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时作为一种品格

我虽然是无神论者,但有时生活中的一些巧合实在巧得过分,让人觉得像是“神的讯息”。当然,用科学来解释,这可能只是简单的巴德尔- 迈因霍夫现象。

一月,因为刚看完电影 Chef,同样喜好电影的美国同事 B 便向我推荐了 Anthony Bourdain 的电视节目 Parts Unknown,当时只作为另一个想看的条目马克了,并没有在脑内停留太多时间。如果有人再和我提到 Anthony Bourdain 的名字我肯定反应不过来。

大年三十在家听 Design Details 最新一集的时候,采访者 Cap Watkins 提到了影响他的一本书 Kitchen Confidential,书的作者认为,准时是一个人身上最有价值的品质。

从很小的时候我就认为准时是很重要的品质,自己也坚持准时赴约、上班(没能做到 100%,这点希望在新年里提高吧),并对习惯性迟到的人没有什么好感。我的结论是,习惯性浪费别人时间的人大多数都是自私的、缺乏自控的,对这类人你肯定无法指望他们能对你产生什么积极的作用。但如今的社会,爱迟到的人远远比爱准时的人多。我总觉得自己把准时看得太重了,常觉得格格不入。那本书的作者竟然觉得这是最有价值的,让我非常想知道他的原因是什么。果然,他想得比我透彻得多,因为准时不仅仅是尊重他人的标志,还是个性的表现

There are two types of people in this world, there are the people who do what they say they are going to do, and there are the people who don’t.

我反复听了好几遍,因为听不出作者的名字,就去找 Kitchen Confitential 这本书,才发现就是 Anthony Bourdain。他最近的采访里是这么说的:

To this day, I’m pathologically early to every engagement—business or social. Arrival time is an expression of respect; it reveals character and discipline. Technical skills you can learn; character you either have or you don’t.

上次遇到别人对准时的理解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是在 The Rosie Project 这部小说里。故事的主人公是个人生有一套法则的古板极客,他认为:不准时是浪费别人的时间,而早到则是浪费自己的时间。我对这种说法也是非常认同的。Bourdain 的早到,其实也是有些太“慷慨”了吧。

无论如何,时间是最有价值的。一个人怎么对待时间,实在太能说明他是怎样的的一个人了。


插播另一个巴德尔- 迈因霍夫现象:同事 B 也是在一月拷给我一部老片 Rumble Fish,一直没机会看。昨天看完 Shamless S05E06 被 Mickey & Ian 那条线虐得不轻,特地打开古董移动硬盘去撸了前几季 M&I 的片段,快进的时候竟然看到里面一小角色对 Mickey 说:"Settle down, rumble fish." 连着两天,同一个人介绍的两样东西连着重现,这个巴德尔- 迈因霍夫现象发生得略密集了。

认知偏差 101:含糊效应(Ambiguity effect)

含糊效应,指当人面对两种选项时,会避开含糊的选项,或造成未知后果的选项,而倾向于选择有一定了解的选项——即便该选项的风险很大。

例子:因为其他选手都很强,所以我知道自己在本地唱歌比赛的获胜可能性很小。我也可以参加另一个城市的唱歌比赛,但由于那边选手水准怎么样我不知道,所以与其去那里「冒险」,我还是参加本地的比赛好了。

怎样使用:让别人选择一个选项,确保他们对其成功的可能性有所认识。要劝阻他们选择其一时,显示该选项未知的一面。

如何解决:试图评估含糊选项的概率范围。

 

Source: http://changingminds.org/explanations/theo...

垃圾日

本来以为 Trash Talk 在国内知名度不高,Arkham 的演出又出了名的晚,演出又是前一周才对外公布,昨晚应该人不会太多。没想到爆满!多到保安要在门口等有人出来才放你进去。

演出准时开始。等我进去的时候 Trash Talk 刚上场。密密麻麻的人在传两个大气球。于此同时我也在现场看到了出乎意料多的非 concert goers, 就是那种看到有人跳水会大叫 wow 的人,超级不酷的人。Trash Talk 么也是以煽风点火出名,所以那些莫名其妙的人群就更兴奋了。简直太像误入迷笛音乐节!

某首歌开始前有女生跳了水,主唱说:「接下来这首歌演完,你们才能把她放下来!」结果乐队刚开始演,那个女生就没人举着了——这首歌总共大概才五秒。我旁边的一个女生狂笑着说:「哈哈哈,这样太短了吧!哈哈哈!」我心想,「短」这个字眼我可真从来没在硬核朋克现场听到有人用过。

*slow claps


记倒霉的一天

人生头回花五小时烫头发,效果并不满意;通常的士很多的地方等很久打不到 ,跑对面之后原先的地方一辆接一辆;走了不喜欢的高架,没料到晚上十点的陆家嘴路况竟然很糟,汽油味闻到要吐。周六不要走延安路高架!

到了 Arkham 看到在排队,以为又像以前那样放得晚。没想到演出竟然准点开始,第一支乐队已经演完,场内人满为患。等了半小时才进去。 (全日亮点:进去后 Trash Talk 正好刚开始,但人实在太多,只能在后排远远看,期间被人推搡无数次 why me?)

录影全部录坏,都只有两秒黑黑一片;发消息给朋友,一小时多没人回;现场巧遇的朋友不是湿漉漉就是醉醺醺;唯一清醒的那个一直在和其他人说话,没机会打招呼;为盆友准备了生日礼物,他迟到,不回消息,不接电话。等我到家 ,他发消息来说他到了。

...... 以上并非是偶然的人生经历。而是一些常碰到的倒霉事与新鲜的倒霉事碰到了一起。总之,这个周六真是跌落至了年度最低点,太难忘。

 

Sapiosexual

Sapiosexual,意指那些认为智力才是最有性吸引力的人。中文的翻法我比较认同「恋智癖」。其实就和对更优越基因的向往一样,我相信多数人都会有点「恋智」倾向。这就是为什么卷福长得那么难看却能那么讨喜的原因了。

头一次接触到这个词是在 okCupid 上(羞),某个访问我页面的男生在简介里说他是 sapiosexual, 我查了这个词之后,一下就有些动心。再往下拉,更觉得和这个男生有很多相似之处(match 程度高达 90%+),也几乎已经认定自己就是个 sapiosexual。都要给对方星星了,却发现这个男生觉得抽烟「很恶心」,并且不愿意和抽烟的人交往。于是叹了口气有些灰心地关闭了页面。很快又回想起他在「you should message me if you...」那栏里填的话,总像是在召唤我。便又鬼使神差地回访他主页。由于我上回根本没有翻他照片,只定准了 bio 看,这回的内心戏是:「如果长得帅我可以连社交性抽烟都戒掉,反正本来也觉得烟味很恶心!」。可是翻完后发现这个男生实在不好看,心里便不那么遗憾了。内心戏变成:「长成这样还要求那么多!」

所以我到底算是 sapiosexual 呢还是不是呢?我对两个答案都没有底气。反正 okCupid 上奇怪而可怕的男人实在太多,算法也远没有传言中那么准。想想在 okCupid 上看到的真实世界的朋友都是些怎样的货色,考虑了下几率,这周便注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