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export1546269755078 copy.jpg

关于我:

现居上海的媒体工作者、翻译,以及环保爱好者。

在香港感受“食物2.0”

足以乱真的 Just, Inc 炒蛋

足以乱真的 Just, Inc 炒蛋

从硅谷流行起来的“食物2.0”(Food 2.0)风潮主要指植物性的肉类替代品。一大批食品初创企业在过去几年成功地把“未来肉”从实验室运进了超市和餐厅,试图减轻工业化畜牧业带来的环境、健康问题和道德争议,同时赚许多的钱。

Bill Gates,Richard Branson、李嘉诚等富豪都投资了这样的企业。同一阵营的甚至还有传统肉类生产商泰森。要注明的是,“食物2.0”投资家中有许多并非素食主义者,也并非很有道德,但这是后话。

得知“食物2.0”登陆香港已经有段时间,最近总算有机会去感受了一下。

炎热的五月,许多行人都拿着巴掌大的便携式电扇边吹边走,看起来比拿着手机边看边走的人还麻烦。香港多年来臭氧污染严重,连带二氧化碳浓度也连年增加,而且长期被缺水问题困扰。不过,现在的香港确实比过去几年“绿”了不少。在大型酒店和商场能看到用心设计过的与环保有关的标志,与环境有观的共益企业也更多了。虽然这种感觉可能一定程度上来自于我的确认偏误,在接受信息时更有选择性。

香港每年人均食用肉量超过美国和欧洲,虽然这个趋势在近几年并没有衰减的迹象,但从 2013 年香港践行“无肉星期一”(Green Monday)开始,商区的素食选择和环保举措多了许多。限于此行的目的和时间,我只选了几家供应 Beyond Meat、Impossible Foods 和 Just, Inc 这些“食物2.0”企业产品的餐厅,还试了下 Pizza Express 最近推出的纯素披萨。

吃完后感触良多。

Green Common 的“未来汉堡”

IMG_20180601_140123-01.jpeg

找住宿时我特地选了一家在 Green Common (湾仔)步行距离内的酒店,结果证明是非常好的决定。Green Common 是在 2015 年开业的纯素零售店和餐厅连锁,分店遍布香港中心地区(还包括机场)。

IMG_20180601_134352-01.jpeg
IMG_20180601_134523-01.jpeg

Green Common 引进了 Beyond Meat 的植物牛肉和鸡肉、Just, Inc 的植物炒蛋和蛋黄酱,Daiya Foods 的植物奶酪。前两家公司就我所知还未在其他亚洲地区上市。

菜单上有多种使用这些原料做的亚洲或西式简餐,价格在香港来说不是很贵,周中还有折扣。

他们的照烧风味“未来汉堡”(88 港币)用 Beyond Meat 的牛肉汉堡(Beyond Burger)制作。主要原料为豌豆蛋白,口感比较结实,也十分入味。据说 Beyond Burger 有 20g 植物性蛋白质(蛋白质每日推荐摄入量为 0.8 x 体重 kg),不含黄豆、无麸质且非转基因。

汉堡前几口吃起来与快餐汉堡的水准相当接近。吃到一半,就会感觉到类似香菇般的韧劲以及在味道上与真肉的差别——少了牛肉的奶香和血腥味(或者说是铁的味道)。但他们的照烧酱非常浓郁,黑得都能看见我的影子了,所以亮点全在调味。不过,这价格在上海已经能买到 gourmet burger,也就是说我花了 88 港币买了快餐店水准的汉堡。

纯素士多啤梨芝士蛋糕,用 Daiya 的芝士和椰浆做的

纯素士多啤梨芝士蛋糕,用 Daiya 的芝士和椰浆做的

很多素食者都表示他们最不想念的就是冰淇淋和蛋糕,因为纯素版本真的都有过之而无不及,热量也相对少很多。这个芝士蛋糕很不赖,十分清新而且不会在嘴里留下一层腻腻的味道。

Green Common 的 Just, Inc “植物炒蛋”

IMG_20180602_102848-01.jpeg

最大的惊喜来自于 Just, Inc 的植物炒蛋。它的原料是我们再熟悉不过的绿豆。这份“植物蛋超人全餐”(72 港币)里的炒蛋无论是质感、色泽还是味道都足以乱真:蓬松、柔软、有弹性,也散发出怡人的香气。加入蘑菇后就更加难分辨了。如果非得说有什么不同,植物炒蛋像是蛋液里的水稍微加多了一些。由于没有黄油,香气上肯定无法做到一样。但让我盲测的话,我肯定会误认为是真的鸡蛋。

Little Bao 的 Impossible Bao

IMG_20180601_192302-01.jpeg

我对那种被媒体评上“亚洲最佳 xx ”的店都没有太大兴趣。一方面我从来不愿意为了买吃的而排队,一方面这些店的价格普遍都很离谱。Little Bao 没有改变我的看法。他们的环境狭小,服务欠佳,食物在我看来也实在没什么吸引力——为什么要花近百元的港币去买毫无营养还让人发胖的碳水化合物?

Little Bao 还有一款素食包,价格更便宜些

Little Bao 还有一款素食包,价格更便宜些

他们的 Impossible Bao(118 港币)是五月份时新推出的,里头是 Impossible 牛肉汉堡、黑胡椒、昆布洋葱色拉、腐乳酱、照烧酱和蛋黄酱。Impossible Foods 的一项特色是在他们的植物牛肉里加上血红素(heme),因此能产生像五分熟牛肉那样的血水。他们的血红素技术其实很有争议,但在这里就不细说了。按照中国人常用的讲法:“反正吃不死人”。

刚拿到手里的时候,这个装成汉堡的刈包就开始滴油了,“肉”碎不断往下掉。鲜咸的馅料调味不错,植物肉吃起来的颗粒感与好的牛肉汉堡非常接近——只是真的非常松散。吃的时候很狼狈,看的时候有罪恶感,而且分量绝对不值上百港币。因为看起来太像肉,我觉得不会让严格素食者产生很大兴趣。

Pizza Express 的 Beyond Chicken “植物鸡”

因为在香港呆的时间很短,加上胃容量实在有限,这款“植物鸡”是在机场吃的,所以体验大概不能代表 Pizza Express 的一般水准吧。本来想试试隔壁尚牛社会的 Impossible Burger,但我决定自己短期内真的无法再碰汉堡了。

IMG_20180603_141000-01.jpeg


这款“焗植物鸡肉长通粉”(138 港币)不是纯素的,用到了两种芝士。现在 Pizza Express 多个门店都有销售,之前网上也读到了好评。没想到啊没想到,难吃到极点,简直与橡皮无异(我小时候是吃过橡皮的,所以我的话可以信)。虽然看起来有着鸡胸肉一样的纹理,但它咀嚼起来像是没入味的厚实的豆干。素鸡素鸭跟这比起来简直是来自仙境的美食了。

IMG_20180602_151022-01.jpeg

披萨一直是我觉得很难割舍的食物。而目前我所吃过的纯素披萨基本只能用“悲剧”两个字来形容。于是,当我得知 Pizza Express 西营盘店推出了多款纯素披萨后,便特地跑去这家门外充满鱼腥味的分店尝了尝,点了一份他们的纯素松露菌薄饼(143 港币)。


松露味道难以察觉,上面的纯素芝士差点让我流下泪来。猜得出是用木薯粉或者其他什么淀粉做的,吃起来就像丝状的年糕。味道寡淡,多此一举。不过这款披萨会捐少量的钱给香港癌症基金会,我的泪算是没白流。


所以,这次对“食物2.0”的感受是:为什么好的出发点却总是用不健康的方式来践行?汉堡、蛋黄酱、披萨……仍然是在走快餐/垃圾食品/精加工制品的老路。可是味道却普遍不尽人意。

对于那些不清楚每天蛋白质、脂肪和碳水化合物摄入量,且不会为了健康或环境而做出味蕾妥协的人来说,这样的仿冒品几乎没有意义。而对于想念肉制品的味道,或者想让菜肴质感更丰富的素食爱好者,这样的价位也根本不经济。我用蒜泥和生抽烧的千页豆腐一份差不多十元,比这些植物肉好吃百倍。

许多企业和投资者看中纯素市场的用意很明显——想利用植物性原料的价格优势获取和肉制品同等甚至更多的回报。或者贩售新鲜感和良好的自我感觉。这种心态毫无疑问会让“食物2.0”背上坏名声,从而更容易让人对素食生活产生抵触情绪。

像泰森这类的品牌就是很好的例子。他们是美国农业企业中污染水源的头号角色,被罚过数百万美金,并在回应虐待动物指责,改善饲养环境方面行动迟缓。他们投资“纯净肉”(clean meat)的动机,真的很难不让人怀疑。

提到 clean meat,近几年引起轰动,利用合成生物学(synthetic biology)制造的“试管肉”价格已经开始降低,并被尝过的人表示“从分子上来说“与真的肉一模一样。泰森、Bill Gates 以及 Richard Branson 投资的 Memphis Meats 就是其中一员。Branson 甚至曾预言:未来三十年内,所有的肉类都会是“纯净肉”或者植物性的。

Screen Shot 2018-06-18 at 23.11.36.png


我最近得知,参与了 Memphis Meats 技术研发的 George Church 也是严格素食者,他是哈佛医学院著名的遗传学教授、人类基因组编写计划和 CRISPR 的主要推动人。虽然“试管肉”仍然需要用到活体动物,但前景看起来似乎更好。Church 也觉得,即便仍然有少量动物会因此得到伤害,但因它们而减轻的痛苦足以弥补这种不足。

同时,香港作为重度肉类消耗地区,能在短短几年间作出反应,对这类企业张开双臂迎接,也让人对内地的环保运动增加了信心。或许在未来,国人会再次明白肉类和海鲜的来之不易,懂得珍惜食物资源,适可而止地满足口腹之欲的必要。

Beyond Meat 在香港已经不难找到。这次去了新开公共艺术空间大馆,也在那里的餐厅发现了它的踪影,还被重点推荐

Beyond Meat 在香港已经不难找到。这次去了新开公共艺术空间大馆,也在那里的餐厅发现了它的踪影,还被重点推荐

即便如此,我个人对逆转全球气候变化还是不抱什么希望的。我认为我们现在能做的,无非是减轻未来所承受的痛苦罢了。借用伟大的智者灭霸的话:“This universe is finite, its resources, finite.”;借用伟大的智者 Cable 的话:“Your entire generation will fuck this planet into a coma.”

她:妮基·圣法勒和沈远 —— 怪诞又天真的女性意识

「乐子比实用重要」的童趣设计学 - 亚米·海因的设计狂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