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the_Hoola_van_Nooten48.jpg

关于我:

现居上海的媒体工作者、翻译,以及环保爱好者。

2018 DesertFest

2018 DesertFest

IMG_20181014_191358-01.jpg

DesertFest (比利时) 像是一个迷你版的 Roadburn。它们的阵容和氛围接近:减去一些与迷幻、Doom、Stoner 不相关的后朋电音乐队;减去一些大麻味和烟味;再减去一些因为排队和表演撞车带来的遗憾。

desertfest-belgium-2018-poster.jpg

音乐节的大小舞台也都集中在一个场馆内(位于安特卫普的 Trix):减去一个教堂和小酒吧,加上一个舒服的露天区和一个露台。

这里的环境在表演开始前看起来十分干净正式,演出后也和 Roadburn 一样满地的一次性塑料杯。墙壁上只有乐队周边和艺术作品,不会看到涂鸦。食物和酒水也都用代金塑料币购买。炸薯条之类的小吃需要五六十元人人民币。一下午的吃喝花销很容易过百,但却有“我只用了 8 枚塑料币”的假象。除了穿着金属 T 恤捡垃圾的志愿者,观众里似乎没多少年纪低于 25 岁的人。

IMG_20181012_182745-01.jpg
IMG_20181012_183129-01.jpg

Desert Fest 共三个舞台,演出大多都在下午开始,除了常规演出外花样不多。午间是限制人数的神秘嘉宾表演,再有就是进行到深夜的余兴派对。神秘嘉宾表演的入场方式会在演出前一天公布,类似:“请找到年纪最大的酒吧服务员,问他要答案”,“带上一块真的草皮”。演出内容大致是某乐队成员带来的不插电表演。

IMG_20181012_225046.jpg

主舞台 Desert Stage,两个副舞台 Canyon Stage 和 Vulture Stage。Vulture Stage 最小,观众区大概比育音堂还要再小一半,但风格最多元。我在那儿见到了整个音乐节现场最炸裂的几支乐队。

Canyon Stage 有很亲密和神秘的氛围,在里面呆久了会让人分不清是白天还是黑夜。柱子上装了一朵朵渐变的发光大蘑菇,入口处迎接观众的是悬挂着的大头骨。上台的乐队虽然也是属于重型这一挂,但有不少是有神秘主义“噱头”的乐队,融合了迷幻的黑金属之类,表演时只能看到 LED 舞台灯打出的人影轮廓脸都看不见的那种。

IMG_20181012_192119-01.jpg
Canyon Stage

Canyon Stage

尽管自己对迷幻和 stoner 非常热爱,还是不得不承认连听三天真的会腻。说实话,头一天晚上我就有种犯困的感觉,场地内闷热的空气也没太大帮助。这个曲风里有不少火辣女主唱+大胡子男成员的搭配,尽管唱腔不尽相同,可三两首歌过后仍会让我感到某种直女才有的倦意。

温哥华的 Dead Quiet 是我第一支看到的乐队。台风成熟,能把经典摇滚和重金属毫不违和地融入到 doom 的曲风中。比利时的 LETHVM 也非常刺激。代表了一批被 Amen Ra 影响的本土氛围黑金属乐队——痛苦、愤怒、黑暗,就算是最平静的时刻也始终保持着一种紧张度。看的期间我被主唱的长发甩了一脸。

LETHVM

LETHVM

看到第一天的主舞台压轴 Orange Goblin 算是圆梦了。老练地调动全场氛围,主唱像是酒馆里最会开玩笑的疯大叔,让大家都开心得不行。当天最后一支乐队也是教父级,达拉斯的南方迷幻摇滚 Wo Fat,加上些爵士可以说是浓稠得和烈酒一般。

Orange Goblin

Orange Goblin

尽管之前的 Crowbar 和 Wyatt E. (比利时本地一支走中东神秘主义风格的实验厄运乐队)也很不赖,第二天的高潮对我来说是从晚上的 Swedish Death Candy 才开始的。

下午,我在舞台间瞎晃时看到一个长发的日本小哥(我猜是日本的吧),没多久就看他出现在台上,原来是 Swedish Death Candy 的贝斯手/副主唱,而且演得特别用力,完全豁出去的样子。其他成员留着书呆子气的发型,外加古着衬衫,几个人像是从七十年代的英国穿越过来,演着重摇滚版的披头士音乐。Spacy 的感觉也为我之后的“Yuri Gagarin 之旅”暖身了。

Swedish Death Candy

Swedish Death Candy

Yuri Gagarin 的投影做得特别迷幻特别太空,当然你可能已经从他们超级美的封面领教过。他们的音乐再配上星空的投影真的是让我觉得自己被吸进去了,陷在银河系的漩涡里。

Yuri Gagarin

Yuri Gagarin

第二天也是最累的一天。除了上述几支乐队,还有同样炸裂的 Wiegedood——比利时这波年轻的黑金属都特别凶残;以及几支压轴:Dopethrone、High on Fire 和 YOB。High on Fire 的暴力动画配合他们的音乐也超级致幻,简直地动山摇;YOB 就不用多说了,“Ablaze”响起时是鼻子一酸的瞬间。

IMG_20181013_230712.jpg

今年在 DesertFest 是第二次看到 Amen Ra,再次忍不住提早离场。虽然我很喜欢“Church of Ra”这帮乐队,也不讨厌 Amen Ra 的音乐,但他们的现场始终让我觉得是为了高潮而高潮,为了剧烈而剧烈的模式化表演。冗长重复的“厚积”后再“薄发”,首首歌都这样。强烈的激光灯和烟雾,一黑一白一黑一白得也让我在视觉上感到疲倦。第三天同样有些失望的是 Ancestors,专辑非常喜欢,但现场无聊至极,像是一场静止的表演,让人昏昏欲睡。好在那天看到了 Elder,也算是平衡掉了一些失落感。

Amen Ra

Amen Ra

乐队们可以学一下周边的多样性……

乐队们可以学一下周边的多样性……


经历了 DesertFest 之后才意识到自己大概没有想象中那么喜欢迷幻摇滚…… 😂 但这可能和音乐节安排的阵容有关系,经常会有曲风接近的乐队连着上台。而且比利时人的素质真的比起我去过的欧洲其他国家要糟糕一些。现场有许多许多人在室内抽烟。貌似网上骂的人也很多,但 Trix 根本不管。

纯素餐车

纯素餐车

吃方面除了贵之外没有什么可抱怨的。荷兰专做音乐节餐车服务的 Just Like Your Mom Catering 在现场有好几个美食摊位,供应纯素小吃,植物奶做的咖啡等等,外加诸如“Grind Core Not Meat” "We Love Death Metal, Not Dead Animal"这些金属梗。他们的 Kebab 真的超级美味,三天吃了两次,把一个吃肉的朋友也安利了。

“牛奶是给牛宝宝的”

“牛奶是给牛宝宝的”

IMG_20181013_183453-01.jpg
演出场地附近……说过很多次金属头都是很有爱的……

演出场地附近……说过很多次金属头都是很有爱的……

罕见的做笔记青年

罕见的做笔记青年

Desert Fest 还有伦敦和柏林两个版本,都在五月。阵容差不多,平衡下来我觉得比利时的阵容总体更好一些(但其他两个今年有 Eyehategod),而且附近住宿选择也比较多,价格比较便宜。最大的抱怨还是室内闷热有烟味,我个人觉得很值得去一次,但二刷就难讲了。看完有种自己也要开始长出卷曲胡子的幻觉。

年度最爱专辑 2018

年度最爱专辑 2018

2018 Euroblast

2018 Eurobla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