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export1546269755078 copy.jpg

关于我:

现居上海的媒体工作者、翻译,以及环保爱好者。

Killswitch Engage w/ Dreamshade, Noctiferia

image.jpg

都忘记上次 bangover 是什么时候。老实说 Killswitch (或任何核类)是现在这个年纪再不愿意花 300+ 去看的现场。乐队往往平庸,来得观众也很稀奇古怪——比如穿得像无家可归者的中老年男子,或者穿着 Papa Roach T 恤的中东男子,跳水的中国男生除了抱主唱之外还亲他一口……但这次和 Dreamshade 的组合,真的很值票价(说得好像自己花钱买票了一样……)

第一个乐队是斯洛文尼亚的工业金属 Noctiferia,还不错听,很 groovy。歌词有点蠢蠢的,但敢在这片土地上高唱民主的乐队都是好乐队(笑)。主场新造型比原先帅很多。

堕天不知道来这里干嘛,大概算是演出的尿点吧。原本觉得在国内还算 OK 的乐队,昨天夹在 Noctiferia 和 Dreamshade 中间看起来简直弱爆了。而且还很装逼,一看就是平时听太多 sumeriancore 并把那些乐队视为世界上最酷的乐队。没怎么在意他们的表演,什么梦想不梦想的,完全不关心。

A video posted by QJ (@manyjins) on

所以害得 Dreamshade 匆匆结束,大家都在喊“one more song”的时候真的好遗憾。

之前听评价很高的《The Gift of Life》觉得键盘和旋律很娘炮流朋,没想到现场还是被打动到了。超级 uplifting 的氛围,回家后又撸了一遍。

 

 

 

 

 

 

 

 

A video posted by QJ (@manyjins) on

 

Killswitch 演了很长的 set, 可能超过一小时了吧。覆盖几乎所有的专辑,经典的几首,特别是《As Daylight Dies》这张,都演了。我对两任主唱都没有情节,所以也没有任何意见。金属乐队(还有走 heavy 路线的电子)有一点太明显了,绝对比小清新或者独立摇滚明显,就是大牌的气场……可能是调音更好,可能是编曲更成熟,或者乐手的表演能力,可能是灯光……听上去像是废话,但 Killswitch 上来之后整个场子都被点燃了(well, 除了站在我前面不停刷朋友圈的那个无动于衷的女人),好像所有的肾上腺素都在等这一刻爆发。吉他手 Adam Dutkiewicz 那天全天都食物中毒(希望不是中餐吃坏的),但在台上还是神采奕奕。我原先都很忽视他们的 riffs,听过现场之后才意识到自己错过了好东西。

到后面跳水的人越来越多,有点烦。

大概也只有金属大牌的现场才能同时看到高中同学和大学同学了,大多数都是中国人(遇到好多粗鲁的男生),女厕所依旧不用等位。

 

主打「生机饮食」的陕西南路新店 Sprout Lifestyle Café

如何解决 WPKG 重定向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