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子比实用重要」的童趣设计学 - 亚米·海因的设计狂想

亚米·海因(Jaime Hayon)是七零后西班牙艺术家兼设计师,虽然为工业设计背景出身,他却创作了不少相当「不实用」的装置和作品。这些作品往往充满儿童般的想象力,却又不乏成年人对社会议题的思考。

DSC00821_Fotor.jpg

这些看上去「不实用」的家具和雕塑大多拥有夸张的线条和贵重的质地,既有西班牙热情绚丽的色彩又透着消费主义世代的纸醉金迷。陶瓷、水晶、纺织、木材……被他毫无束缚地使用在各种古怪抽象的形状和物体上。

DSC00825_Fotor.jpg

亚米·海因十分热衷于传统手工艺,他曾和许多传统品牌合作或从传统文化中汲取美学灵感。像你在本次展览的海报以及入口看到的这只绿公鸡就是很好的体现。《绿公鸡》由上海资深美术馆馆长 Pearl Lam 委托制作,并加入了亚米·海因由中式屋顶而产生的灵感,而且——它是一个摇摇椅。

DSC00862_Fotor.jpg

把公鸡变成摇摇椅,把纽约的建筑变成柜子,把西班牙的仙人掌公园数位化……在这次展览中,你还能看到海因天马行空的「思维导图」:从他早期设计生涯开始整理的素描绘本和布满涂鸦的手稿。很有可能,你刚在纸上看到的某个形象幼稚的图画,一抬头就会在对面墙壁上的壁毯上看到。

DSC00843_Fotor.jpg

同时也在进行着《土木展》的艺仓美术馆,把看得见江景的四楼作为亚米·海因的展区。场地中间主要为艺术家的大型装置——手绘的巨型象棋、数位仙人掌、大型壁毯,以及大量的艺术家手稿。

DSC00856_Fotor.jpg

楼层两边则是小型作品,还有与海因长期合作的艺术家 Nienke Klunder 以及荷兰美术馆 Groninger Museum 联手带来的展品。它们中有讽刺美国流行文化、整容文化的香肠摇椅,「大波」女骑士;也有以高尔夫球、水滴为形状,反射着迷人光线的水晶糖果罐。

DSC00846_Fotor.jpg

展览规模不大,墙壁上的解说很简洁而且艺仓美术馆也似乎一直没有印刷导览手册的计划。所以,尽管亚米·海因(Jaime Hayon)是目前艺术设计师中颇受欢迎的角色,他的《设计狂想》巡演还是搭配《土木展》来看更值得你特地跑一趟。

DSC00851_Fotor.jpg

在柏林吃素

原载于 ELLEMEN 睿士微信公众号

有一群人因为他们选择“不吃 XX“而遭人白眼。这群人不仅在现实生活里常被朋友吐槽,在互联网上也常是段子主角:“怎样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素食者?”“他自己会告诉你!”

许多素食者言谈中很难摆脱一丝道德优越感,他们谈起动物平权或者环境保护时可以滔滔不绝。和他们一起吃饭,也难以避免挑剔又麻烦的印象。但事实上,素食者对食物要求并不高,因为找到能吃的就已经很开心了……只有当你成为素食者才会惊讶地发现,原来商圈和机场餐饮区的选择竟然这么少!

不过,对这群人来说,有个城市简直是天堂般的存在——柏林。

德国至今仍是重酒重肉。但这个香肠大国也是全球素食普及度最高的国家之一。 2013 年,他们的素食人口已占全国的 8%-9%。无论是在历史悠久的酒肉狂欢节 Oktoberfest,还是在列车站上的连锁烘焙小店 Ditsch,都出现了标为“Vegan”(纯素)的食物。

去年,香肠大国推出的纯素产品量竟然是全球最高,占了 18%。

这或许和德国人的环保意识有关。不过相当多的年轻人选择素食的主要动机还是出于对动物的怜爱之心。曝光养殖业残忍真相的视频,富有人性的可爱动物短片,在社交平台、同辈压力的影响下,很快就感化了数字一族,让他们纷纷成为素食主义者。

也难怪这股风潮会在年轻人聚集的柏林如此盛行。

最近,在素食餐饮应用 Happy Cow 评选出的“年度最素城市”(Top 10 Vegan Cities In The World)中,柏林排名第一,之后是洛杉矶和华沙。如果我没记错,这应该不是柏林第一次登顶。今年,被 Happy Cow 收录的柏林纯素餐厅共有 55 家,加上其他素食餐厅放在地图上一起看,大致是这样:

 图片信息来源于:berlin-vegan.de(绿色标记为纯素)

图片信息来源于:berlin-vegan.de(绿色标记为纯素)

作为参考,面积和人口都是柏林七倍多的上海,素餐厅的总和是 53 家。北京是 59 家。

“纯素”在西方诞生于七十多年前,作为一种饮食习惯是到 2010 年后才流行开。2008 年,一位年轻的梅赛德斯奔驰销售主管因为事业压力休假调整,在女友的影响下开始尝试素食。因为常常对着货架无从下手,他花了三年时间,在柏林开了全欧洲第一家 100%的纯素超市 Veganz。这个超市既有简餐、零售,也做批发和网店。货架上不但有食物,也有化妆品和卫生用品。

Veganz 在走出国门后,还有进军美国市场的打算。与此同时,德国的各种连锁超市也齐头并进,甚至在 REWE 旗下的廉价小超商 Penny 都能看到许多有 Vegan 认证标示的食物:冰淇淋、植物性乳饮料、奶酪、烤肠等等。

 Lidl 出售的纯素披萨

Lidl 出售的纯素披萨

不过,逛 Veganz 的感觉像是在国内逛马莎,东西看起来都很棒,就是比别家贵了点。

在欧美,“纯素”无可避免地成为了一些明星获取存在感的方式。它容易与“有机”、“超级食物”扯上关系,更让贪得无厌的食品厂商有了可乘之机。而且,似乎任何大城市都会有那么一两个噱头十足,给有钱人做创意素菜的地方。

还好,在一向“穷而性感”的柏林,绝对不乏价廉物美的纯素馆子。

柏林年轻人聚集的区域有非常多既便宜量又足的餐厅:鸡尾酒餐吧 Kopps、披萨店 Sfizy Veg、卷饼店 Let It Be、快餐店 Yoyo、以及做纯素 doner kebab 的 Vöner 等等。

它们往往彼此之间离得很近,如果一家门口坐满了人,过条马路就是另一家。

这些餐厅的装修都比较随意,味道也谈不上特别惊艳,但都很有家的味道。和朋友吃上一顿,加上饮料,折合人民币人均也就五六十而已。

 Vöner 是柏林评价非常高的 doner kebab 店,这份基本款是 5 欧

Vöner 是柏林评价非常高的 doner kebab 店,这份基本款是 5 欧

 Sfizy Veg 的老板是意大利人,他们的素披萨种类繁多,甚至比一些普通披萨店都多, 一份 7-8 欧左右就能搞定

Sfizy Veg 的老板是意大利人,他们的素披萨种类繁多,甚至比一些普通披萨店都多, 一份 7-8 欧左右就能搞定

 Let it Be 有几种以名人命名的汉堡,也都在 8 欧左右。这份叫 Peter Dinklage(《冰与火》里的“小恶魔” )。

Let it Be 有几种以名人命名的汉堡,也都在 8 欧左右。这份叫 Peter Dinklage(《冰与火》里的“小恶魔” )。

在柏林还有这样一家素食者开的“肉制品店”:Aufschnitt Textile Butchery,在那里能买到有趣的肉肠布艺手工

  图片来源于 ignant.de

图片来源于 ignant.de

比起“吃”,让纯素主义者更头痛的是“穿”。在这方面,即便是在柏林,能解决这个困扰的店也还是不够多:追求“纯素、公平交易、有机环保”的时尚品牌 Dear Goods 和 Loveco;集成了数十个品牌的纯素鞋店 avesu;以及主打“女权和纯素”的情趣用品店 Other Nature 是几家多年来仍在努力经营着的商店。

 图片来源于: deargoods.com

图片来源于: deargoods.com

对于久居柏林的纯素主义者,以上内容可能只是泛泛而谈。但光是如此,想必也足以让很多城市艳羡了——在柏林顿顿都去下素馆子,两个月都吃不过来。

“香肠大国”里的素食乐园,这种包容度,应该又是一种只有柏林才具备的独特魅力。

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Walk

这部电影在宣传早期就让我期望值很高。不料口碑却存在很大分歧。我一直都很喜欢李安的电影,他是少数既能用故事又能用画面深深打动我的人。说起来很好笑,自己还曾被《卧虎藏龙》的一场打戏和《Life of Pie》片头的丛林镜头美哭。“美哭”不是形容词,是真的被他电影里的美打动,哭得稀里哗啦。于是,期望值又变低的我“被迫”凑了热闹,买了张可能是自己买过的最贵电影票,周六早上去上海影城看了 120 帧的放映。

120 帧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廉价。这么说可能会让李安吐血。但真的是这样。加上 SFC 的眼镜还是毛的,就和星美的 3D 眼镜一样。

我开始不太习惯看到这么高清、明亮的电影,觉得像在看电视剧。另外,演员们不够自然的表演和配音效果还使电影看上去像是话剧,特别是当他们直视镜头,对着你说台词的时候。一切都很清晰,也很立体。当主角眼前产生错觉、或者镜头切回战场的时候,才会暂时把我从这种真实感里拉出来。总的来说,视觉效果像是没有戴眼镜、特别高清的 VR,很有沉浸感。

故事本身也和我想象得不太一样。我原本以为会是一部沉重残酷的战争电影(也源于体育盲对 Halftime 这个词的无视)。看完后在网上看到一些人对原著的评价,说是讽刺小说,难怪与我的观后感比较接近。这部片子里多了李安先前电影不太密集出现的冷幽默,而且故事讲的更多的是战场下而非战场上——尽管对于主角以及他的战友们来说,利欲熏心、无知冷漠的同胞比敌人好不了多少,甚至比敌人更面目可憎。

 

2016 年 11 月 7 日开始的这周特别让我对这个世界和周遭的人心灰意冷。尤其是周中的美国大选。我对政治、时事的了解可能连皮毛都谈不上,也不敢断定接下来的几年会变得有多糟。但这件事对我的冲击非常巨大。让我意识到人作为个体,在社会中生存时遇到的一个十分常见的处境。只是这种意识从未如此强烈过。也让我感觉到了自己人际网络的狭窄,视野的盲目。自己脑袋里所谓的“共识”其实根本毫无意义。

平时看看微信/FB朋友圈,觉得从属于这个“大圆”里的小圆已经很多样,彼此略有重合或毫不搭界。这个“大圆”有时大得惊人,可以漂洋过海,圈入不同种族,不同背景的人。然而,在经历这周的一些事之后,我不得不重新认识圆圈以外的面积。或者说,“圈“没有存在的必要。

你这辈子最糟糕的日子被人拿来当作最辉煌的事件被拿来反复提及、赞美;你心中最可怕的总统候选得到了百万人的选票甚至是其受害者的支持;你觉得很重要的品质、情感、态度,在无数人眼里轻如鸿毛。这些人可能就是你的同胞,又有可能与你相隔万里。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才不会为这样的反差而感到惊讶。

 

 

哥本哈根摄影日志

十一的时候去了(整座城市都在装修中的)哥本哈根。原因是机票比直飞德国便宜(我又去 Euroblast 了),六千不到,飞行时间短了七小时。而且北欧航空(SAS)很少误点——去时飞机因为某些原因晚起飞了快四十分钟,机长说“这段时间已经算在预计到达时间里面了”;回来时也因为某些原因晚起飞,空姐直接说“机长之后会开快一点”……他们经济舱的食物也OK,来回的时候都没有很奇怪的国产真空包装产品。还有一两个金发碧眼帅气高大的空少。

(Nexus 6P 拍摄,VSCO 后期)

Urban House

因为一开始只在哥本哈根停留两晚(中间去科隆),就选了价格比较便宜的青年旅社(说便宜,两晚也要 500 多人民币)。这家 Urban House 是比较不用脑的选择,因为 Booking 推荐的第一个搜索结果就是这个。哥本哈根市区不是很大,但我还是比较倾向于住在离火车站近一点的地方。Urban House 离火车站步行大概七八分钟,步行范围有许多吃喝选择。虽然旅舍周边稍稍有些混乱(紧挨着成人俱乐部),总体还是给人感觉比较潮,比较 hip 的。顾客大多都是年轻人,偶尔也能看到家庭。

这家青旅用的是自助 check-in,只要提前根据邮件指示登记,获取入住号码就行。省去了在前台等待沟通的麻烦。

我住的四人间设施还不错,洗手间空间足够大(可以做俯卧撑了),而且比较幸运地遇到了有善的室友。Urban House 的构造也挺酷的。就餐区、酒吧、大堂在一块儿,中间有个放了华丽水晶吊灯的敞开式的小房间(每次经过都能看到有人就这么毫不顾忌形象地睡在里面)。青旅另一头有可以社交或者阅读或者看电视的空间,洗衣房、寄包区,可以自己做菜的厨房。外面还有一个很 chill 的花园。个人短住的话我觉得相当不错,如果已经和朋友约好住上一个礼拜也很经济。就是这里的音乐太随性了,早餐也一般。


Lidkoeb

来到哥本哈根后第一晚地陪带我去的酒吧。离 Urban House 步行约十五分钟,在 Vesterbrogade 街的后巷里(要我找肯定找不到)。这家鸡尾酒酒吧在 visitcopenhagen 上也有推荐,不过晚上的时候和照片里头的很不一样。环境很幽暗低调,白墙和大量的木质、皮质家具,天不是很冷就已经燃起篝火了。酒水价格大多都在人民币 100 元上下。我点的是爆米花伏特加 Nordik-samba(配料还有炼乳和甘蔗酒),很调皮的创意,没有预料中的甜,所以还是挺大人挺严肃的。网上查了下貌似炼乳还烤过,但说实话我喝不出来。另外点的零嘴像坚果和炸猪皮都是 25 克朗,很实在的分量(特别是炸猪皮,很厚很够嚼,我竟然都没有吃完)。这点真的比同档次的上海酒吧慷慨多了。出了门才发现一个被彩色小灯泡点亮的院子,挺美的。

地陪虽然离开上海两年多但还是很关注这里的动态。那晚他和我感叹,说上海不懂得保护,甚至根本不在乎那些存有人们记忆的地方,让人觉得这个城市有时候实在很冷漠,让人很难有归属感。没过几天,就传出了 Shelter 关门的消息。


 在哥本哈根的第一顿早餐,Tebirkes和美式。

在哥本哈根的第一顿早餐,Tebirkes和美式。


Strøget

地陪用一辆 cargo bike(可以载小孩和货物但也能容纳两个成年人的自行车)带我逛了下哥本哈根的地标和旅游热门。不得不说欧洲的自行车通行真的做得很到位。Tivoli 和整座城市一样在装修的状态,所以没有进去(后来貌似又看到有人进去,但我不是太热衷于万圣节主题的主题公园)。离酒店走走十五分钟左右的 Strøget 是一个商业街区,HAY House 也在那。我这次在哥本哈根只浅浅地逛了一下,很喜欢的是 DIY 连锁 Søstrene Grene 和 Flying Tiger(出息),前者比较少女田园一点,后者比较古灵精怪一点。从收纳到手作到厨具到食物,设计也都简洁耐看(反正我买的基本都是透明的东西,也没什么耐看不耐看)。可以预料的是这两家卖的东西大多都产自中国,但真的是又便宜又让人挑花眼。


Freetown Christiania

 哥本哈根的一个完全自治的区域。不过去的时候有点空。听说政府已经打算接手了。很希望下次有机会在晚上的时候去。

哥本哈根的一个完全自治的区域。不过去的时候有点空。听说政府已经打算接手了。很希望下次有机会在晚上的时候去。

Botanic Garden

 好几间温室。免费开放,很好逛。虽然种类繁多,但没有太异域的品种。

好几间温室。免费开放,很好逛。虽然种类繁多,但没有太异域的品种。


King's Castle

一个提醒你世界上大多数的财富集中在小部分人手里的地方。整个区域都很好逛,大片的花园和植物,连部队居住的小房子也很安静惬意,景色漂亮(但长期生活在这片远离消费区,没有夜生活的地方应该不会太好受。)


Tietgenkollegiet

著名的学生宿舍,以中国的土楼为设计灵感。这个地方虽然离市中心不算很远(地铁就几站路吧),但附近除了一个超市之外是一片“荒芜”。我去偷窥学生的时候也不是好时机。宿舍大楼空荡荡。有往里面好好看了下,空间构思确实很巧妙,而且有些学生把宿舍装扮得很浪漫(能偷窥到墙壁海报之类的,还有他们的阳台)。总之,如果不是对建筑很有兴趣,没必要特地去一趟。那里四周没有高层建筑,风大的很。

 宿舍外的杂草堆……

宿舍外的杂草堆……

Black Dimond

慕名而去。结合了图书馆、展览、音乐厅、咖啡厅、餐厅等多功能的空间。展览面积比较小,内容要赶巧……我去的有一个关于艺术书的还挺有意思。楼上的皇家图书馆有一部分是公共可以观摩的。收藏了全世界最大的一本书之一,最古老的书之一,我们的敦煌书,当然还有安徒生、Karen Blixen 的著作。

 偷窥别人看书

偷窥别人看书

 黑钻石咖啡馆窗外风景,佩服九度大风天穿拖鞋打盹的阿姨

黑钻石咖啡馆窗外风景,佩服九度大风天穿拖鞋打盹的阿姨


Torvehallerne

很喜欢 Torvehallerne,如果住得近真想每顿都来吃。食物都漂亮、干净、好吃,价格公道。


Statens Museum for Kunst

Danish Film Institute

Design Museum


Kompa' 9

 看到好几个博客有推荐,在 Strøget 逛的时候路过就去吃了。很小的咖啡馆,也没有太惊艳的地方。不过天冷的时候应该还是会挺有丹麦爱追求的“hygge”味吧。

看到好几个博客有推荐,在 Strøget 逛的时候路过就去吃了。很小的咖啡馆,也没有太惊艳的地方。不过天冷的时候应该还是会挺有丹麦爱追求的“hygge”味吧。

Istedgade

这条街比较接地气一点。非常喜欢这家叫 Jagger 的快餐店,算是整条街上设计比较好看的餐厅了。他们的素汉堡很不赖,而且服务生也很酷。


白天时候的 Flæsketorvet(就在 Istedgade 步行五到十分钟)和晚上看起来很不一样。本来打算去看在那里宜家搞的一个可持续环保未来生活馆 Space 10,但没有开,从窗户外往里窥视也完全不像照片上的那样。Flæsketorvet 乍一看很像大型批发市场(里面确实有批发超市,但没有卡不能买),好几种风格的餐厅,也有古怪的亚洲超市。晚上的时候非常热闹,年轻人和白领都聚在这里吃吃喝喝。在哥本哈根的最后一个晚上,地陪带我(和他的两个表弟)一起去了 Mikkeller 将屠宰场改造的酒吧 War pigs。

 这里啤酒/鸡尾酒的价格和上海差不多,50 - 90 克朗的样子。尝到的都很新鲜。  肉也十分美味。

这里啤酒/鸡尾酒的价格和上海差不多,50 - 90 克朗的样子。尝到的都很新鲜。

肉也十分美味。


哥本哈根非常让我联想到阿姆斯特丹,不过可能比后者更城市化一点。这里的建筑造型都很简洁好看,即便只是普通的工厂大楼也不乏设计感。物价高,但品质很好。人很友善——遇到所有的柜员最后都会和你说 have a nice day——除了兑换外币的地方(没遇到一个面带笑容的)。他们的 7/11 很酷,像是迷你版的玛莎。总之,等有机会了很想再去一个多礼拜。

While She Sleeps @ Shanghai MAO Livehouse

While She Sleeps 如预料中的一样人不多,虽然之前有在 SmartShanghai 发过新闻,不过估计没什么作用。本来就是很小的市场,再加上火锅宣传一直挺弱的,乐队又相对比较新……不过他们上场的时候人比暖场的多许多了。在调音等待的时候有个男生吼了一段歌词,吉他手笑得很开心。

WWS 的专辑和 EP 都有听过,也在追。但我不敢称自己是大粉丝。他们歌曲的相似度都太高,而且往往会穿插比较煽的大合唱部分。不过,非常热血是真的。

尽管现场仍然有不少为了发泄一番而来的人,总体氛围是今年感受过最好的。人少,但 circle pit, wall of death, crowd surfing 都没少。贝斯手和吉他手乐器上都写了中文字,主唱在期间也会和大家开开玩笑。期间说了一段很有号召力却不肉麻的“演讲”,鼓励所有喜欢重金属,喜欢硬核的人都凝聚起来。之后还从舞台徒手爬到两楼(大长胳膊大长腿,还穿了红白条纹的长袜),跳到人群里。卖力得很。

曲目方面,新专辑和 This Is Six 的歌很平均,"New World Tourture"、"Seven Hills"都演了,新歌“Four Walls”也能大合唱,挺感人。乐队演了快一小时,结束后在 merch 的地方和粉丝见面、签名合影等等。都是暖男。朋友说他们吉他声音有点问题,我完全没注意,根本注意不到(不仅是因为自己在拍照,是氛围太棒了让你不会在乎那些音质方面的问题)。他还说,你看着吧,WWS 之后会和 BMTH 一样变得像 Linkin Park,变得很商业,变得完全不像自己原来的样子。但我完全不信。BMTH 早期的时候远没有 WWS 这么 uplifting, BMTH 从来都没有 WWS 这种很“真”的态度。

 女粉丝手势破功……

女粉丝手势破功……