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export1546269755078 copy.jpg

关于我:

现居上海的媒体工作者、翻译,以及环保爱好者。

“白饭神偷”的对决:普乐 vs 名人

和上海人喜爱的糟醉食品一样,在韩国,酱蟹也是老百姓爱吃的下饭小菜,得到了“白饭神偷”的称号。得知在韩国已经营三十多年的普乐酱蟹开到上海之后,虽然不是任何韩剧的粉丝,但也兴致盎然地想一试究竟。毕竟是比炸鸡和啤酒有意思百倍的食物啊。

酱蟹(게장)的原料通常使用未经烹调的生花蟹(或蓝花母蟹),因此必须在专业的店家才吃的放心。生蟹的品质固然重要,而酱油则是灵魂所在。调味料比例大有学问,考究的餐厅会把蟹整只浸泡后捞起,为酱油填料蒸煮后再次放入,耗时耗力,所以多半要加个“祖传”、“秘制”的头衔。

我们先去尝试的是前阵子在大众点评上很火的普乐酱蟹。普乐的名字来自“PRO”,指专业。从宣传的架势到店面招牌来看,应该不是偷梁换柱的山寨版,但口味是否得到了真传呢?

想在普乐订上当周的晚餐极有难度,还有订不到酱蟹的风险,于是我们就定在了工作日的午市(1 点半结束)。普乐酱蟹就开在仙霞路那片有许多日料和韩国料理的地区,找起来很方便。上楼梯时,能看到许多中日韩明星在普乐的合影,当然这其实也不能说明什么。

我们被安排在了一间靠窗的小包房。虽然能隔绝些中间大堂的喧哗,但相邻包房里上海阿姨的讲话声还是能听得一清二楚的。

干坐了许久,感觉已经被服务生彻底遗忘的样子。没有人倒茶送餐具,连菜单也没有。看来这家店服务生忙不过来的情况确实和点评上说的一样。

讨到菜单后单价还还蛮惊人的。通常几十元的海藻饼在这里要卖 100 元,海藻年糕汤 60 元。酱蟹(用的是梭子蟹)的单价是 170 元,蟹子拌饭是 100 元。

点单完毕后,小菜很快就上了,很平庸,没有朝鲜族的特色。淋上了粉红色酱汁的色拉略微让人有些倒胃口,但吃上去倒是清爽的莓果味。事后因为厨师在忙,问了几个中文不太好的小哥都只知道它的韩文名字,说是种蔬菜,而且“对女生特别好”。

象征性的小菜,以人为参考

象征性的小菜,以人为参考

海藻年糕汤无论色面和滋味都比较糟糕,味道很咸。

活章鱼(70 元)上来几本是不动的,用筷子搅一搅才应付似的蠕动两下。配料是精盐和香油,口感像是难嚼的咸橡皮,不推荐。

期待已久的酱蟹终于登场。个头不小,蟹肉扎实饱满,吸收了酱油的鲜美,不咸不腥,嘬起来很有滋味。蟹黄绝对没有图上那样丰腴,但味道确实够香醇,似乎没有白饭就不行。几口下去后还能在喉头久久感到余香,酱料里大量的生蒜绝对有功劳。不习惯重口味的人,两人分享一只足够。

结账时,排在前头的几位每单都是八九百。我朝人民的收入增长指数确实在持续上升。

相比普乐,位于紫藤路的名人地理位置有些偏僻。附近也是集中了好几家韩式料理。虽然乍一看有些冷清,但选择很多,价格也肯定比市中心便宜一些。

既然叫名人就当然要用千松伊的脸垫东西

既然叫名人就当然要用千松伊的脸垫东西

不得不说,去了普乐才真正感觉到名人的好。进了餐厅,可以在敞开式厨房看到朝鲜族的阿姨正忙着处理酱蟹(别问我怎么一眼就看得出她是朝鲜族)。脱去鞋子席地而坐,忍不住发出感叹:“这才像话嘛。”小菜也更像样,完全没有普乐失败的中西合璧感。

偷拍的,拍的不好。鞋子脱了之后灵魂的窗口也虚了,发挥不出真实水平

偷拍的,拍的不好。鞋子脱了之后灵魂的窗口也虚了,发挥不出真实水平

因为价格相对亲民,我们自然也多点了些。服务员手脚快,照顾得到,上菜速度令人满意,这也胜过普乐。

本餐中注定要沦落为配角的大酱汤(38 元)和泡菜饼(38 元)色面和味道都只能说一般。汤里的虾并不新鲜,泡菜饼软塌塌,吃不出重点。都是可有可无的菜。

大酱汤喝起来是它该有的样子,但食材要是更新鲜就好了

大酱汤喝起来是它该有的样子,但食材要是更新鲜就好了

饼类爱好者应该不会太介意他们的泡菜饼

饼类爱好者应该不会太介意他们的泡菜饼

煎黄花鱼的口碑不错,现场也被证实。对于从小熟悉黄鱼各种吃法的上海人来讲算不上惊艳,但外酥里嫩的口感让人一口接一口根本停不下来。毕竟在家要这样均匀地油炸一整条鱼还是很费工夫的,不点太可惜。

全场亮点,literally

全场亮点,literally

名人蟹籽拌饭(58 元),色泽明亮的蛋黄、蟹籽与深色紫菜的搭配令人食指大动。拌饭很考验蟹黄的鲜美程度,名人的只能说还 ok,蟹黄的味道不突出,因此也不会留下什么印象。但考虑到价格比普乐的便宜了快一半也就释怀了。

同样,酱母蟹(120 元)比普乐个头小了一圈,滋味不及普乐浓郁,勉强飘过及格线。附送的米饭不错。

喝着生米酒,大声聊天。名人热呼呼的地板让客人们舍不得走,直至晚上 9、10 点人气有增无减。

这场“白饭神偷”的对决胜负很明显。光就酱蟹来说,普乐绝对胜出。而且,你要是荷包里有闲钱,那普乐肯定看上去上档次些。名人在环境上更有民舍气息,食物算有诚意,结账时看到单子也不会心里暗暗觉得坑爹。

值得一提的是,江南的醉蟹和酱油蟹绝对不输韩国的“白饭神偷”,口味更清爽,多吃几只绝不会腻。普乐和名人两轮后我这个月都不想再吃它们了,但小时候吃宁波的酱油蟹从不会这么快就产生倦意。不过被淡忘的传统美食嘛,只要出现在年轻人热衷的电视剧里,被异国的偶像享用,看上去总是很新奇的。

途尚咖啡(Twosome)

Swa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