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export1546269755078 copy.jpg

关于我:

现居上海的媒体工作者、翻译,以及环保爱好者。

王郁洋:今夜我为何物

《奇点》

《奇点》

「王郁洋:今夜我为何物」的介绍里这么写:「龙美术馆(西岸馆)三层超过 3500 平米展厅将展出王郁洋的雕塑、装置、绘画及行为作品。此次展览是龙美术馆开馆以来最大规模的艺术家个展」。如果你冲着「大规模」三个字去应该会有些失望:地下一层没有完全开放,大型艺术装置并没有很多件,行为作品其实是视频作品。

不过,王郁洋的风格确实如简介里形容的那样「诡异多变」,油画和雕塑很难想象出自同一个人之手。他那些运用新媒体的数字作品有的夸张诡异,有的则非常内敛含蓄。进门就可以看到的圆形蹦床是作品《日出》,展示一根发光灯管从中间反复弹起降落,期间转换不同角度。但你看不到。根据现场保安人员所说,因为这装置「声音太大,而且会弹到人」所以被关了。

其他较大型的艺术装置有《四分之一(节气)》和《奇点》。前者是用一棵枝繁叶茂却没有根的树「扛起」的不规则雕塑。和王郁洋许多其他的雕塑作品一样,采用了不锈钢、铜、树胶等不同材料。后者是用 488 个小轮子控制的灯头所组合起来的圆形,灯也是以没有规律的方向和速度转动,可以看到里面密密麻麻的电线——光和电,也是贯穿这次展览的共同线索。

《嘴》和《呼吸》系列很有幽默感。两者都是为没有生命的物体赋予了生物的特征。《嘴》带有感应系统,当你接近时,逼真的嘴巴会喷出水来。这让许多观众都愿意驻足停留,等它朝自己吐口水——而忘了这动作本来的侮辱性;《呼吸》系列使用小型马达让物体上下起伏,其中一间《财务办公室》里有多大 170 件会「呼吸」的物体。

shu.gif

回到主题,与此同名的《今夜我为何物》是隐藏在一片阴影中,同时也被黑色全部覆盖的「登月残骸」,绕过和真人般高大的宇航员后可以注意到一个小型显示器,一束火苗在上面摇曳着,给总体阴郁的基调带来些许希望。其实这件作品用到的材料来自他更早期的作品《再造登月》——将阿姆斯特朗登月的影像与其仿制品同时播放着,共享同样的录音造成了后者是前者再现的假象。虽然花费了王郁洋两年时间完成,但简介里「难于分辨究竟哪一边才是艺术家精心炮制的赝品」未免有些太自欺欺人。

同样以月亮为主题的《尘归尘》占据了一个房间的面积,中间圆形浅池中映出的影像是高倍电子显微镜下月石的尘埃。图像与水流的运动方向相反,因此互相抵消,产生了运动与静止同时存在的幻觉,很迷人。

总之,比较出跳的作品主要就是以上几件。除了一进门的作品并不算是作品的遗憾以外,寄包寄水的强制规定在这个天气也有点不人性化。不过,对于 50 元的票价来说可以更糟——喜玛拉雅美术馆正在展出的《设计:为了爱犬》就是个例子,估计只有狂热的爱犬人士才会花 100 元跑那么远去看狗窝。

IT IS DIFFICULT | Alfredo Jaar 讲座记录

易元堂和暖光计划

易元堂和暖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