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export1546269755078 copy.jpg

关于我:

现居上海的媒体工作者、翻译,以及环保爱好者。

The Drop

p2211779239.jpg

恰好在 12 月 26 日的时候看了发生在 12 月 27 日的电影。几年前曾被 Dennis Lehane 的 Gone Baby Gone 震撼过,在看完 The Drop 之后才想起是他的短篇(原名是 Animal Rescue,似乎比电影名来得更贴切更明了一些)。Lehane 负责电影剧本的改编,但地点由波士顿换成了布鲁克林(反正口音一样难听)。Gone 一样,电影在不断的铺垫中推向高潮,接着又回到原先的平静。

很多人看完认为这是部「慢热」的电影,但我觉得只是太多人都习惯了吃速食。The Drop 从一开始就颇为紧张,中间又有许多富有张力的情节,比如车臣黑帮的威胁、Marv 的暗中作梗、Deeds 的反复骚扰。如果觉得这些都无聊,那么包手和丢手那段:

这时如果还不发觉 Bob 其实是大智若愚的角色几乎是不可能(台词太有爱,从他撕保鲜膜的那刻这句台词就是观众心里想发出感叹吧

影片接近末尾时的台词:

There are some sins that you can’t come back from, you know. No matter how hard you try. You just can’t, you know. It’s like the Devil is waiting for your body to give up because he knows…he knows that he already owns your soul. Then, I think maybe, you know, there is no Devil. You die, and God, he says, “Nah…nah, you can’t come in. You have to leave now. You have to leave and go away, and you have to be alone. You have to be alone forever.

Bob 多年的孤独源自对自己邪恶面的悔恨和无奈。其实和 Gone Baby Gone 一样,The Drop 用的还是好人做恶事的矛盾感营造出冲击力。而跳开犯罪故事,对于内向孤独者来说,又能在电影里看到隐隐泛着光的温暖和救赎。

这是今年在 Locke  Peaky Blinders 之后第三次看到 Tom Hardy 的作品,他也在过去几年里(除了 2013 年)不紧不慢地接下几部好剧本。Peaky Blinders 更像是友情出演的角色,而能在大屏幕上(上海国际电影节)看 Locke 则有特别的的愉悦,毕竟坐在剧院里更有接近强迫性的沉浸式感受。

我最早注意上这个演员是因为 Rock n Rolla 里的 Handsome Bob,因而在这五年间算是见证了 Tom Hardy 从 alpha male 身边的小帮手(连 beta 都谈不上)化身为 alpha 本人的蜕变。偷用某影评人的话,他真的是能用漫长的沉默来演出强大的冲突感 (delivers great conflicts in great silence)。The Drop 里有一幕,是 Deeds 和 Bob 说,如果他不把钱给到位的话,会报警诬陷 Bob、把狗狗饿的半死后再蹂躏它……这时候镜头给了 Bob 的脸部特写:原本低着头,紧锁着眉避开 Deeds 的视线;接着眼轮和颧骨因为气愤而微微颤动;再缓缓抬起头,直视着眼前威胁自己的人。神情和配乐同时变得压抑而阴沉,给人全然陌生的面貌。

 

能看到这样的表演真的是享受,就算电影再长也不觉得累(咳咳,确定只是演技不是颜吗)。

2014 年演出回顾

The Grand Budapest Hot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