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export1546269755078 copy.jpg

关于我:

现居上海的媒体工作者、翻译,以及环保爱好者。

2018 Euroblast

2018 Euroblast

十月去了两个音乐节 Euroblast 和 DesertFest(安特卫普)。得出的结论是 Euroblast 还是我的挚爱;以及,不服老不行。

一些无关紧要的感慨:

- 谢列蔑契娃机场是需要尽可能躲避的。这次坐的是俄罗斯航空,机舱还行,但转机时遇到了谢列蔑契娃机场内一个极小的国际转机口。可能近两百个大陆乘客困在狭小的过道里,只有一位俄罗斯妹子检查护照;过安检时十几个人发疯般地把行李塞进安检机器里,又被发火的俄罗斯姑娘一个个推下去,真的像逃难一样。

- 俄罗斯航空和海南航空的素食挺不赖的,即便只是经济舱。用了许多谷物和豆类所以营养和品相都也更好一些。不过两家好像都没有严格素食的选项。我觉得海南航空是有点被低估的,环境和服务都超出预期。他们航空公司宣传视频的表现形式也非常……独特。

- 总算入了人生第一副无线头戴耳机,效果出乎意料地出色。因为临走时忘记带耳机,无奈浦东机场出售的耳机选择也不多,纠结了很久决定去 Bose 的免税专柜买。「既然要花钱就买质量最好的」的心理果然可靠,Bose QuietComfort 35 真的太适合飞机上用了。隔音效果在航行时十分明显。不过这种主动降噪功能对大妈的讲话声仍然作用甚微。

- 和相同价位的欧洲酒店相比,比利时酒店的房间是我住过最宽敞的了。但都没有装顶灯,不晓得是什么原因。此外,布鲁塞尔机场也是需要躲避的,第一次在欧洲机场花了近两小时才到登机口。


纯素 Djent 蛋糕

纯素 Djent 蛋糕

今年是第四次去 Euroblast 了。阵容对我来说是历年最弱(主打是 Monuments, Vildhjarta 和 Long Distance Calling)。于是,去的主要原因感觉更多地是去看朋友。去见见认识了四年的 Euroblast 老油条;还有去年刚在柏林认识,今年第一次去 Euroblast 就被圈粉的朋友;还有给我做了礼物的朋友。不得不说这个音乐节的「家庭」氛围真的不是盖的。

credit card.jpg

我这次还遇到一对有趣的情侣 I 和 F,他们都是中学老师。大多数的时间他们几乎都在舞台外面和朋友聊天,站着,直到一两点。I 比我大几岁,他说他平时去朋友的派对总是会呆到最后,「等大家睡着之后收拾收拾啊,帮大家把被子盖盖好啊」,在 Euroblast 则是「负责给音乐节关灯」。

对 Monuments 还是喜欢不起来,这乐队现在真的特别主流。唯二给我留下印象的是主唱的白话筒和他的爆炸头。I 也是也搞乐队的,说他听过 Monuments 的其他成员玩复杂有新意的东西,但他们似乎很懒,不在乐队作品里体现实力。讲到主唱,时隔四年我再次从不同的人口中听到了关于他非常不好的风评,对这个乐队因此更加没好感了。

vildharja.jpeg

Vildhjarta……关于他们的所有传说都是真的。所有的 hype 都是真的。Euroblast 是他们今年的唯一场,我估计是由于 Humanity's Last Breath 也在阵容里。一方面两者成员是重叠的,另一方面 HLB 的经纪人就是音乐节的主创者之一。Vildhjarta 虽然阵容变了不少,但核心的两个吉他手还在。演了大概有一个小时还多吧(setlist 可以在 euroblast 的 instagram 上看到),魔性。气场比专辑和 EP 里强大十倍。是不可比拟的,Djent 的最佳品质。乐手也都很搞笑,演了一半主唱说自己「已经是两个女儿的爸爸了,很金属,对不对」。

看完 Vildhjarta 觉得自己已经达到 Djent 乐迷的演出制高点了,已经无欲无求了。不过 HLB 还是很好看,尽管不是压轴,但让在他们之后演的乐队听上去都像是迪士尼青少年流行曲一样(比如 Sordid Pink)。开场曲和几年前一样也是 Harm,乐队造型和台风也和 MV 里类似(用头发扫地的那种深蹲),像是一个更残忍更邪恶版本的 Vildhjarta;演出后半段的时候,舞台的激光效果像巨大的白色波浪一样。就是排山倒海的架势了,配合音乐真的是非常爽。

hlb.jpg

HLB 貌似明年五月出新专辑,Vildhjarta 在台上对复出创作的事只字未提。

第三天的压轴,Long Distance Calling 比较适合现场听,非常简单有效的后摇,很容易跟着一起 headbang 但除此之外就没什么了。

caligulas horse jim.jpeg

今年遇到的几支让我印象非常深刻的乐队:Caligula's Horse 简直是梦幻。主唱和吉他都实力超群。而且我根本不知道原来主唱这么好看!像一位肌肉发达的耶稣,美翻(后来得知他还是个 vegan,更加分了)。他们这次是和同来自澳大利亚的老乡 I buit the sky 一起巡演,后者相比之下就平庸多了,2010 年早期器乐 Djent 既视感,或者说是比较弱的 Intervals。

Sumer

Sumer

安排在副舞台的 Sumer 今年也发了新专辑,现场无比惊艳。我觉得他们是更适合去 Roadburn 演的乐队,前卫的成分比较少,更偏向后金属。据说明年 Euroblast 的阵容也会更偏向后金属,大概是大势所趋。

瑞典的双人组合 Aiming for Enrike 是今年最大的发现。试听的时候就很喜欢,因此熬夜到了凌晨看他们的演出。一个鼓手一个吉他手。鼓手负责像机器人一样不知疲倦地疯狂打鼓,吉他手则负责用效果器弄出各种好玩的声音。两人的配合天衣无缝,对 loop 的演绎让人瞠目结舌。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让我同时想到了早期的 Battles 和 Dan Deacon,也不像是 Euroblast 风格的乐队。

aiming for enrike.jpeg

还有几支现场挺不赖的乐队。法国的 The Dali Thundering Concept 和 Kadinja(主唱每次用英语表达感谢的时候乐队就会自管自开始演起来,很尴尬);瑞典的 Letters from the Colony,加入了爵士的前卫核,制作非常精良,乐手也很鬼马;英国的 Heart of A Coward —— 两年前因为车子故障缺席 Euroblast,今年总算看到他们了。新主唱非常非常好,就是太喜欢控场,几乎每首歌都要让大家做点什么,期间竟然让乐迷在没音乐的情况下就 mosh。

如果没记错,I 跟我说他原先是 No Consequence 的主唱,还给 Monuments 开过车,以前现场五音不全,但进了 HoAC 之后是真的有好好训练。算是一个励志故事了。

Heart of A Coward

Heart of A Coward

VOLA、Rolo Tomassi、Crippled Black Phoenix、Organized Chaos 和 Sordid Pink/Destiny Potato 都属于这次阵容里「前卫基」的一面吧。VOLA 看了大概有三次,始终无法欣赏;大家都对 Rolo Tomassi 众口称赞,但我觉得女主唱的发挥实在欠佳,音乐本身也就是金属里穿插独立小清新;Crippled Black Phoenix 之前在 Roadburn 看了点,这次没撑过二十分钟。可能是因为调音的关系,这样的乐队放在一帮重型里演耳朵太不习惯了;Organized Chaos 和 Sordid Pink/Destiny Potato 属于主唱很放飞自我的那种,David Maxim Micic 甘愿当绿叶于是存在感十分弱。听朋友说 Sordid Pink 的女主唱巡演前摔断了肋骨,乐队经纪于是把演出都取消了,她得知之后说「把演出取消干嘛?!」,在台上跟没事儿一样,发挥得超级好。但不得不说,这么多名字改来改去的计划,还是 2015 年 David Maxim Micic 用八人阵容演 Bilo 的那次最厉害。

Sordid Pink

Sordid Pink

其他琐碎:

今年 Ibanez 的帐篷被换成了做牙买加烧烤的小贩,于是我千里迢迢来到科隆仍然无法避免肺部的重创。而且……一盘混合蔬菜豆子饭竟然要 8 欧。虽然好吃是蛮好吃的。Basick 的帐篷也没有了。

painting.jpg

从 I 和 F 那里听到了很多有意思的故事。他们俩跟我吐槽手机对孩子和家长产生的坏影响,以及在德国当老师不被重视的情况,让我忍不住劝他们来中国教英语。不过,最让我感慨的故事是和音乐无关的。I 提到汉堡有两个博物馆,能让参观者体验盲人和聋人的生活,还会有盲人/聋人在结束后和你交流聊天。他说有个盲人告诉他,智能手机普及后,现在的世界安静了许多。在公众场所大家都不再交谈,只顾着看手机了,让盲人觉得很慌张,因为他们经常需要靠声音来导航,也喜欢听大家在议论什么。他也越来越多地遇到看手机的人走在盲道上,或者踩到他的导盲棒的情况。

这大概是 I 那么喜欢站在外面的原因。这次因为睡眠不好/感冒/科隆大降温的关系,我没能在最后一天留到 after party,看到大家拍的好笑的视频(今年有个卖冰淇淋的小哥意外走红),觉得挺遗憾的。音乐节的后两天里,我每天都至少干下至少四杯黑咖啡,很多乐队的现场都没能撑完全场。但愿自己到了三十几也能像 I 和 F 那样精力充沛吧。

2018 DesertFest

2018 DesertFest

戴胜 Eurasian hoopo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