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 life of the worlds is a roaring river, but Earth’s is a pond and a backwater.

– The sign of doom is written on your brows – how long will ye kick against the pin-pricks?

– But there is one conquest and one crown, one redemption and one solution.

– Know yourselves – be infertile and let the earth be silent after ye.”

台北行(上)

台北市树

台北市树

  • 临行前

去年同事 K 移居台北,临走前约定去台湾找她一起过圣诞。我事先就听说台湾签证不方便,更何况十一刚放完假没有心思考虑下一次的旅行,于是硬是磨蹭到十一月才开始准备材料。

去趟台湾比去香港麻烦百倍,资产证明比申根签证要求都高。不过这世界上没有什么劳动力是钱买不到的。在出入境管理局办好大通证(大概几个工作日),然后再在淘宝上买了不需要紧急联系人和资产证明的签证(一份让你自己彩打的 pdf)。总算在临行前两周左右将“两证一签”准备齐全。整个折腾的过程让所谓“一个中国”的说法显得异常可笑。

根据以往经验,旅行功课对于像我这样的路盲基本没有认真作的必要,于是就没有安排行程。巧的是,12 月中旬在机缘巧合下,偶然结识了一位台湾来的交换生 A。A 是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的知识分子,聊了两句得知我即将要去台湾,马上拿起笔在 A4 纸上刷刷为我写下“旅游指南”,外加口头详细讲解——台湾人的热情友善真的没话说。

恰好在那天他也要去看 Perfume Genius。我原本和他约好在场地见,没想到狗屎运在面馆遇到 Mike 本人。赶忙联系 A 来围观,并且用我的厚脸皮要到合影的机会。演出结束后又与 A 聊了好一会儿,在去台湾前又面基一次,看了《师父》(出奇得好看)。A 还在那阵子为我介绍了两位台北的同学 H 和 C,分别会带我去台北不同的地方转转。另外,要不是 A 消息灵通记忆过人,我可能会错过改变我人生的一场演唱会。这样的经历让我觉得自己很幸运,甚至还有些不知所措。

出发时在机场瞟见一对夫妻,大包小包拿着大通证准备值机,被告知没有入台签证不可以入境。悲剧。

  • 抵达

到了松山机场,开始体会到为什么之前去过的朋友对台湾的印象一般,还有人觉得台湾有些地方“像停留在八十年代”——因为房屋看上去陈旧,也没有鳞次栉比的大厦,简单的说就是不 fancy 咯。可我遇到的机场员工都专业友善,排队的人井然有序不会大声喧哗;台北的公共设施整体都维护得当,洗手间——我个人觉得是一个城市文明程度的最直接表现——不仅在每个捷运站都有,而且卫生都做得很好;路盲时被我骚扰的台北民众全都会尽力帮助我——台北据说还不算是台湾最热情的城市……这些大陆都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赶得上。

我是到了台北几天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那里的地名许多都是围绕八德来取的:忠孝、仁爱、信义、和平。虽然与上海共享了复兴x路,宁波路、中山x路这样的路名,这用来提醒后人的“八德”在上海几乎也是找不到的。


- 华山 1914 文化创意园区

住的顶尚饭店离华山创意园区很近,一路从忠孝新生站走过来能看到许多涂鸦。还有在新生高架桥下打篮球、滑滑板的少年(空气会不会不好?)。不过那里主要是售卖电子产品的商户,所以吃的比较少。第一次见到 Android 实体店,很不争气地瞠目结舌了一会。

华山创意园不大,但包含了光点华山影院,Legacy Livehouse,数个展览馆、餐厅和创意小店。如果不看展或电影,也可逛上两小时。商业氛围确实很浓厚,价格也偏贵,很遗憾自己去时华山已经是这样的了。十二月还有伊藤润二的 VR 展,但自己太懒最终没安排时间去,有点小可惜。而走的时候又与即将开始的《星球大战:原力觉醒》电影特展失之交臂,也是让我扼腕不已。

周五回饭店的路上,可以看到许多年轻人随意地坐着,聚在一起聊天谈笑,有的在跳舞。这种放松的状态,我觉得很少在上海的年轻人身上看到。


- 西门町

抵达台湾的当晚就和 K 碰面一起逛了西门町——“台北的原宿”。尽管人流量很多,一路上却都没有任何擦碰。西门町有非常国际化的部分,也有非常接地气的部分——也是我觉得最有意思的。不过我们逛的时候买到的小吃都不怎么样。

把竖琴搬过来也是蛮厉害的

把竖琴搬过来也是蛮厉害的

佳佳唱片店,外层是可怕的港台日韩流行,里面有不少欧西独立摇滚、金属专辑。

佳佳唱片店,外层是可怕的港台日韩流行,里面有不少欧西独立摇滚、金属专辑。

貌似是很潮的咖啡厅/酒吧连锁 Woolloomooloo

貌似是很潮的咖啡厅/酒吧连锁 Woolloomooloo


- 影院:信义威秀影城 + 大直美丽华

大直美丽华的 IMAX 厅

大直美丽华的 IMAX 厅

星战一刷是在信义威秀的中等厅看的 2D,电影票折合人民币大概五六十,屏幕上的花纹都看得出来,差评。后在大直美丽华二刷,并且看了 In the Heart of the Sea,颇为满意。影迷的素质么我就不再感叹有多好了。美丽华从我的饭店过去挺远,不过周边都是有餐饮区域的大商厦,用来安排一天看电影还蛮不错的。


- 圆山公园

H 先带我逛了圆山公园和台北市立美术馆,貌似台湾年轻人对花博会的感想就像上海人对世博的一样:面子工程。不过他们的花博公园区域却比我们的世博区域热闹得多,每周都有市集。

北美馆的《爱丽丝的兔子洞》挺一般。其中有个作品让我们苦等了至少半小时。不过这里的门票只要 30 元台币,相当于人民币 6 元。想到国内类似含行为艺术和大型装置的展动辄 50 元、100 元,真的……

H 同学很厉害地创办了 Smells of Taipei ,以气味作为了解台北的线索,非常酷的项目。

后来我们去了中正纪念堂附近的 MAJI 市集,以及南门市场。前者是相当 hipster 的性冷淡乌托邦小市集+餐厅,后者则是主营南北货、名产、熟食。我也是走马观花了一下,值得带父母过来好好逛。


- 忠正纪念堂

先后在晚上和白天来到忠正纪念堂。

12 月 26 日晚,上万人聚集在忠正纪念堂前的自由广场参加闪灵乐队的演唱会,为主唱 Freddy 林昶佐竞选立委加油打气(他恰好抽到了中正万华区的 6 号,金属礼)。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参加与政治有关的活动,也是我有生以来最难忘的一次经历。接下来的描述可能听上去会很矫情请自备避雷针。

身边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对台独的看法。并不是想夸耀自己思维开放,如果你和我一样也曾被剥夺过 facebook, youtube, twitter, google..的使用权力,而且恰逢青少年时期,我想很难不形成些许愤青的脾气。我对中国的感情也是从那时开始疏离。更何况自己获取资讯的途径是外媒为主、国内媒体为辅,所以,任何对剥夺自由的行为都让我深恶痛绝,对于被剥夺的人更有同理心。

在参加这场演唱会前,我并没有如此深切地感受到有那么多年轻人都支持台湾独立。他们对政治的关心,对时局的理解,对本国的骄傲……整个意识形态,都和中国人太不一样。如果说一样的语言,有着相同的肤色就要成为一个国家,那澳大利亚是不是要算英国的?台湾的政治人物也与我们的太不一样。他们说话的方式更真实,而不是双眼无神只会打官腔的傀儡(可能也有,但至少在最前线的不是)。Freddy 在台上开玩笑,说为他站台的苏贞昌是“死腔之王”,可以在他当选后做闪灵主唱。台北市长柯文哲也在临近末尾出现。大家纷纷怂恿他翻唱闪灵,柯文哲当然驾驭不能,只能献上一首台湾“国歌”《爱拼才会赢》。期间还忘词,真的有点可爱。Freddy 在演出时放话:“如果当选,明年就在立法院办演唱会!”看到这些人为争取自由的满腔热情,人要多铁石心肠才不会为之感到动容?

大合唱 作伙向前冲

大合唱 作伙向前冲

闪灵的旋律本来就燃,况且用台语演唱,几度让我对着歌词流出泪来,情绪比周围的台湾人还激动。演唱会间隙,年轻人不断高喊着“林昶佐!冻蒜!(当选)”,冥纸满天飞。以及“国民党不倒!台湾不会好!”。还有老外用英文大喊中国的坏话(这个就不酷了)。下图是参加演唱会的年轻人集体对着(中正纪念堂里的)蒋中正比中指。

《特写:从“闪灵”演唱会看台湾新政党的冒起》非常详尽地谈了谈这次闪灵演唱会对于台湾的特殊意义。大半个月后,对自己有幸见证了这历史性的一刻仍然觉得难以置信。今天,得知 Freddy 竞选成功,蔡英文成为台湾有史以来第一位女总统,真的非常为支持他们的台湾同胞感到高兴。

参加完演出当晚,感慨万千的我在豆瓣上发了一些现场照片,很快就被貌似是有图像识别功能的神奇豆瓣管理员悄无声息地删除了,没有任何豆油通知。这真的是很讽刺的一件事。

一些现场片段:

Supreme Pain for the Tyrant: https://goo.gl/photos/uTmFznpQEBETNqkp7 https://goo.gl/photos/xCkiUBoKGhAY2Ehz6

Takao: https://goo.gl/photos/nLAdHPHUd7qnSRuh7 https://goo.gl/photos/9fDioh4Tuyp6pb728

爱拼才会赢 https://goo.gl/photos/hovP6DY8H371pLTT9

作伙向前冲 https://goo.gl/photos/Ki2tLpSnQJgEuimR8

 

 

 

台北行(下)

2015 年演出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