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the_Hoola_van_Nooten48.jpg

关于我:

现居上海的媒体工作者、翻译,以及环保爱好者。

黑色笑话

IMG_20180315_194450.jpg

周四晚去看 Doug Stanhope,还挺有戏剧性。先是 Shanghai Comedy Club 在台上好好嘲讽了一下 Kungfu Komedy,说后者诋毁他们的名声——我头一次看他们时主持人也做过类似的事,让我觉得挺小家子气的。毕竟 KFK 的质量比他们好很多,主创办人 Andy 人也不错。大概去年底今年初的样子,KFK “解体”了,据说就是因为团队成员不和。然后这些成员出来又重新搞了一个中英文喜剧团体叫 Comedy UN。在这个受众小规模小的群体里还有闲工夫搞这些事也难怪段子写来写去都是那水平。暖场的 Shanghai Comedy Club 成员,一墨西哥男就是很好的证明。我第一次看他时他就是作为团体的压轴出现的,算是团队里水平最高的了。但现在已经过去了一年多,讲来讲去还是那几个厕所笑话。

比较没想到的是 Stanhope 也在段子里加了 KFK 的梗,不过介于在他眼里任何人都傻逼的特性,倒也能理解。S 说 KFK 想毁了他的事业,因为 Andy 威胁他,说了诸如“如果你选择他们,你就以后别想在我们的场地演出“之类的话。让我忍不住想到了国内金属演出主办方之间也曾出现的八卦。很可笑是不是,这么小的一个圈子。大家都是非主流,为什么不能好好相处共同进步彼此爱彼此。

Stanhope 现场比视频有劲得多了。肆无忌惮的老酒鬼开嘴炮,缓慢的语速和对节奏的掌握让本来不怎么样的段子听上去都特别搞笑。种族歧视、癌症、强奸(轮奸)、死孩子全都开火了一遍。还模仿自己现女友变成植物人的样子。不过尽管很没下限,他对喜剧的理解倒是很健康的,就是——对于喜剧来说,没有什么是不能拿来开玩笑的。喜剧难道不就是为了让不幸和痛苦变得搞笑而存在的吗?对喜剧演员指指点点,说这个不能开玩笑那个不能开玩笑,就好像在和医生说自己某个肿瘤没有问题,你别去管他。那你要医生干嘛呢?他也很自然地提到了 metoo 的现象,并提到了孟乔森综合征(Munchausen syndrome)——一种通过假装有病,甚至故意伤残自己或自己的孩子,以获得他人注意力和同情的心理疾病。我倒是从没把这两件事联想起来,所以觉得挺有意思。 不过他说得好像这种毛病更常见于女性群体里一样,但事实上有研究显示这种心理问题在男女之间的比例很接近。我估计是因为“母亲杀死自己小孩”的消息更容易上头条而给人产生的误解吧。他还说自己竟然没出现在被人曝光的名单上挺不甘心的,因为“I pull my dick out in front of Louis C.K!”

演出结束和朋友喝酒小聊。我忍不住问朋友怎么没和如胶似漆的女友一起来,太不常见了。他这么和我说:“她不会觉得今晚的任何一个段子很好笑。而且我也担心她知道我竟然觉得这些段子好笑。”这位朋友今年已经四十了,但说起这番话来还像个怕被惩罚的孩子。他还表示,他女友并不是太正儿八经的人,只是不喜欢这些和癌症或者强奸有关的笑话。他说自己的母亲就是得癌症去世的,但他对癌症有关的段子完全没问题,甚至在她被诊断出了癌症还建在的时候。说完,他另一个朋友引用了一句经典段子:“Dark humor is like food, not everyone gets it. ”我们都笑了起来,这个话题也很快过了。但我忍不住觉得,如果我的好朋友,或中意的人不能接受我黑色笑话的嗜好,那还有继续交往下去的必要吗?

不息-第 57 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

《黑豹》能给你什么,不能给你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