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enged Sevenfold + Iceage

1 月 9 日去看了 A7X 和 Iceage,前者是我愿意掏钱看,却不愿意掏 580 元去看的;后者是因为恰好三张专辑都听过,姑且一看,却不愿意掏 80 元去看的(第一张刚出的那阵子我可能会愿意)。

A7X 应该是许多金属头的启蒙吧,特别是通过主流音乐接触金属乐的人。不过我对他们的情节并不算很深,甚至也在后期加入了吐槽阵营(确实是在抄 Metallica 啊)。演出开始前我附近几个美国交换生(看起来约莫 16、17 岁吧)激动得不行,在讨论他们的新专辑有多好。(白眼)

身后的中国男生看上去和我同龄,也激动得不行。演出还没开始就哇哇叫了起来,听他们的对话可能是从外地专程来的,不尽地大声讨论龙啸堂、大敌(我在 A7X 现场听到好几次“大敌”的名字)。这两拨人很能代表 A7X 的受众:国内,喜欢过 A7X 的人基本都已经踏入社会几年,对老派金属还抱有热忱;美国,A7X 仍然是炙手可热的电台乐队,粉丝以年轻人居多。中国并没有那样的电台环境,所以在演出现场没看到许多年纪小的中国人,除了那个被妈妈带来一脸茫然的小男孩以外。

近几年在上海陆陆续续看了几支学生时期的挚爱,演了好几首经典曲目的 A7X 却并没有带给我太多感动。特别是前排的迷汉让我仿佛置身迷笛(还有那个穿 Trivium T 恤来的人,不知道是什么心态)。唯一有感触的是 M.Shadows 的嗓子实在太好,而且整个人从皮肤饱和度上来看也没有纵欲过度的迹象。看他的时候有点晃神,好像隐约穿越到中学时期。

A7X 上海站的 setlist 和北京不太一样,还头一次演了《Hail to the King》中的 Acid Rain,我听完一首 encore 就走了。老腰实在不行。

笃悠悠地坐地铁去看 Iceage,满心期望可以避开暖场乐队。到了育音堂,人竟然多得要溢出来了,几乎所有的演出朋友都在那里。得知暖场乐队竟然还有一支,便又在门口和朋友聊了许久。曾经的暗恋对象和曾经的两朵烂桃花都在,让我有点神经紧绷。好在最终一切都很 smooth... 期间撞见 Iceage 主唱两次,当时心里忍不住感叹,只要长得漂亮,打扮得像 homeless people 也没关系啊。

Iceage 演完,之前曾开玩笑表示“I'll totally bang him for 80 kuai”的已婚大叔摇着头说太难听了,要问尼泊尔下王子讨个说法。而之前安利过他们的尼泊尔小王子和党员其实都早早逃到门外去了。我和粒粒痰、小陆同学还有尼泊尔小王子讨论刚才的演出(都觉得如果没有主唱的话其实乐队还是可以听听的)以及接下来去哪里。之后遇到小爱丽丝,竟然脱口而出地问:“难听吗?”。从她那儿得知了不少迷妹的疯狂举动。“她们以后想起来一定觉得当时的自己很可笑。”过来之人的我心里这么想。

接着去了 Arcade、Shelter 旁边那个不知道什么地方(喝多了),再去了 Shelter。在那震耳欲聋的廉价 drum & bass 音乐中又见到了 Iceage 一行人。尼泊尔小王子拉主唱和过来和我们寒暄了几句(主唱还蛮平易近人的),接着我想人生应该就再没交集了。回到家差不多 4:30,神志清醒,几乎不想睡觉。第二天 8 点多就醒了。所以喝酒是能治通宵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