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the_Hoola_van_Nooten48.jpg

关于我:

现居上海的媒体工作者、翻译,以及环保爱好者。

上海汤 Shanghai Soup

image8.jpg

汤一直有独特的影响力。英文里,“restaurant”最早就是指法国街边售卖便宜浓汤的小贩,让人不禁觉得它是让食物在陌生人之间流动的最初形式之一。熬汤对烹饪技法要求可高可低,选起材料来也十分自由。而无论在现实还是虚拟世界,汤都以各种形式滋养身心,把人聚在一起。

也许正是汤的这些特性让它成了共益创业者的灵感。十多年前,一个芝加哥的艺术组织曾发起过名为“Sunday Soup”的微型筹款晚餐。这个想法很快被带到底特律的墨西哥城,也由几位艺术圈里人借助草根力量,捣鼓出了以汤为主题的众筹聚会,扶持本地的创意计划和共益项目——这就是 2010 年发起的 Detroit SOUP,一个人数不足五十的小社群,诞生在“众筹”成为流行词之前的时代。

随着参与人数和知名媒体报道的增加,以及 Detroit SOUP 对经营之道的慷慨分享,将 SOUP 作为概念展开的活动扩展到了全球上百座大型城市。目前,这些组织者主要遍布于发达国家,在亚洲有四个:新加坡、日本京都、尼泊尔加德满都,以及中国的上海。

(图片来源: detroitsoup.com)

(图片来源: detroitsoup.com)

Shanghai Soup 从去年一月开始进行,我去的最近一期人数也差不多在五十左右。不过,他们已经用 250 升浓汤筹集了超过二万五千元。Shanghai Soup 的特别之处是利用了可持续饮食的概念。这个想法是他们在得知了英国的 The Real Junk Food Project 之后借鉴而来的。The Real Junk Food Project 把超市和餐厅多出来的食材制作成让顾客“想付多少付多少”的餐点,在学校和咖啡馆里出售。

image3.jpg

惊讶于这些餐点的美味,同时也受到了 DIY 精神的启发,Shanghai Soup 决定效仿,于是既解决了食材供应和可持续性的问题,也能让更多人加入到本地关注环保生态的社群中来。

浓汤的食材来自网络超市 Kate & Kimi 以及甫田这两家在上海老外圈很受欢迎,同时也十分热衷参与环保活动的店家。因为 Shanghai Soup,这些完全没有变质的食物躲开了因为品相不够完美,或临近保质期而被送进垃圾桶的悲惨命运。

一名妇女在西安的蔬菜批发市场外捡拾被丢弃的蔬菜。因为六月当地天气炎热,每天被该菜市场丢弃的蔬果约有 60 吨。(图片文字来源:路透社)

一名妇女在西安的蔬菜批发市场外捡拾被丢弃的蔬菜。因为六月当地天气炎热,每天被该菜市场丢弃的蔬果约有 60 吨。(图片文字来源:路透社)

食物浪费是困扰全球的大痛点。有不少农业研究者都表示,假如能解决食物浪费,那地球上的食物就不会不够人吃。很明显,有太多人在消费能力提升后空虚的不光是心还有胃。我们在面对琳琅满目,分量大得出奇的美食前,也很少会记起离自己并不遥远,仍然生存在贫困线下的居民。而我们最全球知名,将食物再利用的“项目”,大概就是“地沟油”了。

image10.jpg

Shanghai Soup 的发起人之一 David 几年前在英国念硕士的经历也让他深刻地体会到了这个问题。因为学习生物地球化学(Biogeochemistry),他要和不同城市的市政府以及废物处理公司打交道,研究废物处理条例以及它们的潜在后果。一次在纽卡斯尔市郊外的废物处理站参观时,他被工作人员提到的各种数字惊住了,其中最基本也是最为人熟知的就是:全球每年约有三分之一的食物在生产出来后会直接被丢弃。

看到堆积成山,一吨又一吨完全可以吃的食物被送进厌氧消化器处理成堆肥简直触目惊心。他意识到,包括自己在内的许多人从未停下来想一想如此的画面。David 在做了 Shanghai Soup 后感到,上海有好些餐厅和食品供应商对解决食物浪费问题十分支持。他们非常愿意成为解决问题的答案,而不甘愿做产生问题的根源。

image4.jpg

2013 年他在上海遇到了也从英国来的同事 Matt,两人因为志趣相投一起完成了几个项目。而 Shanghai Soup 也从最初在酒吧提起的小想法成长为每两个月办一次的微型众筹活动。因为两人都有全职工作,让活动尽可能保持简单轻松是他们的首要条件。

现场的氛围也确实是简单轻松。去年十二月的 Shanghai Soup 在南京西路的联合办公空间 Mixpace 进行。活动现场来了不少上海环保社群内的活跃人物,也有些跟朋友来而且不明状况的。当被问到是从哪里得知的 Shanghai Soup,坐我身旁的男生回答说:“我啊……我听说这里有免费的汤!”

image2.jpg

他说的对也不对。参加 Shanghai Soup 的人需要交入场费 50 元作为众筹资金,也是汤的“费用”。等活动正式开始后,项目发起人逐一路演,每人的发言时间限制在四分钟内。遵循 SOUP 的经典流程,观众的提问数量也只有四个。可以说是极大地抑制了“废话”的时间。

image9.jpg

回答完大家的问题后,观众进行投票,然后选汤——我去的那次供应的是三款用蘑菇、番茄、萝卜、芹菜等做成的杂蔬汤,还有热红酒和冰啤酒出售。一边喝汤,一边聊天,一边等待最终结果。最后,公布获奖者,筹得资金交给四组项目中的获胜组。上届活动的获胜者,上海的草根项目『我们与平权』在活动前发了言,也点出了类似 Shanghai Soup 这类微型众筹的闪光之处——即便金额不高,但也能发挥很大的启动作用。

image7.jpg

现场的主持人由 Matt 和 David 担任。前者口齿伶俐而且说话始终保持一个节奏,后者更内向些——路演没结束,他已经跑到两楼穿上围裙准备汤去了。参与比拼的四组项目远超我的预期,让选择有点困难,它们分别是一家位于市区的正念(mindfulness)疗法中心和私人定制课程;让消费者参与设计过程的产品开发平台;用记录老一辈的故事来让年轻人与他们增加互动的应用;以及,聘请前卫主厨与艺术家,将剩余食材打造成高端美食体验的秘密晚餐俱乐部。

Shanghai Soup 目前是全英文进行,观众来自五湖四海,但两位组织者很想看到更多的本地朋友并让把这个项目移植到其他国内的城市。任何有志想加入的,无论是作为参与者还是组织者,都可以在 shanghaisoup.org 找到他们。至于上面提到的四组项目里谁成了赢家,Shanghai Soup 的汤喝起来怎样,我先卖个关子。等到四月初 Shanghai Soup 新的一轮活动开始时,你就会知道答案。

《黑豹》能给你什么,不能给你什么?

2017 年度最爱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