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the_Hoola_van_Nooten48.jpg

关于我:

现居上海的媒体工作者、翻译,以及环保爱好者。

Euroblast 2016

第一支看到的乐队 VERDERVER

第一支看到的乐队 VERDERVER

十月又去了 Euroblast,和去年一样充满美好回忆(也伴随一些自尊的丢失)。觉得已经被套牢了。今年阵容比去年相比更“潮核”了一点,压轴大牌几乎都是 Sumeriancore。虽然已经有些时日不怎么关注,但看到 Veil of Maya, Born of Osiris, Betraying the Martyrs 的时候还是感触良多,觉得自己突然年轻好几岁。

因为这篇观后感被我拖太久,所以只能挑印象比较深刻的来写。不能像去年那样每支都啰两句了——或许对读的人来说是好事。

我想今年 Euroblast 让我觉得最棒的几支团,应该是 Intronaut,Shining,Ne Obliviscaris 和 Black Crown Initiate。Introunaut 去年那张真的让我觉得绚丽夺目惊为天人,即便如此也还是没料到他们的现场会这么这么好。乐队演了很多新专辑里的歌,开场曲就是 Fast Worms。整个过程(或者说是旅程)迷幻到不行,忍不住盯住贝斯手大叔看了好久。他们的音乐可以在旋律和前卫之间轻松摇摆,段落可以一再重复,但会让我希望他们就一直这么重复这么循环演下去,不要停。

Shinning 只有疯狂和炸裂这两个词来形容了。这种乐队是如果你觉得他们的专辑好听,那现场一定是要去体验的。没有借口。

演完被意外砸中了 set list 

演完被意外砸中了 set list 

Ne Obliviscaris 之前来过内地,专辑我象征性地撸过,但也觉得是现场比专辑更强。有给他们音乐里的力量和美感加分。不光是乐器编排和演唱,还有整个台风,两个主唱的身材和外形!啧啧。

Black Crown Initiate 原本被安排在副舞台演,因为 Heart of a Coward 出了交通状况没能来(哭)被换到了主舞台。我本来就没搞明白为什么这么火的乐队会安排在小舞台,所以也算是塞翁失马吧。他们的气场是体育馆级别的,小场地太委屈他们了。那天散场后在门口和 Andy Thomas 小聊了两下,有幸近距离观赏了他气度非凡的胡子。超友善放松的小叔。

另外的惊喜还有 Verderver,Aliases,Port Noir,Ayahuasca,Skyharbor 和 Humanity's Last Breath。 Verderver 是结合了硬核、死核、前卫和电子舞曲的一支德国小团,音乐在欧洲来说不算是有多大的新意吧,但现场非常来劲。感觉得到他们在享受表演的乐趣。因为演的时候是音乐节第一天的下午,所以副舞台没什么人。我和朋友站在舞台前看他们,主唱就在我们前后左右这么走来走去跳来跳去。之后几天看到这个主唱(卸了妆但还是很好认)都会打个招呼。Euroblast 最后一天主唱还跟我说他记得我是因为演出时我是唯一个从头看到尾的人,蛮有自嘲精神的。

Aliases 我只听过他们的 Derangeable,挺喜欢。女吉他手和贝斯手很抢镜,超过了主唱的风头,觉得他们和预期想的不同主要是因为乐队在台上还挺欢乐的,和专辑给我的印象大不一样。

第一天因为没搞清楚时间表,以为 Animals As Leaders 是和 Sithu Aye 同一时段演——于是晚上果断没去副舞台,于是错过了二次元前卫小哥,于是之后两天都后悔得要命——老司机后来告诉我,就算有乐队临时取消,Euroblast 也不会让主副舞台的 set 完全重叠的。

好在那晚见到了 Port Noir——我非常喜欢他们今年的专辑。尚佳的现场(三个成员还特地换了比较正式的着装),惊人的爆发力,让我很希望能看他们在大舞台上的表现。

第二天下午看的第一支乐队 Ayahuasca 之前完全没听说过,本地的朋友说一定要看,所以期望值已经设得很高了。实验死金,可能是因为加了原始部落感的打击乐,所以一上场就气势不凡。听说他们不久就会出全长,讲不定名气很快会更响。

从 Ayahuasca 的老式切换到之后出场的 Novelists 的新潮还蛮不习惯。我对他们的去年那张专辑感觉挺一般的,但现场很不错,就是很流行化,旋律很抓耳,很能让人跟着跳啊跳的前卫金属核。主唱可爱的小卷发以及修长的身材对舞台表现也很有帮助。不知道为什么对他们的原本的印象是一支有点流氓腔的法国团,后来看了采访发现主唱还挺话痨挺平易近人的。

Skyharbor 让我惊讶的倒不是音乐,而是主唱 Eric Emery 的嗓子。和他的外形实在反差太大。空灵轻盈,虽然音准有点欠缺,但气息掌控很出色,高低音切换得那叫一个游刃有余。音乐的话对我来说可能有点太平了,所以应该不会经常听,不过,如果能有机会再看一次现场我肯定会去,就光冲着主唱的嗓子。

那天因为想看评价很高的 VOLA 外加又饿又腿疼就一直逗留在主舞台区域。其实还因为某人喝汤的速度实在很慢。结果是我依然不太能欣赏 VOLA,同时又没来得及看全 Ghost Iris,蛮遗憾的。不过至少腿能歇一下。今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穿了底太薄的鞋(或者真的老迈了),整个三天脚都很痛。

Euroblast 每年都会搞些场外节目,今年是 VOLA 的不插电

Euroblast 每年都会搞些场外节目,今年是 VOLA 的不插电

说到唱功,Dead Letter Circus 就有些让我小失望,也或许是之前太过于期待了。几首喜欢的歌都有演,可主唱的声音完全没法把歌撑起来。

Humanity's Last Breath 大概是最被让我低估的,本来以为是很普通的死核。没想到并不普通。现场真的是重—到—爆。我很久没听到这么动态多变这么肮脏销魂的 breakdown 了,整个 set 只有 brutal as fuck 来形容。再一次,他们的专辑可能不会让人感到太惊艳,但这支团的现场真的令人瞠目结舌。返回哥本哈根的时候还在机场看到乐团一行。在他们路过时很快打了个招呼并表示了仰慕之情。吉他手微笑了下说了句“真棒!”就甩着大长金发飘走了。他或许觉得跟这个头发油腻手上都是薯片残渣的女人实在没有多说两句的必要。

Animals As Leaders 就真的是值得大家的追捧和厚爱。看完现场会让你更加喜欢他们的专辑,像开窍了一样,但不至于好到给专辑增加了一层维度。Tosin Abasi 演奏时那轻松自得的样真的是会让你既崇拜又产生强烈的自卑情绪。不过,今年 Euroblast 让我反感的一点也是在 AaL 演的第一天尤为突出。摄影师太他妈多了。由于老迈的我现在看金属演出已经不站在正中间,所以能站在前排的时候就尽量会去前排——这时候走来走去一大波的摄影师/录像师就很让人分心,更别提那些跑上台的。于是 AaL 演到一半我就滚到最后面去了。

后面两天的压轴,像 Veil of Maya, Volumes, BtM, BoO,给我的感觉就是大家图个爽快和开心。Volumes 尤其活宝,演了一半会大喊一句“FUCK DONALD TRUMP!” 什么的;BtM 主唱的大长腿我也是心仪了很久,演了我 2014 的 guilty pleasure 金曲"Let it Go"——大概是整个 set 最让我开心的时刻。而比较伤感的,则是 BoO 演"Follow the Signs",六七年前自己正是最投入死核的时候,他们的 The Discovery 是那时的经典。没想到在自己热情退却的时候才看到了他们,而且乐队阵容也不是最棒时候的阵容了。更伤感的是 Enslaved,今年是他们的二十五周年,但这支团放在今年的阵容里有点不搭调——观众相对惨淡。委屈他们了(虽然我也是在门口看的咩嘿嘿)。


其他琐碎……

今年 Euroblast 搭了个 Basick 的帐篷,卖黑胶和周边。除了外面的主周边售卖点,主舞台场内还有 Sumerian 厂牌自己搭的小卖部。衣服往往不怎么好看且不怎么便宜。

今年 Euroblast 搭了个 Basick 的帐篷,卖黑胶和周边。除了外面的主周边售卖点,主舞台场内还有 Sumerian 厂牌自己搭的小卖部。衣服往往不怎么好看且不怎么便宜。

吃的……

因为他们只有一个地方卖素食,我第二天的时候就偷偷放了根水果&坚果能量棒,结果查包的时候被发现了,但门口的小姐给我使了个眼色,还是让我带进去了。第三天我得寸进尺,自以为是地把一包坚果&水果干藏在夹克里,结果还是被发现了!丢了祖国的脸!不过演出结束还是还给我了。这就是我在 Euroblast 丢失了一部分自尊的故事。

因为他们只有一个地方卖素食,我第二天的时候就偷偷放了根水果&坚果能量棒,结果查包的时候被发现了,但门口的小姐给我使了个眼色,还是让我带进去了。第三天我得寸进尺,自以为是地把一包坚果&水果干藏在夹克里,结果还是被发现了!丢了祖国的脸!不过演出结束还是还给我了。这就是我在 Euroblast 丢失了一部分自尊的故事。

2016 年最爱专辑

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Wa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