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export1546269755078 copy.jpg

关于我:

现居上海的媒体工作者、翻译,以及环保爱好者。

在 Download 音乐节的八小时

距离今年的 Download 已经过去了快两个月。如果再不回顾之后能记得清的就更少了。

去之前曾试图在网上找中文的 Download 音乐节攻略或体验,似乎不多。于是心里就一直抱着回来后造福网友的使命(幻想)。但其实真的没什么资格说自己接下来写的能有多少参考意义。第一,我只去了最后一天;第二,我只去了八个小时。第三,没人付我稿费所以会很有多无聊的故事情节(所以你要是真的需要干货就只能硬着头皮读完)。

好吧,算上坐在 Download 班车里的时间,九个小时。

因为前一天想看 Field Day,所以是从伦敦出发的。而由于是周日,到德比最早也要中午十二点半多——Amon Amarth 差不多在那时候上场。以至于路途都在焦虑、计算乐队上场时间、祈祷中度过。做人真的不能太贪婪。

从国王十字火车站到上列车,一路就看到好几个穿 Iron Maiden T 恤的大叔,也给自己吃颗定心丸(因为本人方向感实在无以伦比的差)。后来看到邻座的金属党纷纷从 East Midlands 站下车,心里忍不住有点小慌张。即便知道自己的终点是德比火车站。

Download 的所在地 Donington Park 是挺偏的地方,他们在两个火车站安排了班车。我之所以选德比是因为官网班车时间表上德比的末班车更晚些——可最后演出结束都没超过十二点,所以完全多虑了。

比较悲剧的是,因为我可怕的读地图能力,到了德比后又浪费了一个多小时在雨中找酒店。其实离火车站步行二十分钟左右就有不少住宿的选择。等返回火车站,坐上班车的时候脸色应该和当时的天气一样阴沉。班车并不是免费的:10 磅!来回!其实就顶多十几分钟的路,却由于交通拥挤而变为三十多分钟。期间好多人都干脆下车走过去了——建议还是忍耐下,因为真的会走死。

不过一看到班车上的金属党顿时就让我找到了些归属感。虽然大家脚上沾满泥头发也乱糟糟的(车厢完全不臭,只有泥土的味道)。期间,图中那个把卫衣帽子戴起来的小哥头顶着椅背,打起了质量很高的瞌睡。坐在他前排的朋友慢慢地把他的帽子收紧——小哥没醒。然后再把绳子一圈圈缠在椅背上——小哥还是没醒。整节车厢的人都一边看好戏一遍窃笑。直到车子中途颠簸了一下,小哥才醒来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他一边努力解绳子,一边小声骂前排的朋友,竖了个中指,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这段小插曲让漫长的路程稍稍不那么煎熬了。

车开了二十多分钟,我因为要节约电量不能看手机。无聊焦虑之下就忍不住问旁边的人:请问这车要开多久啊?然后他就把我上文提到的那句话讲了一下,接着继续滑他的手机,点来点去。我就说:嘿你这手机是不是 Galaxy S6 Edge 呀。小哥立即就来了兴致,让我把玩了一下他的手机。我也把我的 Nexus 6p 给他把玩了一下。于是我们就这样攀谈上了。小哥是波兰人(波兰真的好多金属党啊),叫彼得,这次和很多人一样是特地来看铁娘子的。彼得在为亚马逊工作,所以能用较少的银子买到手机。等我们聊完了手机,话题很快就自然地回归到金属乐上。在他给我安利了五分钟的 Apocalyptica 后,我们到达了目的地。 

可下了车还要在烂泥地里走上个十分钟!要先穿过停车场,四周是一大片搭帐篷的区域。

我说,这地可真够难走的啊。彼得说,等到了里面会更难走。

由于没收到门票(干货:建议至少提前两个月买门票),我不得不到离入口最近的售票厅去取。大门紧闭!志愿者也一脸茫然(话说 Download 的志愿者靠谱程度实在一般),问了两个不同的人得到了两个不同的答案,问了第三个看上去像是个高级志愿者的人,把我指引到主售票厅。在那遇到几个中国留学生姑娘(题图上的),蹭了根烟。姑娘和我说,啊你的靴子肯定不行,到时候拔都拔不出来!

拿完票,我像慢动作溜冰一样缓慢滑行到了主场地。天啊,人山人海。作为看惯了人山人海的中国人,我没料到一个金属音乐节竟然会让我发出这样的感叹。

对了,去 Download 之前我和在 Euroblast 认识的史蒂夫约好了碰面。但早上发消息给他却迟迟没有回应。所以当我和彼得分别去取票的时候,心里还是有点小失落的。眼前的景象更使我感到些微的恐惧和不知所措。门口没有地图可以拿——后来得知他们的音乐节小册子要 10 磅!而泥地虽然没有中国妞说的这么夸张,可确实是生平头一回在音乐节上如此担心身体的安危。当时就一直在想,我肯定会摔跤肯定会摔跤……

因为白痴到音乐节地图都看不懂,又很担心一旦走错又要花好多时间返回。我就问了一个小男孩 Maverick Stage 在哪里。男孩挺友善的,指向不远处说:“你看到那个有两个奶头的蓝帐篷了吗?那个就是了。”于是,我龟速走向那个有两个奶头的蓝帐篷,远远就看到 LED 屏幕上滚动着一行字:“Maverick Stage 的 Ghost 演出因病取消。”整个人从头冷到脚。因为我这次来 Download 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看他们啊!(之后得知是  Papa Emeritus II 生病了,呜。)

迷路,联系不上史蒂夫,五英寸厚的烂泥,花了九磅买烟但没地方买火机……再加上 Ghost 的取消,心情低落到谷底。在 Maverick Stage 帐篷外面听了 Tremonti 的几首歌,太电台金属了,没能让心情好起来。“等他们结束,我要好好看 Electric Wizard。”心里这么想着,趁着人群散开,走到了比较靠前的位置。

已经很靠前了……

已经很靠前了……

等我停下脚步,不知什么原因注意到身旁几个喝酒说笑的苏格兰男人。定睛一看,在我身旁的竟然是史蒂夫!

我们互相都觉得超级不可思议。音乐节有八万五千人,这个帐篷里至少也有几百人!史蒂夫解释说,他因为露营的时候不小心把手机泡水里了,所以没法联系我。是 Electric Wizard 让我们重聚,是好的音乐品味让我们聚在了一起!说完我们又熊抱了一下,实在太开心了。(我也暗自确定了他不是有意避开我。)史蒂夫向他的朋友们介绍,说我一个人来的。他的朋友说,真的吗?没关系,我们领养你!于是我就被他们领养了。Electric Wizard 演了三十多分钟,差不多三首歌吧……很销魂。

由于 Ghost 临时取消没有替补,我们就到外面听了会儿 Nightwish。走到主舞台是不可能的,但 Arena 的功放够大声。听着高中时候的 Nightwish 金曲,大家说说笑笑,我的忧愁也烟消云散(话说 Youtube 上有段 Download 的视频挺火的,有人录下了一个男人在音乐节上跟着 Nightwish 的歌在泥地里跳完足足整首的精彩画面,超级好笑)。

史蒂夫和我抱怨了露营的艰难险阻,什么洗个热水澡要二十磅手机充电买卡要十磅,听上去很坑爹。

接着我们就折回 Maverick Stage 看 Gojira 了。GOJIRA!!!那时候 Magma 还没泄,先行单曲 Stranded 一出来我一下子就觉得九十多磅的门票值了!Silvera!值了值了。看不到 Ghost 也值了!Gojira 太酷了,炸裂!能在现场看 L'Enfant Sauvage 真的是美梦成真。看完 Gojira,就去了附近的 Dogtooth Stage 看 Napalm Death。Barney 看上去一点都没老。我跟着他一起摇头晃脑,之前因为缺乏运动而导致的脖子僵硬也因此恢复了。

Download 最棒的舞台效果是每天的压轴乐队。史蒂夫和我说战车的现场效果简直酷呆了(胸前的喷火管,带火焰的钢筋翅膀什么的)。铁娘子这次也演了一个半小时的 set,几乎就是演唱会了。Bruce 照例说了很多有的没的,也把 Book of Souls 那整套行头都带过来了。我一边吃着 Madame Goutier 的美味羊菲力色拉,一边听着铁娘子行云流水般的华丽吉他,乐不思蜀。

在泥地里站七个小时这件事我大概最多只能坚持两天。所以实在很佩服那些能挤到主舞台区的人。食物和周边都比较贵,什么一盒洋葱圈也要七磅真的是醉了。T 恤大约都是在 20 磅一件,而且一直都有人在排队。移动洗手间没有我想象得这么糟,从来没排过队,反正比国内的音乐节强多了。

虽然环境总体很考验腿力,但 Download 的氛围还是相当棒的,特别是当身边有一群爱说笑的人。在回来的班车上,我身边坐着几乎都是四五十岁的大叔,来自欧洲不同的地方。大家起先都不认识,但很快就交流起乐队来。我抱怨小手册很贵,一个看起来很凶悍的长发大叔马上拿出手机给我示范 Download 音乐节的 app,微笑着说很好用。我说自己每次掏出手机来都胆战心惊的生怕会掉泥里,app 不敢用,大叔笑了,笑容很温暖很甜,和他的外形反差太大了。

铁娘子快演完的时候

铁娘子快演完的时候

其中一个苏格兰大叔是带着十五岁的儿子一起来看的。大叔是某个苏格兰大学的金融系副校长,而打扮得则像朴实版的 Lemmy。他话很多,儿子特别安静。大叔喜欢听新的乐队,儿子喜欢听老的。等我们回到德比火车站,我和父子俩顺路同行,将要分别时还几次给我指明路线怕我走错方向。当时深深地觉得金属党都是世界上最甜的人。

史蒂夫去年就和我说他已经去了 Download 好几年,太幸苦,发誓以后再也不去。可今年还是食言了。我在 Download 呆了八小时之后也觉得(对于大洋彼岸的我们)这样的音乐节一辈子去一次就够了,或者,顶多五年去一次。但谁知道我会不会和史蒂夫一样食言呢。

混凝草音乐节 Concrete & Grass

Equa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