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cho

每次去浅水湾浦东人心里都要纠结下。这次看完 Tycho 的感悟是:

A. 年纪越大越发无法被曾经喜欢过的东西打动(就像上周的 A7X)。好歹也是曾经关注过人家博客的人,看到周边觉得价格高得离谱(100 块一张 A5 铜版纸,就为了一个渐变色的日)。至于音乐,演到一半已经觉得非常无聊(窒息)。和门口的朋友们聊天。得知 Scott Hansen 昨天(?)还特地 5 点多起来去(某座山上?)拍日出,果然是很喜欢日啊。

B. 快和乐迷市场脱节。演出前恰好看了另一个号称“独立音乐第一站”的微信号,定位 ok, 只是内容质量相当业余(仿佛读出了几年前的自己,哈哈),点阅率竟比我想象中高。到现场才得知很多人都是在某位于广州且貌似融资很多的应用上买的票。原來不知不覺中演出行業竟然与出租車行業有了类似的商业模式,這個變化今天才覺得特別明顯。

C. 从前总觉得做演出的风险基本能靠数据评估。可事实上太像赌博了。和 SW 的同事聊天时,一个从头至尾贯穿的话题就是“差点就做这场了”。我也好久没在傲慢的阿奇哥脸上看到了些许懊悔。如果你信任的员工有 50% 的人认为这演出会火,有 50% 认为不会,你该听谁的呢。我从小就觉得赌博很可怕,没能继续在这个行当做下去,所以也无法说演出行业到底是不是高风险高回报。

D. 吴老师和我举了几个例子说演出的受欢迎程度,香港和上海很像(即便在票价、周边都几乎是上海一倍的情况下),这点我倒是从没意识到。所以这是好事吧。北京么……这类演出总比上海卖的差许多,但金属就比上海好了。我当然据理力争,认为金属演出也一样(虽然金属文化在香港很贫瘠)。就我所知,像去年的 Deafheaven, Black Dahliah Murder 这种略潮的金属乐队,上海都比北京卖的好很多。而且我坚信 Carcass 和 Revocation 如果做上海站的话也一定比北京好。不过已经无法印证了,而且人家死活不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