有机器人一样的鼓手。

Aluk Todolo 有机器人一样的鼓手。

像 Deafheavn 和 Oathbreaker 这类被归位“后黑金属”的乐队,外加同样被贴上了 hipster 标签的 WitTR 都更像是 Roadburn 会请的美国乐队。他们的音乐往往制作精良,平衡于另类和主流之间。不过,相比疆域更广音乐产业更发达的美国,似乎更有趣的金属正发生于北欧。

芬兰的 Oranssi Pazuzu 就是很好的例子,他们去年的演出就吸引到了大量的观众。在现场能同时看到迷幻与炸裂,唯美与黑暗,切切实实的前卫和超自然;Auðn 几位身着的黑色小西装也给我留下了与众不同的印象(这以及 Kerry McCoy 穿的 Oasis T 恤)。这些北欧乐队告诉我们黑金属的包容性有多高,无论是在音乐性还是美学上。

 之前只在上海看过 Deafheaven。多年不见,George Clarke 头发更长,舞技更卓越

之前只在上海看过 Deafheaven。多年不见,George Clarke 头发更长,舞技更卓越

 Cobalt 主唱演到后来还摔麦,脱光了回台上继续唱。我想想这也是好主唱的本事。换做是我肯定会把麦克风摔坏的

Cobalt 主唱演到后来还摔麦,脱光了回台上继续唱。我想想这也是好主唱的本事。换做是我肯定会把麦克风摔坏的

等待 Auðn 上台前我在门外结识了一个从英国来的朋友。朋友那时候正打算呼叶子,坐我对面,可能是因为几次目光接触后气氛有点尴尬,他和我小聊了起来。对话中他提到了现在的冰岛黑金属圈,说发展得很棒而且非常有趣。巧的是,我在出发前恰好读了些关于冰岛金属音乐节 Eistnaflug 的文章(貌似也是口碑同样很好的音乐节),所以才想来看一下并不熟悉的 Auðn。结果并没有让人失望,而且很高兴又有许多新乐队等待自己去挖掘。

黑金属,以及金属流派之外的几支乐队也非常好看。后朋乐队 Alaric 比专辑里来得猛烈的多,鼓手厉害得出乎意料;亲眼目睹 Author & Punisher 演奏自制的机械装置比视频里更让人惊奇;实验爵士 ZU、实验摇滚 Oxbow 和迷幻摇滚 Gong 都是重型音乐里的“杂交物种”,疯狂而且不可预知;而接近光谱另一端的盯鞋、后朋乐队像 True Widow 和 Esben and the Witch 都特别能体现 Roadburn 与众不同的一面。记得自己刚看到 Roadburn 公布这些乐队阵容的时候心想:“他们怎么知道我也喜欢这些乐队的?”——虽然和金属不沾边却完美地落在 Roadburn 的框架内。

 Author & Punisher,看上去很 sm 的颈环也可以靠震动发声

Author & Punisher,看上去很 sm 的颈环也可以靠震动发声

 Zu

Zu

 Oxbow

Oxbow

阵容里不乏像 My Dying Bride 和 Warning 这样的大牌(而且他们还演了整张经典专辑)。可我还是偏爱 Doom 和 Gothic 的流派分支,于是这种对 Stoner 和 Sludge 的需求也在 Roadburn 被好好地满足了。

看了 Amenra 的主唱步履蹒跚地上台,在极度痛苦的状态下演了两首后,我跑去围观美国来的 Whores。明智之举,演得比专辑棒;Baroness 的 encore 没结束便匆匆赶去瞟一眼 Fange,也是明知之举,躁得不行。

 Fange 够“脏"

Fange 够“脏"

周六的 Woe 和 Slomantics 很精彩;最后一天在 Oxbow 和 Sumac 之间也有机会看到一些 Pallbearer;当晚的教堂压轴 Inter Arma 给我的 Roadburn 之旅做了很棒的收尾,听觉的高潮。

  Inter Arma 演了《Paradise Gallows》里我的挚爱比如 An Archer in the Emptiness 和 Transfiguration,舞台像着了火。最后有两位嘉宾上台,在三个鼓手的敲击下结束


Inter Arma 演了《Paradise Gallows》里我的挚爱比如 An Archer in the Emptiness 和 Transfiguration,舞台像着了火。最后有两位嘉宾上台,在三个鼓手的敲击下结束


对于 Roadburn,乐迷已经赋予了太多的赞美,Facebook 上已经有太多五星评价。所以不缺我一个。它真的是一个会让你希望自己不要喜欢这么多的乐队的音乐节。

 主场地 013

主场地 013

今年因为场地格局做了改变,所以遇到了一些先前没有预料到的问题。位于音乐场馆 013 内的主舞台扩建后能容下三千人(有三层,两个吧台,两个吸烟室;地下还有一个进行采访的空间和吧台)。主舞台旁边的 Green Room 也能容下七八百人。这两个舞台楼上和楼下都是连通的,可以很快转移,而且音质和隔音都做得很棒,互不干扰。场馆的墙壁上能看到许多参展艺术家的海报和画作。比如 Les Discrets 的 Fursey Teyssier、Converge 的 Jacob Bannon(他的新乐队也在 Roadburn 演),和 Baizley 一样也以细腻入微见长的 Richey Beckett 等等。

 Het Patronaat

Het Patronaat

或许是因为主舞台很大的关系,票量放出很多。Green Room 的话提早十分钟基本还能站到好位置。但 Het Patronaat(差不多八百人),以及 Extase 和 Cul de Sac 都出现了大排长龙的情况。后面这两个位于酒吧内的小舞台尤为闷热。

 Extase

Extase

 Cul De Sac 的内部

Cul De Sac 的内部

Patronaat 是最难安排的。第一天晚上的 Batushka,我提早到场却错过了至少三首歌。好在入场后前面有两个汉子一路无耻地冲到最前排,我也一路无耻地跟着他们冲到了最前面,心想老娘不远千里来这个音乐节怎么可以错过 Batushka;Zeal & Ardor 更悲剧,据说演出前开始排队的人至少有一半都没看到演出。有了第一天的教训,之后凡是遇到 Patronaat 的乐队我都会提早半小时或二十分钟到(下午第一支乐队通常好一些)。

 Extase 门口排队的人

Extase 门口排队的人

 第一天 Suma 结束后马上赶去 Extase 看 The Devil and The Almighty Blues,就这样可怜地看完了第一首歌。

第一天 Suma 结束后马上赶去 Extase 看 The Devil and The Almighty Blues,就这样可怜地看完了第一首歌。

朋友说,之后 Extase 可能会易主,不确定换了老板之后还会不会作为音乐场地来使用。所以或许明年的 Roadburn 又会是另一种格局。

 主舞台每到晚上地上都会出现一大片一大片的塑料杯

主舞台每到晚上地上都会出现一大片一大片的塑料杯

去一次 Roadburn 的花费不小,而且要很早做准备——去年十一月左右想定 Tilburg 的酒店和旅馆已经是非常非常困难了。住客除了有提早半年就预定的死忠乐迷,还包括大量的乐队成员和团队。音乐节四天票价近 200 欧,每天在音乐节上的消费应该也在一两百元左右(还没算上基本都是上百元的周边,我也基本不怎么喝酒)。演出每天都在凌晨之后结束,所以住得远的话需要打车(据说会有黑心司机把价格开得很高)。

 纯素餐车营业前

纯素餐车营业前

 亚洲豆腐三明治。一般!

亚洲豆腐三明治。一般!

 主舞台那里有卖艺术家们的插画和海报

主舞台那里有卖艺术家们的插画和海报

 013 对面的一幢楼叫 V39,有两层的黑胶以及乐队周边,外加地下的试听和放映场馆。在 013 旁边还有一个卖演出乐队周边的帐篷。基本只有当日演出的乐队(除了 Extase 舞台)。

013 对面的一幢楼叫 V39,有两层的黑胶以及乐队周边,外加地下的试听和放映场馆。在 013 旁边还有一个卖演出乐队周边的帐篷。基本只有当日演出的乐队(除了 Extase 舞台)。

 Southern Lord 贱卖自家的 CD,种类不多

Southern Lord 贱卖自家的 CD,种类不多

 013 对面一家相对安静的小咖啡馆。早到或者实在喘不过气的时候常会去那里坐坐

013 对面一家相对安静的小咖啡馆。早到或者实在喘不过气的时候常会去那里坐坐

 每天出炉的 Roadburn fanzines

每天出炉的 Roadburn fanzines

 The Grass Company

The Grass Company

因为 Roadburn 的高人气,政府特地解除了游客在音乐节期间不得购买大麻的禁令。成年人只要有 Roadburn 手环就可以到场地附近的 The Grass Company 买大麻。卷好的大麻很便宜,都在 3.5 - 5.5 欧一支。

 013 旁的教堂。朋友说里面有“史上最 creepy 的耶稣像”,因为追求逼真是拿人的毛发之类做的。可惜这次没时间去参观!

013 旁的教堂。朋友说里面有“史上最 creepy 的耶稣像”,因为追求逼真是拿人的毛发之类做的。可惜这次没时间去参观!

最后,可爱而安静的 Tilburg:

2016 年最爱专辑

2016 年虽然给乐迷带来了不同程度的打击(不过理论上打击本来就是随年龄增长而更频繁的),可  2016 对我的音乐库来说真的是非常棒的一年。许多喜欢的乐队都发行了质量上乘的作品,无论是金属这部分,像 Meshuggah、Ash Borer、Dillinger Escape Plan、Deathspell Omega 等等,还是电子独立这块:Burial、Andy Stott、Tim Hecker;我听很少的 Hip Hop 也有 Chance the Rapper、Vince Staples,甚至是 Run the Jewels 第三张专辑的待遇(好像很多人都很迷 Childish Gambino 这张,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没多大感觉,唉)。而且张张都很耐听,就算下载得过来也听不过来。

不过今年让我循环最多的还是一些之前从没接触过的乐队(和从没听到过的曲风)——当然每年年底各个博客推出盘点的时候都会发现一大堆从来没接触过的东西。关于这个问题,我觉得 Fenriz 在给 Noisey 做的采访里说的特别明白:没有人能把当年的金属专辑都听一遍,因此所谓的年度最佳根本没有意义。(但他还是勉为其难列了自己的最佳,我看了下,一张都没听过……)

早些时候还看到 Heavyblogisheavy 对今年金属乐发行的感慨,提到了 Stereogum 年度金属专辑的前言——一大段相当沮丧和愤怒的话;还提到了 Car Bomb 今年的新砖(他们给了年度第一)为什么在许多排行里没有出现,以及大型乐媒和中/小型乐媒接触金属乐,评价金属乐的区别。而 Stereogum 的那段前言里又提到了 Decibel 杂志的年度金属专辑。反正圈子不大但每个人的意见都挺多的还,像乐媒版的《盗梦空间》一样,蛮搞笑的。(不巧的是我现在住的地方网速非常慢,所以链接就不贴了。应该不难找。)

但我觉得年度最佳的盘点还是很有意义的。特别是对我这种 information junkie 以及喜欢把自己的观点强加于其他人身上的人来说。毕竟如果没有那么多乐媒的榜单,我也不一定有机会接触到那些新声音;如果自己的“年度最佳”也能让一些优秀的乐队受益,得到新粉丝,那也是非常美好的事情。

不过我还是避免用“最佳”这两个字——回到 Fenriz 的态度:音乐不是竞争。不同风格的音乐之间更是没什么好比来比去的。我觉得今年美国大选出现的问题也能套在乐迷群体上。你本以为只要靠六个人就能把你和另一个陌生人联系起来,但事实上你有可能一辈子都接触,甚至想象不到地球上某个人数很大的群体——他们的思维方式和见识阅历与你几乎毫不相干——更别提被你影响。我想,对于追随某一个曲风的乐迷也是如此。打个有点蠢的比方,假使我认识好多内心善良可爱的黑金属乐迷,但我可能一辈子连一个激进的纳粹黑金属乐迷都不认识。而且他们也不打算认识我。

因为暂住地网速的关系我也没办法像去年那样做些无用的排版和设计了,反正也没什么人看,哈哈。


Astronoid - Air

Astronoid 是今年刚出现在我雷达上的乐队,《Air》是他们的首张专辑。我有一次在浴室里放 Metalsucks 的播客,主持人插了他们的专辑同名曲。当时我心不在焉只听到个结尾,想:我靠,这个金属乐队怎么这么基啊!我从来没听到过这么基的黑基属。啊,又是美国那帮嬉皮士黑基属博客圈捧起来的乐队,我才不会去下载!但我洗完澡头发还没擦就发现自己已经在搜这支乐队的专辑了。他们真的太特别。国外乐媒给他们的称呼是“dream thrash”,还说去掉金属的部分就像是 Mew——但我觉得 thrash 和娘炮真的只是他们融合曲风的一小部分。里面还有些盯鞋,有些前卫,有些些流朋;有空气般轻盈的人声,又有十分振奋人心的旋律。我后来读他们的采访的时候才得知 Astronoid 和另一支我个人非常喜爱的后金属乐队 Vattnet Viskar 也有关系。圈子真的太小。这张也算是美国金属博客讨论得比较多的一张 2016 年发行了,但他们的 facebook 上至今也只有五千多个赞。我后来在他们的 bandcamp 上听了之前的 EP,一样的风格,录音质量也非常好,还特便宜。成员之前的作品也是免费的。真的是强烈推荐。今年唯一一张我在任何情绪下都可以听上好几遍的专辑。

推荐曲目:Resin、Air


Zeal & Ardor - Devil Is Fine

也是乐媒捧得比较厉害的一张,而且曲风也十分特别——福音黑金属。颇有争议的曲风组合。看采访得知他是在 4chan 上征集的音乐灵感,让大家随便报两个可以毫不搭界的曲风,他来创作。于是有人在他的帖子下面报了“黑人音乐和黑金属”(用的是 n word),于是 Zeal and Ardor 的音乐风格就诞生了(4chan 上竟然能诞生出美好的东西)。这张专辑还让我觉得特别牛逼的地方在于,不仅单人包办了创作和演奏,里面的福音部分也都是他自己演唱的,完全不是采样(不过听歌词也会觉得不太会是采样)。从纯正的教堂福音切换到极端黑嗓那叫一个震撼人心。歌曲长度都刚刚好,旋律也令人印象深刻。明年 Roadburn 能看到 Z&A 以乐团形式登台表演,真的很期待。

推荐曲目:Come On Down、Devil Is Fine


Car Bomb - Meta

Car Bomb 是我喜欢了很久的乐队,他们 2012 年的《w^w^^w^w》我到现在都会每隔一阵子翻出来听几遍。吉他和鼓的和谐运用令我着迷,而且能把复合节奏玩出新意和足够的重度。我想喜欢那种 mathy 的疯狂感的人应该都会喜欢 Car Bomb 吧。更棒的是这张还有明显的 Gojira 痕迹(Joe Duplantier 制作的),能看到两支我特别爱的乐队互相影响真的是美好至极。乐队简介上说,成员“着迷于计算机编程、图形设计、天文学和量子物理学”,这张也毫不意外地显示了乐队在智力方面的超凡程度。但我觉得并不刻意。站在僵尸的角度来看他们的大脑一定非常可口。

推荐曲目:Gratitude、From The Dust Of This Planet


Inverloch - Distance | Collapsed

也是签在 Relapse 下面的乐队,前身是澳洲颇有名望的黑金属乐团 diSEMOWELMENT。二十多年(!)后其中两个成员以 Inverloch 的名字发行了第一张专辑。他们之前的 EP《Dusk | Subside》就非常出色,这张全长也是不负期望。可能是因为我不太接触 Doom/ Death 风格的作品,所以还觉得挺有新鲜感的。不过让我着迷的主要还是他们 doomy 的部分。乐队能熟练地营造出厄运的氛围感,重量感的同时,还保证了制作的精良(这点也是读了专访才得知乐队是有特意想把自己和其他粗制滥造的厄运金属专辑区分开来而加强了制作)。每首歌都超过五分钟但毫不乏味——From The Eventide Pool 这首就是绝佳的例子,虽然整体保持了一致的速度,段落也是不停地在重复,但从头至尾透出的绝望让人喘不过气。听整张专辑的体验就好像逐渐迈入黑色巨窖的深处,非常美非常美。

推荐曲目:Distance Collapsed (In Rubble) 、The Empyrean Torment


Numenorean - Home

这支乐队也挺有料的。因为封面是一个小女孩被残忍虐杀的图片引起了些争议和反感。我本来觉得那些金属乐媒有点大惊小怪玻璃心,但还是在好奇心促使下看了乐队对封面的表态(Decibel 做的专访)——他们其实是用这张照片来表达人在成年之后不得不与天真烂漫告别的意思。小女孩嘴角还带着微笑,说明她可能是在一生最美好的时光离开人间,很令人羡慕。而且从采访中乐队的用词来看,他们应该挺有智商和想法,不像是故意玩噱头的乐队。反正,这种惨兮兮的情绪也渗透在整张专辑里。一开始就以女子抽泣声作为开场——是有点俗气,但接下来的吉他旋律像甘泉一样清冽,动听无比。因为凄美的旋律比较能引起自怜自艾的负面情绪,我今年还是忍不住下了很多后金(黑基属/Blackgaze)专辑,听下来觉得这张是绝对不能错过的。《Home》在 Blackgaze 这个流派中谈不上作出了什么革新,可是旋律就是好听啊。即便是看在厂牌的面子上,也要听听看。

推荐曲目:Home、Devour


其他年度最爱:

Inter Arma - Paradise Gallows 曲风:Sludge

个人觉得是乐队的巅峰之作。强推 Potomac,吉他 solo 美到爆炸。

Raging Speedhorn - Lost Ritual 曲风:Sludge

既有新意又老派,煽动力十足。推荐:Bring Out Your Dead、Motörhead(临时写出来致敬 Lemmy 的,超级燃!)

Fange - Purge 曲风:Sludge

鸡血砖,貌似在欧洲比较火。推荐 Mâchefer。

Clams Casino - 32 Levels 曲风:Experimental / Hip Hop 

“理疗师”的第一张全长有点像请一些音乐圈好友帮衬拼凑出来的意思,很主流(貌似在今年苹果某个大会上也看到封面入选了)。但 Level 1 这首真的太迷人,循环了大概一千遍。前阵子在他 instagram 上看到和 serpentwithfeet 的合照,很期待两人的作品。Tri Angle 今年的 Roly Poter 也很棒。

True Widow - AVVOLGERE  曲风:Shoegaze 

Entheogen 循环了很多遍,F. W. T. S. L. T. M. 也很不赖。对于很熟悉钉鞋的人来说大概不会很打动吧。但我毕竟钉鞋听得少,只会听听金属厂牌发行的哈哈。Relapse 今年另一张 shoegaze —— Nothing 的《Tired of Tomorrow》也很好听。

2015 年度最爱专辑 :Baroness、Strawberry Girls、Abyssal、Jamie xx、SOAK

2015 年的音乐对我来说有些平淡。12 月初朋友们陆续公布他们的年度最佳时,我却连五张专辑都找不出。明明乐媒力捧的都有经过筛选逐一去听。怎么说呢,用封面来评价专辑是有道理的,毕竟能用最快的方式知道你和创作者的审美差异。比如我瞧见 Grimes 的新专辑就完全没有想听的欲望,听了一首,果然背脊发凉;今年 Sufjan Stevens 的变化则让我怀念起以前那个脑洞很大的他,觉得音乐本身实在有点容易腻。而且我比较纳闷每年都有那么多音乐人以“心碎事”来创作,为什么偏偏是 Sufjan Stevens 最动人?

去看我这个粗人更容易接受的那一面。Deafheaven 似乎又成为某些乐媒表明自己“我们今年有听过金属”的方式——“啊反正更重一些的我也听不了,小伙子们穿得不像其他金属党那么土,以后就一律选他们的专辑好了。” Deafheaven 打磨音乐的态度只能用“死磕”来形容,但新专辑让我觉得缺乏惊喜(类似的后基属还有几张,在这里就不列举了);有趣的是,名不见经传的 Horrendous 今年倒在许多年终榜上露面,不知道其中又有什么人物拉动了些什么关系,大概只有在美国独立乐写手圈混的人才知道。每年死金出色的有很多,谁有时间的话也麻烦来解释下他们是什么背景。


Baroness - Purple / [Abraxan Hymns]

首先要声明的是把 Baroness 放第一位绝对含感情分——关注金属乐的人应该都知道一位好的巡演大巴司机对这一流派来说是多么重要。2012 年的车祸给 Baroness 带来了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打击。成员离队,手和腿部均在事件中受伤的主脑 John Baizley 可能一辈子都要活在疼痛之中——这对身兼吉他手,同时也是画家的他身心打击尤为巨大。好在,Baizley 不是个只会多愁善感自怜自哀的艺术家,在疗愈修养和自我反思后,募集了新贝斯和新鼓手。历经三年,在地下室里倒腾出了这张新作品(以及绚丽到爆的封面插画)。

专辑在 Baroness 自己的厂牌下发行。巧的是,专辑制作人 Dave Fridmann(Mercury Rev、The Flaming Lips)也曾与 Weezer 合作过。我最爱的两支爱用颜色作为专辑名的乐队就这样产生了些许交集。《Purple》要推荐给所有喜欢摇滚乐的人听,曲风是 heavy metal 的最纯粹形式,诚挚、动人、激昂,夹杂着些许迷幻和 Sludge 气,散发着涅槃重生般的夺目光彩。而且个人觉得比之前实验性很强的《Yellow & Green》容易接受许多,作为 Baroness 入门砖来听也不错。

推荐曲目:The Iron Ball , Shock Me, Chlorine & Wine


Strawberry Girls - American Graffiti /[Tragic Hero Records]

2015 年(特别是年底)的前卫金属专辑多到来不及解压缩。优等生 Intronaut 变得前所未有的重型;黑爵士 Shining(挪威)继续让人眩晕;前年的惊喜: Pomegranate Tiger、Atmospheres 继续提高自己,Veil Of Maya、Born of Osiris 之流则继续重复自己。不过,却很少有能让我耳边一亮的新乐队。直到 Strawberry Girls 的出现。

草莓女孩是我今年第一次听到的美国三人组,前 Dance Gavin Dance 成员 Zac Garren 担任吉他手,《American Graffiti》是他们时隔两年的第二张专辑。熟悉后核的人应该对 Tragic Hero 的路数很了解(A Skylit Drive、Letlive、Iwrestledabearonce),所以当我后来得知乐队来自这个厂牌之后有点被惊到。印象中他们几乎没有签过外形不够潮并且以纯器乐为主的团吧,反正青春期结束就没怎么关注过了。很庆幸自己能在 Strawberry Girls 制作更精良,编曲更紧凑的时期遇到了他们。你可以说乐队的技术在重多前位团中并称不上有多傲人,但他们发挥出了这一流派最迷人的特质:在结构不失精妙和灵巧的同时,也让音乐充满了韵律和独特个性,还让断断续续的贝斯线变得不像 Djent 中常见的那么令人生厌。《American Graffiti》是一张边听,边会让你手指发痒的专辑。

推荐曲目:Spanish Bay, Simon Vandetta, Volcano Worship


Abyssal - Antikatastaseis / [Profound Lore Records]

之所以会对英国神秘乐团 Abyssal 的新专辑着迷,是因为 "I Am The Alpha and the Omega" 这首歌曲的标题产生了先入为主的印象。你可能还记得阿汤哥的电影《Edge of Tomorrow》里的 Alpha 和 Omega,你可能也和我一样觉得他们是近年大荧幕上最霸气的外星人。反正我就是脑内带着 Alpha 和 Omega 的形象在听这张专辑的。

《Antikatastaseis》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庞大凶猛而且神秘莫测。继承了《Denouement》黑暗寒冷的氛围,同时大幅度提高了可听度和旋律性。"Veil Of Transcendence"后半段里渐入,叮咚作响的八音盒,也让我背脊发凉但绝对不是 Grimes 带来的那种。冷不防之下巨大的吉他音墙和残忍的死腔出现,而八音盒仍在背景中不断演奏,就像在被无底黑洞吞噬的同时眼前仍能看到星星点点的光线……整张专辑类似的感觉比比皆是,而且可以说是 Abyssal 目前将融合流派发挥到最大化,最有想法的一张。推荐给死亡金属,特别是 blackened death 爱好者,喜欢 Deafheaven、Abigail Williams 这类基黑、基摇的也可以来听一下。

推荐曲目:Veil Of Transcendence、Chrysalis、Delere Auctorem Rerum Ut Universum Infinitum Noscas


Jamie xx - In Colour / [Young Turks]

 

其实 Jlin、Matrixxman 今年的新作品也是我心头好,但电子这块放得最多的无疑是 Jamie xx。至于有多好听想必友邻们都知道,没有什么介绍的必要了。“SeeSaw (feat. Romy) ” 几乎是我今年夏天每次上班都跟着节奏摇头晃脑出门的曲目,百听不厌。当然,Jamie xx 的音乐还是更属于路灯下的黑夜。

推荐曲目:SeeSaw (feat. Romy), Obus, Stranger In a Room (feat. Oliver Sim)


SOAK - Before We Forgot How To Dream / [Rough Trade Records]

又是一位早熟的少年创作人,但没有 Julian Baker 的那种矫情。96 年生的北爱尔兰女生 Bridie Monds-Watson 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写歌,她的歌是关于自己的,但却不显得急于表达自己。我最早是在 NPR 的 All Songs Considered 播客里听到她的“Sea Creatures”,马上就被这假小子的悠然自在,以及独特的声线和咬字吸引。之后该播客单独辟出一集让她当做客嘉宾(Rough Trade Records 宣传资金很足嘛),她接受采访时整个语调都是平的,即便是在介绍自己喜欢的音乐时——期间主持人竟然表示不知道 Biffy Clyro 是何方神圣(NPR 的主持人哦,哼哼),她毫不惊讶地回答说:“这支乐队在我们这里很红。”说话简练淡定,好像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虽然得到了水星音乐奖的宠幸,《Before We Forgot How To Dream》的评价并不如我预料的高,很多人还说她“不会唱歌”——我承认人们对她的声线的反应可能会很极端,但音乐不光是只有演唱啊,还有流露出情感和带给你的触动。有时间的话可以去看一下“Sea Creatures”的 MV,反正冬日夜晚在空旷的马路上踩滑板瞎晃真的是很让我向往的状态啊。专辑是由同来自爱尔兰,独立民谣团 Villagers 的 Tommy McLaughlin 制作,如果你恰好也喜欢 Villagers,那更得听一下。

推荐曲目:B a nobody, Sea Creatures, Shuvels 


曲目:

  1. Lower Dens - To Die in L.A.
  2. Kontinuum - Breath
  3. Baroness - Iron Bell
  4. Kylesa - Lost And Confused
  5. Girl Band - Paul
  6. East India Youth - Entirety
  7. Oneohtrix Point Never - I Bite Through It
  8. John Carpenter - Night (Zola Jesus and Dean Hurley Remix)
  9. HEALTH - Men Today
  10. Young Fathers - Rain or Shine
  11. Miguel - The Valley
  12. Vince Staples - Summertime 
  13. Jamie xx - Seesaw (ft. Romy)

曲目:

  1. Kauan - Sorni Nai(专辑的 19 分钟开始)
  2. Abigail Williams - Will, Wish and Desire
  3. An Autumn for Crippled Children - The Long Goodbye
  4. Ghost Bath - Golden Number
  5. Myrkur -  Skøgen skulle dø
  6. So Hideous - Relinquish
  7. Panopticon - Into the North Woods
  8. 葬尸湖  - 梦邀 ( 广寒 - 仙游 - 南柯 )
  9. Abyssal - Veil Of Transcendence
  10. Enabler - Euphoric Revenge
  11. Sylsosis - Mercy
  12. Antagoniste - The Barren Lands
  13. Pomegranate Tiger - Manifesto
  14. Strawberry Girs - Simon Vandetta

电影原声最爱:

Tom Holkenborg - Mad Max: Fury Road

Tyler Bates & Joel J. Richard - John Wick

Dominic Lewis - Spooks: The Greater Good

Jóhann Jóhannsson - Sicario

Daniel Pemberton - The Man from U.N.C.L.E.

曲目:

  1. Nick Urata - The Explorer's Film
  2. Henry Jackman/Matthew Margeson - To Become A Kingsman
  3. Tom Holkenborg - Many Mothers
  4. Jóhann Jóhannsson - The Beast
  5. Daniel Pemberton - The Red Mist
  6. Disasterpeace - Title
  7. Dominic Lewis - Spooks
  8. Tyler Bates & Joel J. Richard - Story of Wick
  9. David Holmes -  '71 

(*注:电影 Paddington、John Wick、‘71 皆为 2014 年发行)

前卫金属音乐节 Euroblast Vol.11

今年 10 月 1 日开始的 Euroblast 从十二月开始公布阵容,月中开始卖早鸟票(明年的已经开卖了)。性价比很高(三日通票 99 欧,三日通票+三晚住宿 189 欧,四晚住宿时 219 欧)。第一波阵容发布后,光是看到 Igorrr, DSHS, David Maxim Micic 我就决定要去了。

但他们一月初早鸟票就售罄。联系了主办方问是否能寄到海外,回复我的就是 Euroblast 的创办人。邮费 4 欧(现已涨成 5 欧),还额外送了我 T 恤。读到这里你已经可以感觉到这个音乐节的规模。就好像你发邮件给草莓音乐节,回复你的客服人员是沈黎晖一样。

不过,Euroblast 已经是全欧洲,乃至全世界最大的前卫金属音乐节了。他们从成立至今已经办了十一年,幕后人员从 2 位发展到如今的 85 位。相比大型音乐节,我在 Euroblast 感觉到了更加亲密的氛围,认识了许多志趣相投的朋友。Euroblast 专注于相对统一的流派——前卫金属,吸引到的也是对的人群。在乐迷评价中得到最多的形容词是像“family“(工作人员穿的 t 恤背面写的也是这个词)。

Euroblast 真的有大家庭的感觉。以至于结束后我长时间的在为不是 home 的地方感到 homesick。而且心愿单上想看的乐队勾掉了好多,几周人都在特别空虚的状态。

  • 旅社

带住宿的通票(Acommendation Bundle)合作的是青年旅社 DJH Deutz。离 Köln Messe/Deutz 火车站步行只用几分钟,离科隆大教堂步行大概约 20 分钟。非常干净,每个四人间很小,但有单独的浴室和洗手间。不过没有免费的 Wifi!! 没有免费的热开水!

 旅舍后门的小路

旅舍后门的小路

青旅除了能看到各种年纪的人(小屁孩居多),也是不少参加 Euroblast 乐手们住的地方(咳咳)。早上,能在食堂里看到金属汉子围坐在一块,吃着吃着用手在腿上打起拍子;下午,窗户外边会传来手机播放的某主流后核新单曲;深夜,大堂仍会有金属汉子/妹子围坐在一块,讲着讲着用嘴模仿起吉他 riff ……这些放在平时可能会让人讨厌的场景,在音乐节期间却丝毫不觉得有被打搅到。

虽然主办方答应过大家住宿会尽量安排同性别,但仍然比较混乱。三十日入住第一晚我独享了房间,不过好景不长,第二天下午进来个法兰克福小哥,话不多。他解释了自己会来这个寝室是因为有个法国人想和朋友住在一起。这大大减少了我对自己被谋杀的顾虑——说明人家心肠是好的吧。

旅社的小插曲是第二天夜晚,也就是音乐节第一天晚上。那时已经接近凌晨两点,我梳洗完毕后突然发现房间门敞开着,黑漆漆的房间角落里站着一个人……一个姑娘。姑娘是法国人,英语不太好,我们用气声简单交流了一会儿,她对我从中国飞来特地看这个音乐节的事实大为震惊,前后重复问了我三遍。

后来,我得知她和她的朋友是受邀请来的媒体。她在法国国家电台(对的,是电台),而她朋友则有自己的金属播客。他们原本是和 Monuments 的人住在一块,但被后者放荡不羁的行事作风吓到了,于是换了房间。音乐节第二天,我们深夜一起走回宿舍,瞎聊了好多。

过了凌晨恰好就是法国小哥的 19 岁生日,他英语很不错。随意庆祝了生日,我们兴致很高,法兰克福小哥又一直没回来,于是我就和他聊啊聊,从音乐谈到语言,各种话题,聊到眼皮耷下来。

到音乐节最后一天才发现法兰克福小哥并不是话很少的人。我们说说乐队的事,说说猎奇网站,说说德国人对于工作的态度……我发觉自己还是很幸运的,尽管是男女混合住,但分给我的室友都像未曾见过面的朋友,人都特别友善,又有数不清的共同话题。仅是几小时的相处,就像吸铁石一样啪的连接上。那种感觉真的特别美好。

  • Essigfabrik

 Something that will never happen in China! :)

Something that will never happen in China! :)

旅社离场地差不多十分钟的步行时间,基本就是沿着莱茵河笔直走。但对我这种路盲来说,一切皆充满未知。音乐节第一天,我走到一半已经失去方向感,过程显得特别漫长。而这条 Siegburger 街工作日大白天的几乎都见不到什么人。终于,我看到前方红绿灯有两个穿黑衣服的女生,就打探式地询问她们是不是去 Euroblast,结果真是(金属头的 stereotype 也并非没好处)。不过她们也是第一次来,我们就一路“摸索”地到了演出场地 Essigfabrik。

那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音乐节一点多就开始演了。门口竟大排长龙,而且是人工检票查包,速度缓慢。L 和 S 一个来自挪威,一个来自荷兰,我们年龄相仿,也很聊得来,所以时间还是过得很快的。当然,在聊天的时候我也并不是没有注意排队的男生,那个颜值低得……不过没什么意外,我的存在也并没有将颜值提高多少。

在戴腕带的地方,我看到了张本人前所未见的贴示——任何媒体嘉宾都得捐 10 欧。心想这要在国内简直是“大逆不道”。

说实话刚一进去我是挺失望的。因为音乐节的场地真的非常小。Essigfabrik 有两个 livehouse,主舞台和 MAO 差不多,副舞台比 Arkham 小一点,也在地下。主舞台给我最深印象的是:女厕所的面积相当可观,而且干净。见识到了文明社会的感觉。

 一个让我花了不少钱的地方

一个让我花了不少钱的地方

后来慢慢觉得这样也不错——主舞台在检票口附近,走到副舞台大概就一两分钟。路上会经过一个卖所有周边的帐篷,货物以当天出场的乐队为主;几个卖吃的地方(煎饼、热狗、汉堡、薯条等优质热量供应物)以及赞助商展位。主舞台和副舞台的时刻表是错开的,算上可能会延长的调音时间,意味着如果你赶场子,几乎能把所有的乐队都看了。

 主舞台后面有一片阴暗的休息区

主舞台后面有一片阴暗的休息区

第一天几本呆在主舞台,看了 Desrage、Hypon5e、Soen、Hacken、BTBAM。

Desrage 算是技巧很出色的潮核吧,现场爆发力惊人(可惜 Destroy Create 差不多整首歌麦克风都是没声音的),晚上看 David Maxim 时遇到的一个斯洛伐克小哥称他们是“多动症金属”,还挺贴切的。

比较惊艳的是 Soen,因为之前并不特别喜欢他们,没想到光头主唱的台风和唱功都这么潇洒大气(西装笔挺手背在身后),chorus 部分的旋律听上去比专辑更打动人了。

BTBAM 自然是高潮,从头到尾都很平静的观众也终于大幅度地动起来了——对,就连 Desrage 这种 breakdown 足够多的乐队都没能引起在场乐迷的骚动,大家都镇定极了。虽然没很喜欢新专辑,但 The Coma Machine 出现的时候还是有激动下。最后 Encore 的时候全场大合唱 Bohemian Rhapsody,气氛很棒,但我总不由自主注意到 Tommy Giles 不太稳定的嗓子。

等啊等等到凌晨一点多,挤到了副舞台的最前排。终于看到了 David Maxim Micic,如果我没听错的话这是 Bilo 8 人全阵容首次演出。下巴遇到地板的时刻,完全应该放在主舞台。David Maxim 的吉他技艺行云流水,绝对是天才级水准。还有男主唱 Vladimir Lalic ,嗓音发挥完美,他和个头小小的女主唱之一 Aleksandra Djelmas(图中间的那位,声线有点让我联想起 Flyleaf)有很多像现代话剧里会出现的激烈互动,后者嘶吼起来也是爆发力极强。我很难想象这几个音乐背景并不完全相同的人(Lalic 很明显有歌剧训练)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前途无量。这里有个质量比较渣的现场视频。不过第二天主舞台原班主力人马(Maxim, Djelmas 和 Lalic)的 Destiny Potato 就没那么销魂了。


第二天最出乎我意料的是 Klone,主唱的嗓子好得没话说(为什么法国乐队的主唱都这么好!),音乐 groovy 得不得了,有特别销魂的 grunge 味儿。主唱的动作也搭,大长腿张着大马步双手来回摆,一人占据了两个人的空间,气场也是两个人的量(虽然我形容得有点好笑)。

挚爱 Devil Sold His Soul 上场时,前排竟然都没站满,后来想想 DSHS 确实和前后的乐队都有点不搭(Destiny Potato, The Intersphere), 他们对这个音乐节来说有点太后摇,太后核了。印象中只有短短四五首吧,演了新歌 Time 和 Devastator, Empire of Light 和 Blessed & Cursed 可能一两首,再有就是更久以前的歌了(最爱的 Sorrow Plague 没有演😢)。新主唱挺好的,虽然没能听到 It Rains Down 这种考验清嗓核嗓转换的歌。

DSHS 演完立马冲去副舞台看 Atmospheres,他们真是太氛围太美了,动静皆宜。这支比利时乐队是 last.fm 上的朋友去年才介绍我的,能这么快就看到,真的是缘分!

晚上的高潮是 The Algorithm,大概是三天里人最疯狂的。Rémi Gallego 白天还在耳机铺搞了个 workshop,回答了乐迷的诸如“你早饭吃了什么”此类奇怪的问题,看上去是性格挺好挺谦虚的人。我和主办方 John 聊天时也向 Rémi 表达了“你在中国有很多粉丝”这俗套且令人尴尬的赞美。John 就是他的经纪人,所以有希望能来上海演吧。

言归正传,我原先觉得 The Algorithm 的音乐虽然很刺激肾上腺素,但重复度太高让人疲惫,而且缺乏情绪。不过看现场真的好很多,或许是这类音乐更适合在一个群体瞎嗨的状态下欣赏。他还演了一首从未发布的新单曲,挺不错的,有点期待新专辑了。

Monuments 我若即若离地听了一阵,并没有太好听。话说那时候我还没和法国室友夜谈,还没听到关于这乐队如此奇葩的逸事,当时觉得他们现场很会与观众互动,正常的很!

那晚没去 afterparty,但据法兰克福小哥说 open jam 非常精彩。


第三天到现场的时候, Vola 已经演的差不多了。之前来过国内的 Persefone 从头到尾看了遍,觉得还行。Modern Day Babylon 和 The Hirsch Effekt 也从头到尾连站带坐地看了,对这两支都不是大粉丝,只记得看的时候觉得 MDB 特别像没有人声的 Born of Osiris,倒不是因为都用一个艺术家做的封面造成了带入感,只是觉得虽然吉他和氛围华华丽丽但没办法让人从内心产生特别触动的感觉。The Hirsch Effekt 之前从没撸过,觉得是加重了前卫、娘炮版的 Car Bomb,和不那么好玩的 Tony Danza Tapdance Extravaganza,法兰克福小哥说他们像早期的 Dillinger。

晚上在等 Cynic 的时候恰好遇到了 Vola 的乐手,挺遗憾自己没看他们现场的——所以下次真的不能犯懒,一个乐队都别落下。

到了 Euroblast 总算知道了 Igorrr 的正确发音,并且看到了他们的全阵容。女主唱特别正,瘦高而且健美的模特身材,和同样健美的“原始人“男主唱都在造型上花了不少功夫。虽然人们的反应不及 the Algorithm 这么疯(毕竟天还没暗),但能听到和录音室专辑质量接近的现场真的太棒(我又要感叹法国乐队的唱功了)。Igorrr 演的大多数都是 Hallelujah 这张专辑里的,满意!

接着就是我最喜欢的乐队之一,(又是法国的)Uneven Structure! 40 分钟太短了!现场听上去比专辑里单薄些,但金曲 Frost 出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快沸腾。情绪太难以平复,想把每一刻都印在脑子里,所以没有拍视频,有点可惜没了回家可以在被子里撸的素材。

这里要插播一个很不劲爆的八卦。音乐节瞎晃阶段我一直有注意到一个小哥,觉得挺可爱的!等 Uneven Structure 上场才发现是他们的鼓手!遗憾自己怎么总是不去看乐队照片,后来查维基才知道小哥是今年刚加入的。他长着十七八岁的脸,很难猜到是在大叔乐队里玩。小哥演完从后台冒出来的时候我恰好经过(真的是恰好),于是便接受上天的旨意,鼓起勇气打了招呼,又表达了尴尬且俗套的赞美。不过后来有人来找他,就没法继续了。再后来……只能在私人日志上意淫,无足挂齿。

我去音乐节真的是为了看乐队的。

Leporus 就和他们专辑一样让我喜欢不起来。海飞丝金属,柔得和什么一样。倒是比其他乐队预算都多,现场搬了好几块显示屏来。但仍然无法改变我对他们的看法。

欧,Cynic,我该怎么说他们才好。他们上场的时候我已经累得不行,有点想睡觉。因为新专辑实在不对我胃口,早期的作品也没让我到疯狂的程度,所以没能让我一下子清醒过来。新鼓手么……也就这样。比较烦的是 Paul Masvidal 像个灵修过度的布道者,讲了许多有的没的,乐队的困难阻碍啊什么的,金属应该让大家快乐啊什么的……语气软绵绵的,慢条斯理的。说实话,我真不在乎,因为我快睡着了!

大概时间都被讲没了。最后乐迷 encore 喊了好几分钟都没动静,站一起的美国小哥不停和我说:“肯定会出来的,不可能不出来”,没想到……真的再也没出来……你们美国人不靠谱啊。

等 Cynic 散场,Afterparty 已经开始了。第一个出场的是 Perturbator,本人年级看上去非常小,大概就是二十岁的样子。前晚法国室友还和我提到他是现在法国最火的电子音乐人,一定要去看。非常 80s 复古未来暗黑系的合成器电子,我前阵子都在迷 Disasterpiece,Gunship 和 Crowns,所以来的正是时候,人一下子清醒了好多。跳了许多让我不堪回首的古怪舞蹈。开始不太明白为什么金属音乐节上会有他,后来才知道 Perturbator 以前也是玩黑金属的,吉他手。你可以去听听他的 Soundcloud,挺赞的。

我一直等到 Rémi Gallego 上场演了几首才走,实在太累了。


  • 乐迷

音乐节现场几乎 90%的人都是穿乐队 T 或者卫衣。除了今年这届表演的乐队之外,看到了好多穿 The Ocean 的人,Tesseract, Riverside, Heart Of a Coward, Neurosis, Gojira ...印象中绝对没有 Metallica, Cannibal Corpse, Motorhead 或者 BVFM 这些奇怪乐队乱入的现象(我又要感叹外国的月亮比较圆了)。

前两日几本都和那两个北欧女生在一起。她们目前正在周游欧洲,把能参加的金属音乐节都参加一遍。挪威姑娘以后想做演出经纪。刚认识那会她加我 FB 的时候,看到我的头像(当然是 rick)一口酒差点喷出来,尖叫着说:“你也喜欢 Rick and Morty?!”我们后来在阿姆斯特丹又喝了一杯,是个有点假小子的女生,我特别喜欢她的性格(当然人也很漂亮)。

等乐队上场的间隙我们认识了不少有意思的人:试图说服我 the Ocean 有多好,在德国航空公司工作的苏格兰小哥;打算在日本搞前卫金属音乐节的德国姑娘;和我一起吐槽 Cynic ,在柏林工作的美国小哥(是个喜剧演员);看上去和我爸妈年纪相仿,和我讨论 BTBAM,住在黑森林的阿姨阿叔(阿姨告诉我她女儿是狂热的亚洲迷,还给我看她打扮成亚洲人的照片);因为我是中国人就问我认不认识某支日本乐队的芬兰小哥;去过北京,现在在某奥地利乐队里做鼓手的葡萄牙小哥;看 David Maxim 时和我同在前排的斯洛伐克小哥,他和他的澳大利亚室友后来帮我指明了回寝室的路……现场的大明星(经历了人生头一次跳水的)盲人小哥把我当作了其他人,不过我们也因此就认识上了……还看到一群叫 oui team 的法国人(其中有人穿 efukt 的 t 恤),他们只要有法国乐队上场/下场都会大喊 oui oui oui,据我法国室友说,他们想前去搭讪,结果无论问他们什么他们都只回答“Oui!”,像某种行为艺术一样……

话说法兰克福小哥、美国小哥还有苏格兰小哥都狂爱 Rick and Morty… 

音乐节第一天,我独自在主舞台外面抽烟的时候遇到两个 battle jacket 上贴满乐队 patches 的哥们。忘记对话是怎么开始的,好像是其中一个问我借打火机。而我和他恰好都抽 Lucky Strike 新出的一款烟,滤嘴是中空的。他说:“这个滤嘴不知道有什么特别的?“”大概更健康些吧。”“再怎样也不会更健康(笑)!”然后就聊起来了。他的名字太难读了,估且就称 F 吧,因为他们都是法兰克福人。另一位话比较少的是 B。

B 很腼腆,但总是面带微笑,F 则是有点滑头的那种男生,和我聊得比较多:“他们给我分了个男室友,他也是法兰克福来的。”“那他肯定是好人!可男女混住符合你们的传统吗?”“你说呢,符合你们的传统吗?”

“我老板也是法兰克福人,我经过了他的批准才能进入他的国家。”“和他工作感觉怎么样?”“感觉有点难接近。”“不可能!”

“你来科隆喝了什么啤酒没?”“没有,连 Kölsch 都没喝。”“忘了它吧,Kölsch 就像淡啤酒加了水,太差劲了。”“可我听说来这里都要喝啊?”“我们支持的足球俱乐部是科隆队的大敌,所以我们必须要讨厌他们的啤酒!”

我后来观摩了他们的 patches,听他们讲 The Safty Fire 怎么伤害了他们的心的故事。以及, F 去年的圣诞愿望就是让他的姐姐/妹妹在 Euroblast 期间把房子腾出来给他住……这两个人和我印象中喜欢穿 battle jacket 的人挺不一样,性格并没有很讨人厌。

很有缘分的是,音乐节最后一天,我又和他们撞见好几次。直到凌晨的 Afterparty,我们在副舞台看看演出,出去抽抽烟,聊了点有的没的。两三点时 B 要回家,F 就和我惜别了。临走前我提出加脸书保持联络,他很不好意思地说:“我女朋友看到我加其它的女生会疯掉的。”然后不停地不停地跟我解释(大概也是因为喝太多的关系),解释得我都不好意思了。弄得我想泡他一样……

虽然已经累的不行,但我一直想再多呆一会,尽可能多地吸收音乐节最后的时光(而且那天晚上我终于和我见过最美丽的男生 small talk 了,他还没走,我怎么能走!)差不多四点,我终于妥协,临走前和前文提到的德国女孩说再见:“Auf Wiedersehen!”我说,然后她回我:"ni hao!"。我大笑,和她说这是刚见面的时候说的,她说她知道,然后很用力地想了片刻,急着说:"Oh I know another one! Ni shi wo de peng you." 

我知道这句话对她来说可能并不会那么难忘。因为她是很酷的人,或许对其他中国人也说过这句。但当时真的把我感动坏了。

独自走在回旅舍的路上,竟然又看到了那对法兰克福哥们慢悠悠地走在靠莱茵河的马路,和我并行。我们几乎是同时看到对方,很惊讶。我开玩笑说,你们原来是骗我啊,F 马上又有点认真地解释起来了。到了一个路口,我打算走外面那条路,他们问,你不是去旅舍吗?可以走这条——这条是“美的路”,你要走的是“丑的路”!我说这个概念对我挺新的,因为上海的路都挺丑的,两个人大笑——我应该打消了他们来上海的念头。

“美的路”其实漆黑一片,几乎看不到头。只有几盏路灯,但能见到霍亨索伦桥映在河里闪烁的倒影。走了一会,F 说要坐下,我们三个坐在长凳上,有几十秒时间谁都没有说话。寒冷的空气里什么声音都没有,安静得让我有些不自在。好在 B 终于开口打破宁静,于是大家乖乖起身,说说笑笑地继续走。很快就到了霍亨索伦桥,我们最后又再次熊抱了彼此,约好了明年再见。

上海的气温马上要接近十月初的德国了,我从没这么期待天气转凉。

Echo Park

Echo Park (9 月 19 - 20 日)之后的那个礼拜我就开始准备旅行的事情,所以直到今天才有时间写几笔。音乐节总体来说还是和黑兔的氛围很像,来的人也差不多是同样的类型(白人明显多很多)。阵容方面尴尬了些,高不成低不就,介于主流和非主流之间。两天我基本都在左舞台和无解空间,前者特别像之前 Oblivion Stage——独立摇滚、流行为主。而后者的艺人风格都框在一个大曲风里,如果没地方去的时候去无解舞台总能听到能忍受的音乐。

整场音乐节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必然是 Young Fathers,没想到男性荷尔蒙和“骚”可以如此美好地共存。我只听过他们的新专辑,像 Shame、Rain or Shine、Old Rock n Roll 都演了(?),现场好听无比。鼓手从头卖力到尾(之前看卫报的视频他并没有怎么动过)整个 set 比专辑要重很多。回味无穷。

其他的并没有太大的惊喜。Nite Fields、Envy 如预期的一样出色;Beach Fossils 鼓手的中文比较令人震惊,其他没什么。Swim Deep 告诉我们贝斯手也是可以很吃香(他们现场太欢乐,不是我的菜)。比较失望的是 Everything Everything,听了几首后放弃(近年的专辑和主唱的唱法我都不喜欢),虽然大红马褂气场很大。昔日偶像 Gerard Way 根本是连一首歌我都听不下去……Star Slinger 玩的音乐和我认识他时的也已经差别太大,至于从一而终的 Chase and Status 听到后面也实在很乏味。

总之,Echo Park 虽然阵容缺少让我兴奋的名字,但在目前浑浊乏味的音乐节中算是一阵比较清新的空气。

Nite Fields 

Young Fathers

Beach Fossils 

Everything Everything

Envy

Gerard Way

Shocking Pinks

Swim Deep

Star Slinger 

Chase and Status (DJ set)

While She Sleeps @ Shanghai MAO Livehouse

While She Sleeps 如预料中的一样人不多,虽然之前有在 SmartShanghai 发过新闻,不过估计没什么作用。本来就是很小的市场,再加上火锅宣传一直挺弱的,乐队又相对比较新……不过他们上场的时候人比暖场的多许多了。在调音等待的时候有个男生吼了一段歌词,吉他手笑得很开心。

WWS 的专辑和 EP 都有听过,也在追。但我不敢称自己是大粉丝。他们歌曲的相似度都太高,而且往往会穿插比较煽的大合唱部分。不过,非常热血是真的。

尽管现场仍然有不少为了发泄一番而来的人,总体氛围是今年感受过最好的。人少,但 circle pit, wall of death, crowd surfing 都没少。贝斯手和吉他手乐器上都写了中文字,主唱在期间也会和大家开开玩笑。期间说了一段很有号召力却不肉麻的“演讲”,鼓励所有喜欢重金属,喜欢硬核的人都凝聚起来。之后还从舞台徒手爬到两楼(大长胳膊大长腿,还穿了红白条纹的长袜),跳到人群里。卖力得很。

曲目方面,新专辑和 This Is Six 的歌很平均,"New World Tourture"、"Seven Hills"都演了,新歌“Four Walls”也能大合唱,挺感人。乐队演了快一小时,结束后在 merch 的地方和粉丝见面、签名合影等等。都是暖男。朋友说他们吉他声音有点问题,我完全没注意,根本注意不到(不仅是因为自己在拍照,是氛围太棒了让你不会在乎那些音质方面的问题)。他还说,你看着吧,WWS 之后会和 BMTH 一样变得像 Linkin Park,变得很商业,变得完全不像自己原来的样子。但我完全不信。BMTH 早期的时候远没有 WWS 这么 uplifting, BMTH 从来都没有 WWS 这种很“真”的态度。

 女粉丝手势破功……

女粉丝手势破功……

Swans

So... Swans, 本来是抱着看现场会改变我对他们专辑看法的心情去的,没想到还是欣赏不能。耳塞带着(不是那种廉价的泡沫耳塞)听不清,不戴耳塞又太响。从第一首歌开始就觉得太 repetitive,就算有高潮也是 repetitive 的高潮。Swans 看上去像几个 angry grandpas,印象比较深的是全能打击乐手 Thor Harris, 真的,没人比他更适合这个名字了。

Tycho

每次去浅水湾浦东人心里都要纠结下。这次看完 Tycho 的感悟是:

A. 年纪越大越发无法被曾经喜欢过的东西打动(就像上周的 A7X)。好歹也是曾经关注过人家博客的人,看到周边觉得价格高得离谱(100 块一张 A5 铜版纸,就为了一个渐变色的日)。至于音乐,演到一半已经觉得非常无聊(窒息)。和门口的朋友们聊天。得知 Scott Hansen 昨天(?)还特地 5 点多起来去(某座山上?)拍日出,果然是很喜欢日啊。

B. 快和乐迷市场脱节。演出前恰好看了另一个号称“独立音乐第一站”的微信号,定位 ok, 只是内容质量相当业余(仿佛读出了几年前的自己,哈哈),点阅率竟比我想象中高。到现场才得知很多人都是在某位于广州且貌似融资很多的应用上买的票。原來不知不覺中演出行業竟然与出租車行業有了类似的商业模式,這個變化今天才覺得特別明顯。

C. 从前总觉得做演出的风险基本能靠数据评估。可事实上太像赌博了。和 SW 的同事聊天时,一个从头至尾贯穿的话题就是“差点就做这场了”。我也好久没在傲慢的阿奇哥脸上看到了些许懊悔。如果你信任的员工有 50% 的人认为这演出会火,有 50% 认为不会,你该听谁的呢。我从小就觉得赌博很可怕,没能继续在这个行当做下去,所以也无法说演出行业到底是不是高风险高回报。

D. 吴老师和我举了几个例子说演出的受欢迎程度,香港和上海很像(即便在票价、周边都几乎是上海一倍的情况下),这点我倒是从没意识到。所以这是好事吧。北京么……这类演出总比上海卖的差许多,但金属就比上海好了。我当然据理力争,认为金属演出也一样(虽然金属文化在香港很贫瘠)。就我所知,像去年的 Deafheaven, Black Dahliah Murder 这种略潮的金属乐队,上海都比北京卖的好很多。而且我坚信 Carcass 和 Revocation 如果做上海站的话也一定比北京好。不过已经无法印证了,而且人家死活不信啊。

Avenged Sevenfold + Iceage

1 月 9 日去看了 A7X 和 Iceage,前者是我愿意掏钱看,却不愿意掏 580 元去看的;后者是因为恰好三张专辑都听过,姑且一看,却不愿意掏 80 元去看的(第一张刚出的那阵子我可能会愿意)。

A7X 应该是许多金属头的启蒙吧,特别是通过主流音乐接触金属乐的人。不过我对他们的情节并不算很深,甚至也在后期加入了吐槽阵营(确实是在抄 Metallica 啊)。演出开始前我附近几个美国交换生(看起来约莫 16、17 岁吧)激动得不行,在讨论他们的新专辑有多好。(白眼)

身后的中国男生看上去和我同龄,也激动得不行。演出还没开始就哇哇叫了起来,听他们的对话可能是从外地专程来的,不尽地大声讨论龙啸堂、大敌(我在 A7X 现场听到好几次“大敌”的名字)。这两拨人很能代表 A7X 的受众:国内,喜欢过 A7X 的人基本都已经踏入社会几年,对老派金属还抱有热忱;美国,A7X 仍然是炙手可热的电台乐队,粉丝以年轻人居多。中国并没有那样的电台环境,所以在演出现场没看到许多年纪小的中国人,除了那个被妈妈带来一脸茫然的小男孩以外。

近几年在上海陆陆续续看了几支学生时期的挚爱,演了好几首经典曲目的 A7X 却并没有带给我太多感动。特别是前排的迷汉让我仿佛置身迷笛(还有那个穿 Trivium T 恤来的人,不知道是什么心态)。唯一有感触的是 M.Shadows 的嗓子实在太好,而且整个人从皮肤饱和度上来看也没有纵欲过度的迹象。看他的时候有点晃神,好像隐约穿越到中学时期。

A7X 上海站的 setlist 和北京不太一样,还头一次演了《Hail to the King》中的 Acid Rain,我听完一首 encore 就走了。老腰实在不行。

笃悠悠地坐地铁去看 Iceage,满心期望可以避开暖场乐队。到了育音堂,人竟然多得要溢出来了,几乎所有的演出朋友都在那里。得知暖场乐队竟然还有一支,便又在门口和朋友聊了许久。曾经的暗恋对象和曾经的两朵烂桃花都在,让我有点神经紧绷。好在最终一切都很 smooth... 期间撞见 Iceage 主唱两次,当时心里忍不住感叹,只要长得漂亮,打扮得像 homeless people 也没关系啊。

Iceage 演完,之前曾开玩笑表示“I'll totally bang him for 80 kuai”的已婚大叔摇着头说太难听了,要问尼泊尔下王子讨个说法。而之前安利过他们的尼泊尔小王子和党员其实都早早逃到门外去了。我和粒粒痰、小陆同学还有尼泊尔小王子讨论刚才的演出(都觉得如果没有主唱的话其实乐队还是可以听听的)以及接下来去哪里。之后遇到小爱丽丝,竟然脱口而出地问:“难听吗?”。从她那儿得知了不少迷妹的疯狂举动。“她们以后想起来一定觉得当时的自己很可笑。”过来之人的我心里这么想。

接着去了 Arcade、Shelter 旁边那个不知道什么地方(喝多了),再去了 Shelter。在那震耳欲聋的廉价 drum & bass 音乐中又见到了 Iceage 一行人。尼泊尔小王子拉主唱和过来和我们寒暄了几句(主唱还蛮平易近人的),接着我想人生应该就再没交集了。回到家差不多 4:30,神志清醒,几乎不想睡觉。第二天 8 点多就醒了。所以喝酒是能治通宵的吗?

2014 年度最佳专辑

自从不在音乐产业工作之后听专辑的数量明显递减,看乐媒博客、下专辑的频率从每天变成每周。不会像以往那样热衷于追新专辑,口味也更挑剔。不过把这篇推荐放在年底,多多少少还是会参考过其他媒体的年终总结(但一样就每意思了),粗略地扫一眼作者的口味,如果发现品味相近,就会挑其余的来听。今年的话,MS 的作者 Dave Mustein 赞美了不少我也喜欢的专辑(估计也是混 sputnik 的人,每年都有很高的重合度,难道是我大洋彼岸的 soul mate?);意外的是,向来品味逼格甚高(晦涩难懂)的作者 Grim Kim 也放了几张我喜欢的专辑进去(往年重合度都差不多是零),于是从她那里又捡了几张差点失之交臂的作品。其他还有参考过的年底榜单还包括 Steel for Brains 和 Pitchfork 的 Show No Mercy(不过已经太晚了,有些就算乍听之下很陶醉但谁知道能不能经得起时间的磨炼。) 这些人的问题是,他们都是美国人,混同样的圈子,在同样的 blogosphere 里互相影响,因此视野也相对狭隘。

Noted, 我的年终最佳专辑都不是 100%好听,但基本上都保持在 70%的好听度。

Deadwood - Picturing A Sense Of Loss / unsigned

德国 Hesse 小镇上的 Post-Black Metal 乐队,其实已经成立了十二年了,但今年初才发行第一张专辑。熟悉这几年重型音乐流派的人都知道 Post Rock + Black Metal + Shoegaze 的曲风已经主流到换张粉红色封面就可以上苹果的广告。十年磨一剑的 Deadwood 和浑水中的同僚们相比在音乐上大气、自如许多。听到第一首歌的瞬间我就被 hooked 了,听完后觉得这是我听过把 Post Rock 和 Black Metal 平衡得最好的一张专辑(一首歌到了快要被后摇煽到过于凄美的时候立即就峰回路转,变成黑金属的凌冽),很推荐喜欢后摇但听不惯黑嗓的人来听。

Nux Vomica - Nux Vomica / Relapse

每年都想把 Relapse 所有的新发行都听过一遍,然后全部列在年度最佳里,但这对像我这样野心大于能力的人来说是不可能做到的。美国的 Nux Vomica 今年发行了第三张专辑,一共就三首歌,流派也是在黑金属、厄运的基础上融合了各种风味:后摇、氛围、不少的 crust、d-beat、sludge 元素,很难定义,也是美妙所在。旋律非常强,个人推荐“Reeling”和“Choked at the Roots”。

Run the Jewels - Run the Jewels 2 / Mass Appeal
第一张 RTJ 就很喜欢。El-P 在 twitter 上面发出第二张专辑下载链接后,我在 the Verge 上看到了篇粉丝反应的报道,乐迷都在发自己的手机、电脑、车子因为放了 RTJ 2 后爆炸的画面,实在太好笑。所以说 RTJ 2 真的是一张火药味、雄性力量十足的专辑,合作音乐人也很赞,比如 Zack De La Rocha 和 Travis Barker,讨摇滚乐迷喜欢的说唱专辑。推荐“Oh My Darling Don't Cry”和“Love Again”。

Sólstafir - Ótta / Season of Mist

专辑封面就是音乐给我的印象。Ótta 的概念来自冰岛的一套古老的计时系统,每一首歌代表了一个时间段(三小时),而第一首歌则是从午夜开始的。头两首歌(包括同名曲)定下了了主基调,所以在听的时候慢慢能随着音乐感觉到从黑暗到黎明,一步步推向高潮。乐队的 Bandcamp 页面下的 tag 里有 Agalloch,Alcest,Baroness 和 Sigur Ros,很能说明他们想吸引到的乐迷是怎样。从水准上来说《Ótta》只是水平中上的专辑,但帮我度过了刚换入新环境不久有些无所适从的九月,所以算记录了人生的特别时段。当然冰岛语很性感也是我喜欢这张专辑的原因之一。

The Body & The Haxan Cloak - I Shall Die Here / Rvng
The Haxan Cloak 去年的《Excavation》应该是重型乐迷会很喜欢的电子专辑吧。这次他为金属乐队 The Body 帮忙带来了同样的恐怖片质感。Doomy, 尖叫着的合成器,噪音和失真很考验耳机,但耳机中低频足够好的话你完全知道我在说什么。《I Shall Die Here》有着令人着迷的黑暗美,而且完全不觉得是两组跨界音乐人的合作。

Electric Wizard  - Time To Die / Spinefarm
Electric Wizard 的专辑是专门给 stoner 爱好者用来犒劳耳朵的,EW 的名字就是质量的保证。虽然不喜欢 Jus Oborn 那半死不活的嗓音,但 EW 的 drop D、简单又不断反复的 riffs 就是有种使人沉迷的魔力。《Time To Die》是乐队有史以来最长的专辑,听得时候完全忘记了时间的存在,就只想一个劲地循环循环。

Agalloch - The Serpent & The Sphere / Profound Lore

我已经不止听到一个人说 Agalloch 土,但哪支带民谣风格的乐队能逃得了“土”这个标签。况且乐队离上张专辑已经隔了四年,当时玩的曲风现在已经不时髦了。听《The Serpent & The Sphere》有种在读一本慢热小说的感受,有许多像是经过深思熟虑后的细节,情节迂回曲折但总体还是大气沉稳的。近 13 分钟,纯器乐的“Plateau Of The Ages”就是很好的例子。可以承认的是,对于 Agalloch 不熟悉的人来说,这肯定不是一张好的入门专辑。

Lord Mantis - Death Mask / Profound Lore
Lord Mantis 的专辑还是一如既往疯狂、凶猛,封面还是一如既往丑到爆(主唱 Charlie Fell 说画的是他本人)。今年我听完 Lord Mantis 之后再听其他的 sludge 专辑都食之无味。像 Down 和 Tombs 的新作(把两个放一起好像有点不尊敬 Down 的样子)但比起 LM 真得缺了狠劲和病态气质(不过人家也不追求这个)。他们的态度是:”暴力“和”爱“一样,都是人的本性,所以人类不该对”暴力“感到不耻。“Death Mask" 这首歌的末尾,不断地喊:"ASS! ASS! ASS! ASS! " 大概是我今年听过最销魂的桥段了,你只能感谢上苍 LM 的成员只把自己的负面情绪用做音乐来发泄而不是干其他的什么事。2014 年和 2013 年一样,也是 sludge 的“大年”吧。太多好专辑了。 

Moon Hooch - This Is Cave Music / MRI
实验爵士通常让我敬而远之,但 Moon Hooch 把器乐爵士和电子舞曲结合的刚刚好。”Cave Music“是乐队用来形容一种更自由、更原始的电子音乐风格,他们也确实办到了——比如用低音单簧管来演奏 非常接近 dubstep 的音色。在 Youtube 上看了他们的现场(优酷上也有不少),两个萨克斯风手加一个鼓手在街上/地铁上演,你能听到很多叠加和重复的段落但绝对不失趣味。

Young and In The Way - When Life Comes To Death / Deathwish Inc

《When Life Comes To Death》是一张会让你有生理反应的专辑(我指的是心跳加速和冒冷汗)。YAITW 拿捏好了黑金属、硬核朋克和 crust 的比重,在不失暗黑美感的前提下用疯狂的 blastbeats 袭击你的神经。也是会把自己和乐迷搞得满身血污的乐队。缺点是狂轰滥炸之后容易产生疲惫感。

V.A - The Guest
今年两张听得停不下来的原声专辑恰好都是走“80 年代金曲串烧”风格。先是 GotG,再是《The Guest》,后者多是阴冷的合成器电子,F.O.O.L,D.A.F,Clan of Xymos,瑞典流行歌手 Annie 的“Anthonio (Berlin Breakdown Version)”有“A Real Hero” + "Nightcall"即听感,但这首歌的原版和她其他的歌都很难听。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像我这种错过了 80 年代的人会喜欢这两张原声,很奇妙。

V.A - Guardians of the Galaxy
其实好听的不光是《Awesome Mix Vol.1》,Tyler Bates 的配乐也可圈可点。“To the Stars”,“Sacrifice”,“Groot Spores”和“Groot Cocoon”每次听都是快掉眼泪的那种,搞笑喜剧也是可以很悲壮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