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时作为一种品格

我虽然是无神论者,但有时生活中的一些巧合实在巧得过分,让人觉得像是“神的讯息”。当然,用科学来解释,这可能只是简单的巴德尔- 迈因霍夫现象。

一月,因为刚看完电影 Chef,同样喜好电影的美国同事 B 便向我推荐了 Anthony Bourdain 的电视节目 Parts Unknown,当时只作为另一个想看的条目马克了,并没有在脑内停留太多时间。如果有人再和我提到 Anthony Bourdain 的名字我肯定反应不过来。

大年三十在家听 Design Details 最新一集的时候,采访者 Cap Watkins 提到了影响他的一本书 Kitchen Confidential,书的作者认为,准时是一个人身上最有价值的品质。

从很小的时候我就认为准时是很重要的品质,自己也坚持准时赴约、上班(没能做到 100%,这点希望在新年里提高吧),并对习惯性迟到的人没有什么好感。我的结论是,习惯性浪费别人时间的人大多数都是自私的、缺乏自控的,对这类人你肯定无法指望他们能对你产生什么积极的作用。但如今的社会,爱迟到的人远远比爱准时的人多。我总觉得自己把准时看得太重了,常觉得格格不入。那本书的作者竟然觉得这是最有价值的,让我非常想知道他的原因是什么。果然,他想得比我透彻得多,因为准时不仅仅是尊重他人的标志,还是个性的表现

There are two types of people in this world, there are the people who do what they say they are going to do, and there are the people who don’t.

我反复听了好几遍,因为听不出作者的名字,就去找 Kitchen Confitential 这本书,才发现就是 Anthony Bourdain。他最近的采访里是这么说的:

To this day, I’m pathologically early to every engagement—business or social. Arrival time is an expression of respect; it reveals character and discipline. Technical skills you can learn; character you either have or you don’t.

上次遇到别人对准时的理解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是在 The Rosie Project 这部小说里。故事的主人公是个人生有一套法则的古板极客,他认为:不准时是浪费别人的时间,而早到则是浪费自己的时间。我对这种说法也是非常认同的。Bourdain 的早到,其实也是有些太“慷慨”了吧。

无论如何,时间是最有价值的。一个人怎么对待时间,实在太能说明他是怎样的的一个人了。


插播另一个巴德尔- 迈因霍夫现象:同事 B 也是在一月拷给我一部老片 Rumble Fish,一直没机会看。昨天看完 Shamless S05E06 被 Mickey & Ian 那条线虐得不轻,特地打开古董移动硬盘去撸了前几季 M&I 的片段,快进的时候竟然看到里面一小角色对 Mickey 说:"Settle down, rumble fish." 连着两天,同一个人介绍的两样东西连着重现,这个巴德尔- 迈因霍夫现象发生得略密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