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活馆旗舰店(证大喜玛拉雅中心)

上海的文艺卦应该都对《申》报线下的实体店申活馆不陌生。你能在北京西路、瑞欧百货、新天地和大上海时代广场见到以不同形式存在着的它们。最近,申活馆在芳甸路上证大喜玛拉雅中心里,颇具规模的旗舰店开张了——结合书店、咖啡馆、工作坊、摄影棚、花店、设计品牌零售店,还有文艺卦可能不太关心的儿童区为一体。概念很大,野心不小,他们打算用这超过 1,000 平方米的空间来“重新定义实体店”。想同时把几件事做好的人会不会什么都没做好?我们打算看看新开的申活馆是不是高估了自己的实力。

虽然有影院、展馆、舞台、餐厅,以及起着“无极场”这种很玄幻的名字的精品店,去往证大喜玛拉雅中心的路上还是有些让人兴奋不起来。不仅体感比市区冷了些,整个场馆和半年前来时一样空荡荡,几乎 80%的商铺都正式营业。新开的申活馆是 B2 唯一特别亮堂的地方,大概是因为门口放满了书的原因。走进店内,觉得大体格局和嘉里中心的现代书店接近。书的选择也是走类似路线:国内畅销书、进口畅销书、时装设计书、国内外主流杂志。书们基本是按属性而非严格意义上的类别而陈列的。所以你也或许能在 J.J Abrams 的《S.》、印第安女作家的历史小说旁边见到 One Direction 的写真自传。

如果你喜欢读被改编成电影后再版的小说,这里的选择很多,也很新。《帕丁顿熊》、《坚不可摧》、《危险藏匿》,连大烂片《第七子》也没落下。一旁的则是贾雷德·戴蒙德的历史研究著作《枪炮、病菌与钢铁》,虽然也是畅销书,但放在一块仍然很怪。或许是开张不久,希望之后他们在书的分类上能有改进吧。

值得一提的是,书店每隔一阵会邀请文化名人来推荐书单。这就是为什么门口会摆了好几排陈丹燕本人和她推荐的旅行书了。

和其他申活馆相同,书店以“镜子与窗”为名,也有喝咖啡的地方。价格和许多连锁店相似,美式是 22/26/29 元。茶的价格是 35 元,起着诸如“高山荞麦绿茶”、“魔幻情人茶”(枸杞和玫瑰)、“梦幻仙境茶“(大枣、枸杞、桂圆、正山小种)等乍一看不知其所以然的名字,但至少比川宁茶包有诚意。他们也做芝士蛋糕(35 元),种类和茶一样多,名字也一样长。我去的时候几乎被“洗劫”一空,似乎挺受欢迎。这是他们的巧克力核桃蛋糕,味道不错。餐具是 PROGREEN 的竹炭陶盘子(168 -288 元),从鸽子茶勺(120 元),到咖啡桌、吊灯,都来自设计师品牌,是可以在店里直接购买的。

除了喝咖啡的座位,附近可以坐下看书的地方很多。往里走,便相继是 OSHADAI 的围巾定制铺,出售箱包、文具、手作和家具产品的店铺。类似的店在上海,例如 K11 或 M50,已经多到不胜枚举,卖的东西主要是北欧或日系风格,价格也不是普通民众会说买就买的。

我在纸匠体验了一下凸版印刷,本想印个细巧秀气的“清明”,不料默认的是“Happy Birthday with Love”。这些小型的工作坊/品牌都配备了两位甚至更多工作人员,态度都非常友好。

附近的活字印刷更受青睐,体力和时间消耗会更多一些。

皮革工坊的号召力也很强,学员依旧多是女生。不过做的并不是《五十度灰》里的皮具,她们都颇有耐心地慢慢打磨着贴上了真树叶的皮革装饰。

同样让女生们聚精会神的还有 Moss Vita(香窖)的“自定义香氛体验”。主讲人是香薰空间设计师,也是品牌创始人铃木一聪先生,配有美女翻译。听工作人员说他会每个月来授课。如果想听的话,可以去店里咨询。香窖的空间差不多只能容纳十来个人,中间是调香台,两边是咨询台和几排蓝瓶复方香熏油。

比印刷和熏香工作坊空间大了一倍多的,是举办沙龙的教室。能看到制作陶艺的桌台,一墙的葡萄酒,以及成套的烘烤设备和厨具。这里葡萄酒的售价基本是 368 元,也有 458 的(霍克山赤霞珠干红葡萄酒 2012)和 588 元的(思露庄园起泡葡萄酒)。照片中是当日的品鉴会。

除了上面提到的这些,其余的摄影棚、儿童区和花店(提供插花体验)会偏向有孩子的中产家庭,或者说,住在附近嘉里城的居民们。好在这些区域离书店有点距离,儿童区也有几位小姐姐帮忙照看小孩。

这家店开了之后,想要在证大喜玛拉雅度过一个愉快的下午变得容易许多。他们的宣传手册上写:“手机屏幕占据大多数的注意力时,我们相信,人与人,更需要面对面的温热。”我不想显得自己很消极悲观,但当天在馆里看到的景象大多是这样的:几对朋友面对面坐在咖啡桌前,双双闷头看手机;学员在听讲师介绍葡萄酒时,也只顾盯着手机;甚至在需要动手的粘土、皮革工作坊,手机也都放在手边不远处。在生活被手机入侵的境况下,改变大多数人的习惯并不容易,不过我们至少还有美好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