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年演出回顾

12 月

New Noise 五周年 @ MAO:抱着 12 月已经没有演出的心情看的。现场有哪些乐队会演都不是很清楚(除了 PG LOST)。那天有些事情超出控制,以至于演出现场恶心/想睡到不行。

Dan Deacon @ YYT:Dan Deacon 超级像 stand-up comedian,妙语如珠,把场子搞得很活跃,算是今年看过最搞笑的现场。可是那天是周四,实在没兴致和大家一起玩耍。音乐也比较单调,演出后半部分开始演《Ameriaca》,但现场的完全表现不出专辑的丰富程度,少了些人情味。

11 月

Ensiferum @ MAO:只记得 Petri Lindroos 的 man boobs,看到后面觉得有点倒胃口。暖场的 Faithless 让我感觉进步不少(虽然他们一出场的时候我以为是上海某支新成立的女子交响金属乐队)。头一次看到梦灵,太奇葩了,完全接受不能。

Sun Glitters @ Arkham:Arkham 彻底成为继 Shelter 之后我最讨厌的上海演出场地。肮脏闷湿,每次演出都拖到凌晨以后才开始。S.T.D 几乎每怎么做宣传,于是这支将我领进 Chillwave 大门的音乐人现场只来了寥寥数十人。听了差不多三首我已经体力不支快跌倒了。

wild beast

Wild Beasts @ QSW:

Highlight of the month. 喜欢 Wild Beasts 好几年,也是少数几支没让我听腻的 indie rock 乐队。Hayden Thorpe 有些女性化的嗓音能让人平静,况且现场发挥的也不错。演出中一直在祈祷能听到 Lion's Share,结果 Encore 的最后一首终于唱了。

10 月

Taragara Pyjarama & Feelfreeze @ YYT:

芬兰周,恰好是北京 Carcass 演出开始前一晚。心里有些不高兴。知道 Taragara Pyjarama 也是几年前了,当时还是喜欢 glitchy 的清新小电子时期,现场出奇的好。

Fear Factory @ Midi Festival

高中时期的工业金属启蒙乐队 Fear Factory 和 Static-X 都来了今年的迷笛(后者是只来了 Wayne Static,然后回去之后就死了)。花了很久才到演出场地,看到 FF 时当然是很激动的,但迷笛的许多观众真的很讨厌(发癫、挥旗、乱pogo、洒水和酒)导致演出时不得不分神去躲各种液体,推搡和踩脚。再加上寒冷的天气,也是没听完就走了。

9 月

Jambinai @ House of Vans:终于在现场领教了 Time of Extinction,其他的歌还好,属于很讨西方人喜欢的东方乐队。

Moonface @ 上海交响音乐厅:头一次去上交,除了觉得场地很不错外基本没有印象。钢琴流行小曲实在不是我的菜。

8 月 - Liars @ MAO:Liars 相当赞,无论专辑和现场都无可挑剔。

7 月

Sepultura @ MAO:被朋友 set up a date, 结果到了现场没遇见人,导致演出时三心二意。Sepultura 的阵容已经变得不像样,但毕竟还是 Sepultura 啊。

Rosetta

Rosetta @ YYT:质量极高的现场,被我怂恿而来的朋友也很喜欢。不过那次演出现场不幸招到烂桃花两枚。

6 月 - Hot Chip @ Arkham:困。

5 月

Deafheaven @ YYT:话筒出问题,YYT 实在是扫兴的地方。主唱很像随时要杀人的感觉,据说他们私底下挺放纵的,看完总觉得是个被捧太高然后气数已尽的乐队。

HIM @ Strawberry Festival: 噩梦一样的草莓音乐节(但如果是掏钱去的话估计真的要吐血了)近距离接触了下 HIM,他们最后只演了三首老歌,但也鸡皮疙瘩一地。

Asia Metal Festival @ MAO:还是看到了不错的国内乐队。也头一次看了比较喜欢的北京乐队 Never Before(但态度可以谦虚些么?),但总体是土土的感觉。

4 月

The Black Dahlia Murder @ MAO对 TBDM 的专辑不是特别感冒。但现场强得没话说。主唱也是逗比活宝。

jj @ MAO:一般。这种乐队还是小场地,或者在耳机里偶尔听一下比较动人啊。

Record Store Day @ Uptown Records:老样子。

Baths

White Lies @ MAO:也算是一路看着乐队成长起来的。后期也没有很喜欢,所以现场一般吧。

Bruno Mars @ Mercedes Arena:挺热闹的。但还不及他在 super bowl 上的表演好看。

3 月

Baths @ 390:很喜欢 Baths,他人也很好玩。当天的亮点之一是在穿的品味很糟糕的情况下竟然差点招到好桃花了(后来证明也算是烂桃花),演出结束在门口遇到 Will Wiesenfeld,除了说自己在香港看过他现场之外还顺便嘲笑了他一下,他人非常好。

Washed Out & Baths @ Hangout, Youth Outreach Centre:必须用掉的假期,冲去了香港。Baths 的香港站比上海站好看。场地空气好,屏幕好,音响好,而且香港人比较不爱喧哗。

2 月 - Periphery @ QSW:情人节看最喜欢的 Djent 乐队。那时候刚刚买了把 Ibanez 的吉他,在台上看到三个那么出色的吉他手是很大的享受。烂桃花这件事,我觉得是上天给我开了个很黑色幽默的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