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日

本来以为 Trash Talk 在国内知名度不高,Arkham 的演出又出了名的晚,演出又是前一周才对外公布,昨晚应该人不会太多。没想到爆满!多到保安要在门口等有人出来才放你进去。

演出准时开始。等我进去的时候 Trash Talk 刚上场。密密麻麻的人在传两个大气球。于此同时我也在现场看到了出乎意料多的非 concert goers, 就是那种看到有人跳水会大叫 wow 的人,超级不酷的人。Trash Talk 么也是以煽风点火出名,所以那些莫名其妙的人群就更兴奋了。简直太像误入迷笛音乐节!

某首歌开始前有女生跳了水,主唱说:「接下来这首歌演完,你们才能把她放下来!」结果乐队刚开始演,那个女生就没人举着了——这首歌总共大概才五秒。我旁边的一个女生狂笑着说:「哈哈哈,这样太短了吧!哈哈哈!」我心想,「短」这个字眼我可真从来没在硬核朋克现场听到有人用过。

*slow claps


记倒霉的一天

人生头回花五小时烫头发,效果并不满意;通常的士很多的地方等很久打不到 ,跑对面之后原先的地方一辆接一辆;走了不喜欢的高架,没料到晚上十点的陆家嘴路况竟然很糟,汽油味闻到要吐。周六不要走延安路高架!

到了 Arkham 看到在排队,以为又像以前那样放得晚。没想到演出竟然准点开始,第一支乐队已经演完,场内人满为患。等了半小时才进去。 (全日亮点:进去后 Trash Talk 正好刚开始,但人实在太多,只能在后排远远看,期间被人推搡无数次 why me?)

录影全部录坏,都只有两秒黑黑一片;发消息给朋友,一小时多没人回;现场巧遇的朋友不是湿漉漉就是醉醺醺;唯一清醒的那个一直在和其他人说话,没机会打招呼;为盆友准备了生日礼物,他迟到,不回消息,不接电话。等我到家 ,他发消息来说他到了。

...... 以上并非是偶然的人生经历。而是一些常碰到的倒霉事与新鲜的倒霉事碰到了一起。总之,这个周六真是跌落至了年度最低点,太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